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6是我是我
    :

    唐嫃直起身张开双臂,示意米香给她穿衣,“我只是去看看,要是他睡了,我就回来,不会打搅他休息。”

    要是等到明天各自回府,再去恭亲王府拜见就有些麻烦,远不比此时在畅春园来得方便。

    米香无奈,只能听从吩咐,就是有点不放心,“奴婢陪小姐一起去吧。”

    “不用,人多太惹眼,我悄悄去,悄悄回。”

    唐嫃找唐大居仔细问了一遍恭亲王在畅春园的居处就悄悄摸出了院子。

    唐大居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将事情禀了唐颂。

    唐颂听了英气的眉毛微扬,笑容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右手食指敲打着左掌心,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唐大居:“……”然后呢?

    他们家三小姐与恭亲王传出那样的流言来,这要是大晚上被人撞见他们三小姐去找恭亲王,那整个畅春园还有整个京城不都得炸了锅。

    唐颂一抬手,“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他家小堂妹肯定不是去闹事的,也不像是对恭王爷有什么想法,那就是去道歉或者去探病呗。

    不过依着她家小堂妹的能耐,就算去道歉或者探病,也够恭王爷头疼好一阵子。

    恭王爷的人生多无趣,让他家小堂妹刺激一下,感受一下人世间的丰富多彩,多好。

    唐嫃才一脚踏入恭亲王住的院子,就被一柄冷冰冰的刀锋架到脖子上。

    “什么人?鬼鬼祟祟跑到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恭亲王的住处吗?”

    两名持刀侍卫山一般堵在唐嫃面前。

    鬼鬼祟祟是不想被人看到她大晚上来找你们家王爷好不好,还嫌流言蜚语来得不够猛烈吗。

    唐嫃赶忙扯出一个笑脸,“两位大哥你们好,我不是歹人,那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嫃,我是宁国侯府……”

    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两座山面色齐齐一变,异口同声道:“你是唐三小姐!”

    唐嫃:“……”

    熟人吗?见过面?没印象啊。

    两名侍卫看起来都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模样,当即收起了佩刀,换上一副憨厚老实的笑脸,“三小姐是来找我们王爷的?”

    恭亲王府的侍卫这么好说话吗?唐嫃有点懵,“对,对。”

    两名侍卫眼睛齐齐一亮,其中一个刚才还拿刀架在她脖子上,语气肃杀,这会儿兴奋不已的为她领路。

    唐嫃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用通传一声吗?”

    就这样就放她进去了?说好的恭亲王府规矩森严呢?她之前听说的都是假的?

    还是说已经有暗卫先去禀报了?恭亲王府的行事这么别具一格吗?

    还有,他们到底兴奋个什么劲?

    侍卫将她领到了院子里的会客厅中,厅中那人似乎早已得到了消息,正特意等着她。

    唐嫃打量着厅中那人鲜艳的衣裳,妩媚的妆容,睁大眼睛从头到脚看了一番,那人还十分配合的转了个圈,一脸笑容的冲她挑了挑眉,仿佛是在问,怎么样怎么样,美吗?

    唐嫃特意跑过去,绕着那人左看右看,惊喜道:“好漂亮啊,您就是花公公?”

    花富贵的老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这些年来夸他有品位的人不少,夸得这么真心实意的还是头一个,小姑娘的眼底的惊艳可做不得假。

    花富贵对唐嫃的好感越发的浓了。

    唐相大人家的小闺女实在太可爱太善解人意了。

    唐嫃是真心觉得好漂亮啊,要是换成别的大老爷们儿,或者别的宦官描眉画唇,涂脂抹粉,她必然觉得反感,但是在花富贵身上,她没感觉到一丝违和,反而觉得十分精致养眼。

    就好像是前世看到的电影里面的反串的大明星。

    很惊艳啊。

    花富贵欢欢喜喜的问,“三小姐是来找我们家主子的?”

    唐嫃点点头,“你们王爷睡了吗?”

    花富贵异常热情,“没有没有,听说三小姐您来了,我们家主子就在房里等着呢,我带三小姐过去。”

    果然是有暗卫先行通报了,好快的速度,“有劳公公。”

    “不必这么客气,应该的,应该的。”花富贵的心里已经把她当成恭亲王府的准王妃了。

    “三小姐自己进去吧,老奴去给您二位沏茶。”

    花富贵将唐嫃带到房门口就撤了。

    “……”

    就这么走了?她自己进去?

    唐嫃觉得恭亲王府的人都好奇怪,一时又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便只能带着点忐忑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灯光昏暗,只在墙角点了一盏灯,唐嫃环视一遭,没有见到人,便绕过面前的紫檀屏风,却也只是隔着朦胧的床帐,瞧见了一个躺着的人影。

    不是说在房间里等着她吗?怎么竟躺在床上?

    难道是病情很重不得不卧床?

    对哦,方才竟没想到,如果不是卧床难起,恭王爷应该不会在卧室见她,真是傻了。

    唐嫃来到床前站定行礼,却久久没听到回应,只闻浅浅的呼吸声。

    唐嫃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猜想他是不是伤得太重,于是犹豫了一下,蹑手蹑脚上前掀开了床帐。

    眼前的情形让唐嫃瞬间呆住。

    只见谢知渊安静的躺在床榻之上,修眉如剑斜飞入鬓,狭长的双眸紧闭,浓密的长睫如扇,高挺笔直的鼻,略薄的嘴唇,颜色比常人要淡。此时舒然安睡的谢知渊,与往日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完全没有那种对世事的冷漠疏离,以及不自觉令人臣服的强大气场。

    唐嫃歪着脑袋痴痴地望着,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这样的谢知渊,莫名的令唐嫃心生亲近之感,当她大着胆子坐到了床沿,一寸一寸慢慢弯下腰身,小脑袋慢慢凑近他的脸的时候,就见近在咫尺的浓密眼睫,似乎是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

    唐嫃眨了眨眼睛稍稍有点愣,大脑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觉得手腕倏忽被握住,随之一股巨大的力量来袭,唐嫃整个跌倒在床上,天旋地转,甚至小脑瓜子才刚开始想,他是不是快醒了,就已经被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

    没错,谢知渊醒了,并在第一时间,一招制住了她。

    唐嫃怕被误杀,强烈的求生欲让她赶紧出声,“是我是我,我不是刺客。”

    看他这样子分明是才醒过来,花公公几个意思啊,为什么要说他们家主子在等她?

    “我当然知道是你。”

    不然她早就死了,他又何必如临大敌,还费这个劲,将她压在床间,让她无法动弹分毫。

    谢知渊近距离盯着她,皱起眉头问,“大晚上不睡觉跑我屋里来做什么?”

    如果不是入睡前吃了药,他也不可能睡得这样沉,有人进了房间他也未察觉,甚至让她靠近他的身边,有所察觉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刺客,等发现是她的时候,他觉得还不如是刺客。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脸上,麻麻的,痒痒的,还带着无法抗拒的魅力,唐嫃的心跳都乱了,却不得不佯装镇定,“跟你说声对不起啊,今天下午都是我的错,害得你旧伤复发了,我是特意来道歉的,顺便看看你伤得重不重,要不要紧。”

    如果伤得很重的话,她就去央姐姐来给他看看,姐姐的医术那么好,兴许对他能有一点帮助。

    谢知渊乌黑深邃的眼盯着她,半分都没有放松警惕,“就这样?”

    两人头对头脸对脸,呼吸相闻,唐嫃贪婪的盯着他脸,忍不住咕咚咽了口口水,有点莫名的紧张,“还有就是,谢谢你把我送回去。”

    谢知渊眉头皱得更深了,“然后呢?”

    唐嫃傻傻的眨巴着眼,“没有了。”

    谢知渊谨慎道:“确定?”

    “应该还有什么吗?要不你提醒我一下?”唐嫃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好使,怎么听不太明白这位大佬的意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