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4半斤八两
    :

    唐婠慢慢在一棵玉兰树下站定,夷然自如的看一眼面前的兄妹们,“古怜灵走到哪里都带着她的猫,应该是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或许有人在哪一处做了什么手脚,我们不曾注意到,兴许这次针对的并不是三妹,而是我们姐妹中的任意一个。”

    唐嫃摇了摇头,不提阴谋论还好,只当是一次意外,一谈及可能是人为,她便有强烈的预感,“如果此事是人为的话,我倒觉得,一定是冲我来的。”

    有人先是从古远征那边动手脚,结果半路被人横插了一杠子,偏偏古远征又被谢知渊救了,这是一计不成又来一计啊,还真是贼心不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唐妧好奇道:“那三姐打算怎么办?”

    唐嫃倒并不着急,“见招拆招把。”

    唐婠倒是颇有信心,“反正总不过是些小把戏,咱们自己当心些就好,跳梁小丑蹦跶多了,迟早会栽个大跟头的。”

    唐嫃意兴阑珊道:“兴许是古怜灵不忿我的人品,驱使大白猫泄愤也不一定。”

    她和古远征有婚约,却与恭亲王闹了绯闻,作为古远征的妹子,古怜灵很有动机啊。

    唐妤倒觉得好笑,“古远征还携妓私奔呢,三妹猥亵一下恭亲王,两个人半斤八两,她有什么脸不忿。”

    唐嫃:“……”

    呃,猥亵什么的,用词合适吗?

    唐妧笑得贼兮兮的,“看来古家二哥和三姐还挺般配呀。”

    唐嫃瞪,“……”

    唐婠略加思索道:“古怜灵爱她那大白猫如命,就算要找三妹泄愤,多半也不会利用那大白猫,难道她以为,大白猫若真的伤了三妹,我们会放过大白猫吗?古怜灵不会拿大白猫来赌。”

    “说来还是另有蹊跷啊。”

    唐颂觉得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如果巧合的次数多了,那就是早有预谋了,“你们可察觉到什么不同寻常之处?比如气味,声音,或是某些人不合时宜的小动作?”

    “气味好像没什么特殊的,也实在是闻不出来呀,宴会厅里都是酒菜的香味,还有各种各样的脂粉味,太混乱了。至于声音嘛,当时厅里正在表演歌舞,花朝节晚宴,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并不需要正襟危坐,大家正三三两两的说悄悄话呢,哪里听得出来呀?”

    唐嫃两只爪子一摊,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表示没什么发现。

    唐颂叮嘱道:“总之,你们几个心中有数就好,可千万别吃了亏,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大哥。”

    看看人家妹妹,受了欺负都会找兄长撑腰,他的妹妹们倒好,有点什么事自己就解决了,好像他这个大哥可有可无,搞得他这个做大哥的,压力真是好大啊。

    唐嫃顿时舒眉展眼,“好啊好啊,我们急需一个大嫂,大哥你就帮帮我们吧。”

    唐婠赶紧点点头一脸笑意的附和,“是的呢,不光我们几个需要大哥帮这个忙,就连祖母和母亲在这件事情上,也是日夜期盼着大哥能帮这个大忙。”

    唐妤和唐妧跟着使劲点头。

    唐颂:“……”

    他没事多什么嘴!

    就他们家这几个臭丫头,还能被别人欺负了去?不去欺负别人,别人就该烧高香了。

    唐家兄妹五个先上船游玩了一番,等到筵席散了,各自的丫鬟也取了花神灯来,才一起上了岸。

    唐颂就跟在妹妹们身后看着她们说笑玩闹。

    唐嫃刚把自己手里的灯挂上去,突然一拍脑袋想起了一桩事,“对了对了,我差点忘了,之前在莲香榭筵席上挑我刺的那个真慧长公主是个什么路子?她是与咱们宁国侯府有仇还是跟湘华公主关系亲近?”

    唐颂一愣,“真慧长公主?”

    唐嫃点点头。

    唐妤闻言挂好灯看了过来,也想知道怎么回事。

    唐颂一乐,“我曾听闻,真慧长公主年轻的时候看中了咱们的祖父,大有非咱们祖父不嫁的意思,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后嫁给咱们祖父的却是咱们祖母,于是真慧长公主就这样恨上了咱们祖母。”

    唐嫃听了忍不住与唐妤相视一乐,没想到惹得真慧长公主针对的源头,竟然是因为这个,爱而不得心有不甘恨屋及乌?

    花树枝头上的花神灯越来越多,百花或含苞或吐绽或盛开,姿态或清丽或妩媚或妖娆,在灯火映照下别添几分情趣,最是文人墨客触景生情,吟诗作赋的好时候,也是青年男女漫步其中,赏花谈情的好去处。

    唐嫃一回头看见唐颂仍然高情逸态的跟在后头,不免觉得唐颂就这样跟着她们姊妹几个,实在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大哥,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好朋友们玩耍呀?”

    跟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去撩妹啊!今天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多好的光明正大的撩妹的机会啊。

    唐颂仰头看了看天色,正色对唐嫃说道:“时辰还早,我还决定还是看着你点比较保险。”

    唐嫃:“……”几个意思?

    唐婠和唐妤忍了笑。

    唐妧反应过来之后笑得打跌。

    五兄妹正说笑间,正前方忽然传来喧哗之声,越是往前走喧哗之声越大。

    唐嫃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了,一蹦三尺高,一边飞快地往前面跑,一边兴奋的招呼着大家,“有热闹看咯,这回真的不关我事!嘿嘿,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走,我们必须要去看看!”

    她都被人看了一天的热闹了,总算在今天还没过完之前,有个别人的热闹可供她看,实在是令人精神一振。

    事发之地在靠近湖边的一排花树底下。

    唐嫃赶到的时候,只见到那边围了一大群人,有人紧张的喊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还能听到有人惊呼。

    考虑到今天诸事不宜,未免靠得太近再次引火烧身,唐嫃便呲溜爬上了一棵树,远远朝那边望去,托园中挂得满满的花神灯的福,唐嫃又站在高处,一下子将那边的情形看了个分明。

    那闹事的正主眼熟的很,可不正是湘华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