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3是非对错
    :

    “大哥,二哥!我的大白,大白!”古怜灵仿佛见到了救星,扑到了古远扬怀里,哭得越发委屈。

    古远扬心疼的搂住了自家妹妹,与唐家四姐妹点头致意,然后温和问道:“怎么了?可是大白落水了?”

    “嫃妹妹你没事吧?”古远征见大哥抱住了小妹,便走到唐嫃面前紧张问道。

    古怜灵一听顿时昂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一眼古远征,又恨恨地指着唐嫃不满道:“二哥!你只管问她有没有事,一点也不关心你的亲妹妹!”

    古远征皱了眉头,“说得什么话,你是我亲妹妹,我怎么会不关心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有了两位兄长撑腰,古怜灵觉得腰板都硬了,指着唐嫃更有底气了些,“是她,打伤了我的大白,还把大白丢湖里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我三妹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打伤你的大白,为什么又把大白丢湖里?”

    唐颂懒懒的没骨头似的斜斜倚在围栏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要为自家妹妹撑腰的模样,偏偏又一下子抓住关键不许古怜灵乱说一个字。

    唐妧早已做好准备,一听大哥这话立即站出来,语速极快的将方才莲香榭里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就连唐嫃和古怜灵的对话都没有几个字出现偏差,好几次古怜灵试图插嘴分说几句都没能成功。

    古远征一字不漏的听完前因后果,当即板了脸教训自家妹妹,“是大白有错在先,大白是你的宠物,大白有错,就是你有错,你不但没有先向嫃妹妹道歉,反而指责嫃妹妹伤了大白,这是你的不对,不怪后来嫃妹妹生气,把大白从二楼扔下湖水,说到底是你害了大白。”

    古怜灵万万没想到,她二哥不仅口口声声说她错了,还帮着一个外人教训她,“二哥,你就知道帮着她说话,她有什么好,先是勾着你不放手,一回头又勾上了恭亲王,你还把她当宝!”

    不但不知廉耻,还心思毒辣!

    大白那么可爱,她都下得了手!

    古远征对自家亲妹妹的态度很是不喜,“嫃妹妹跟我什么关系,跟恭亲王又是什么关系,暂且不论,咱们只论刚才在莲香榭里发生的事情,你不要胡搅蛮缠!”

    唐妤默默为古远征点了个赞。

    没有被古怜灵带跑节奏,就事论事这点很不错。

    “大哥,你看二哥,偏帮着外人!大白就像个小孩子,总有脾气不好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为何会突然发狂,可是它分明没有伤到唐嫃,反而是唐嫃打伤了它,而且还下了那么重的手,大白都快被打死了,唐家的人就那么精贵吗?我就不能说她几句吗?”

    古远扬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妹妹并没有反驳唐四小姐的话,也就是说方才莲香榭里的事情,正如唐四小姐说的那样。

    “二弟说得没错,此事确实是你有错在先,唐三小姐的行为是过激了些,可是如果你处理得当,想来唐三小姐是不会那么做的。”

    唐嫃与恭亲王有私情的事,古远扬已经听说了,因此心下对唐嫃十分反感,可这两码事不好混为一谈。

    自家妹妹哭成这样,大白又生死不明,古远扬当然很心疼。

    但是,自家妹妹有错在先,错了就是错了,不能把黑白颠倒了。

    正哭得声嘶力竭的古怜灵听了不由呆住,唐嫃是二哥的未婚妻,二哥偏帮唐嫃那还说得过去,可是为什么大哥连大哥也偏帮一个外人?就因为唐嫃有个了不起的父亲谁也不敢得罪吗?

    那她的大白呢?

    谁来替她的大白讨还公道?

    古远征臊得满脸通红向唐嫃拱手作揖,“嫃妹妹,我妹妹自幼被惯坏了,不懂事,我这个做兄长的,代她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与她小孩子一般计较。”

    小孩子吗,比她也小不了多少吧,也难为这俩当哥哥的了,唐嫃瞥了那作死的小姑娘一眼,仿佛不甚在意的对古远征道:“我从不主动惹是生非,但也绝不容有人欺到头上来,只要她不挑事,我是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其实她糟心死了,只是不愿意让古远征太为难,他是个好哥哥,也是个不错的未婚夫,虽然有的时候傻乎乎的,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关键时刻却不糊涂,分得清对错是非。

    唐嫃往前面走了两步,停在古远征身边,示意古远征附耳过来,悄声道:“我估计那猫是活不成了,你们哥俩好好看着你们那妹妹,可千万别再发疯来找我麻烦,不然我是不会客气的哦,看在谁的面子上都不行。”为了旁人委屈了自己不是她的一贯作风。

    古远征看着唐嫃,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看好她。”

    唐嫃对雎阳侯世子古远扬略作致意,瞧都懒得瞧他那拎不清的妹子古怜灵一眼,领着唐家兄妹几个扬长而去,徒留古怜灵望着她的背影直跺脚,气得几乎抓狂还要被两个哥哥训斥。

    唐家兄妹五个一起漫步到了湖边的园子里,等会儿筵席散后大家都会来这里挂花神灯,不过这时候长春水榭里的筵席还没有散,园子里这会儿除了他们兄妹几个并没有其他人。

    唐嫃忽然停下脚步靠在旁边一棵花树上,愁眉苦脸的瞅着兄弟姐妹们,“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到哪里都要出点事!”

    唐颂雍容雅步走在唐嫃后头,只撩起眼皮子问了一句,“是意外还是人为?”

    唐嫃想了想,“当时古怜灵就坐在我的斜对面,她的猫发了狂朝我扑过来,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姐妹几个并没觉得唐颂的问题很突兀,显然事后心里也都曾有过某种猜测。

    最近唐嫃和唐妤都被算计过,而且还都没被算计成,一计不成肯定还有后招,谁也不知道那个后招,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发生,容不得他们凡事不多想一层。

    唐颂停下脚步,意气自若的立在唐嫃对面,又抓住了重点,“你们女眷的座位是提前安排好的,还是你们自己选的?”

    唐妤跟上前几步,不假思索的道:“是提前安排好的,不过我们四个怎么坐,却是我们自己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