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5好奔放!
    :

    看情形好像是湘华公主喝醉酒了,又不知发了什么疯,闹着把扶着她的侍女都推到一边,导致她自己差点掉湖里,不远处有个男子搭手救了她一把,结果却被湘华公主扑倒在地上。

    湘华公主中了邪似的,把脑袋往男子脖颈上蹭,还动手撕起了男子的衣裳,嘴里还急不可耐的喊着,“……求你了……杨世子,我喜欢你……你别推我……我喜欢你好久了……杨世子……杨世子……”

    被湘华公主扑倒的男子身板单薄,看着就弱不禁风,被湘华公主压倒在地上下其手,偏偏又无还手之力,如此狼狈香艳的情景,还被不少人都瞧在眼里,那男子简直羞愤欲死。

    湘华公主的侍女一边叫着公主,一边想要将她拉起来,湘华公主却目露煞气,一把将那侍女远远推开,厉声呵斥道:“走开!都给我走开!谁再敢坏我好事,我就杀了她!诛她九族!”

    围观群众惊呆了,“……”好威武!好饥渴!好生猛!好奔放!

    湘华公主一身华贵的衣裙在拉扯中凌乱不堪,看得附近听到动静围过来的男子们一个个兽血沸腾。

    但是公主毕竟是公主,他们不敢看得太过放肆,但又忍不住悄悄瞥一眼。

    唐妧不知什么时候蹿了上来,就弓着身子伏在唐嫃身边,两只眼睛炯炯的盯着前方,“天呐,是湘华公主,她她她,好大的胆子呀,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到底喝了多少酒,居然把人认成了杨世子。”

    好羞耻!

    唐嫃悄悄道:“明显是中毒了。”

    唐妧一呆,“啊?”

    与单薄男子一起的原还有两个男子,他们倒是有心想要解救小伙伴出虎穴,可是湘华公主凶残的像是要吃人,谁靠近就疯狂的拳打脚踢,其中一个男子不防之下被打到了眼睛,一头跌下了湖里,另外一个男子被诛九族的话惊得顿了一下,又要手忙脚乱的去救湖里的那个男子,于是被压在地上的那可怜的男子,就被湘华公主三两下剥了衣裳。

    眼看接下来就是一副活春宫了喂!

    公主加油!

    唐妧抱紧了面前的粗树干,激动地两眼放光,唐嫃攥紧了两只小拳头,激动地眼里光彩大盛,似是眼底点亮了两盏灯。

    然而,最关键的时刻,唐颂一个纵身轻轻松松上了树,两手分别捂住了她们的眼睛,气急败坏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许乱看。”

    唐妤在树下幽幽道:“大哥把小妧儿拉下来就行,另外一个就不用管了。”

    唐颂:“……”

    只听唐妤继续道:“人家十岁的时候就爬过镇上青楼的屋顶,什么风光没见过,后来还是被大舅家的驰川表哥捉了回来,外祖父和外祖母气得把她吊起来轮流揍了一顿。”

    唐颂脚下一滑差点从树上跌下去。

    唐嫃一脸幽怨的看着她姐,“……”能不能不提那点黑历史。

    而且她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好吗,驰川表哥来得那么快,她才刚掀开屋顶上的瓦片。

    唉,此乃生平一大憾事。

    唐颂领着四个不太省心的妹妹们回了宁国侯府暂居的院子。

    唐嫃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喝了一盏茶,觉得湘华公主中毒失态的事儿,一定是她大哥干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

    而且,湘华公主今夜的事情一闹出来,一下子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她和谢知渊的绯闻被分担了一半。

    大哥好机智。

    唐嫃坐在浴桶里泡澡的时候,唐妤忽然掀开帘子进了屋,并且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唐嫃一脸懵:“姐姐,干什么?”

    唐妤慢条斯理卷起了衣袖,“我给你检查一下,看看你和恭王爷,到底那个了没有。”

    “……”

    唐嫃觉得应该没有,但又不是很确定,毕竟当时醉得厉害,谁知道呢。

    检查一下也好,好歹心里有个底。

    唐妤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拿眼瞅着唐嫃,面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道:“没有到最后一步。”

    唐嫃长舒了一口气,往浴桶边缘一靠,嘿嘿一乐,“我就说嘛,没那么严重。”

    什么**,什么清白,那什么花公公,说得太夸张了。

    可能是恭亲王平日里太禁欲了。

    唐妤揶揄道:“你都送上门了,还霸王硬上弓,人家都没从了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唐嫃:“……”

    人家毕竟是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人设,能占点便宜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唐嫃梳洗完毕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不断回放湖边花树下湘华公主放浪形骸的那一幕,想着下午的时候她和谢知渊的事。

    忽然把脸蒙在被子里,低低的笑了起来。

    她多有能耐,把恭亲王给强吻了!滋味好像……呃,应该还不错吧!

    可惜当时醉得太厉害,没尝出什么滋味来。

    哎呀,好想再试试怎么办?

    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兴奋,越想心里越痒痒,心里仿佛悬了一只钩子。

    不知道他当时什么心情,会不会很生气?

    听米粒和米香说,是他将她抱回来的,应该也不是很生气吧?

    他可是战无不胜的恭亲王哦,大人有大量嘛。

    唐嫃忽然拉开被子,露出一张水润的脸。

    据说,他吐了一碗血,是旧伤复发了吗?是她当时闹得太厉害,还是他其实挺生气?

    唐嫃猛地坐起来,心里有点不安。

    “小姐,怎么了?”米香听到动静走了过来,打起床帐望着唐嫃。

    唐嫃烦躁的抓了抓头,十分烦恼的苦着脸,“米香,你说我要不要去看看恭王爷?听说他都吐血了,好像很严重的样子,毕竟是因我而起,我是不是得去道个歉?”

    米香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说起来是得道歉,而且小姐你还得亲自去道个谢,毕竟恭王爷没有将你丢下不管,反而好生生的把你送了回来。”

    唐嫃一听这话,顿时觉得有了底气,当即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自己动手穿上鞋袜。

    米香一愣,“小姐你不会是想现在就去吧?大晚上的不太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