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入宫觐见
    :

    唐嫃还在不依不饶:“你保证。”

    不问清楚心里没谱啊。

    主要是因为心虚。

    谢知渊抬手揉了揉眉心,仅有的耐心所剩无几,“我保证。”

    “太好了,那我走了。”唐嫃似乎非常满意,笑逐颜开的走了。

    谢知渊正要松口气,忽然眼前一晃,那张笑吟吟的脸,再次出现在眼前,“我忘了问了,下午我在桃花园中吃的美食是哪位大厨做的?”

    就知道吃,什么时候都惦记着吃,“花富贵。”

    谢知渊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的这三个字。

    窗外墙根下听墙角的花富贵腿肚子都开始哆嗦了。

    他也很怕死啊,但是他有什么办法,人家小姑娘几次三番送上门来他家主子都不开窍,他这个做奴才的再不豁出去老脸拯救一下,他们恭亲王府里什么时候才能迎来王妃?

    苍天啊,看他牺牲这么大的份儿上,开开眼,让他多活几年吧。

    他还想抱抱小主子呢!

    嘤嘤嘤!

    唐嫃这才瞧见他摁着胸口的手,“那您的伤要紧吗?”

    据说恭亲王此次伤得很重,之所以从北境回到京都,就是为了养伤来的。

    养了半年了才稍稍起色,这次又被她搞复发了,呜呜呜!要是恭亲王因此出了什么事,那她可就百死难辞其咎了。

    “不要紧。”快走。

    “真的不要紧?没有逞强?”

    “我从不逞强。”快!走!

    唐嫃见他不似说谎,便心满意足的走了。

    就是走的时候没有见到花公公有点可惜,她还想着与花公公好好热络一下,搞好关系方便以后能够常常蹭吃蹭喝。

    还有,到底花公公为什么要骗她?是年纪大了记忆衰退了吗?

    看在他能做出那么多美食的份上,并且让她再次亲了恭王爷的份上,不论什么原因,都暂且原谅他吧。

    直到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宁静,谢知渊才重新回到床上躺下,打发这么个无法交流的小东西,简直比与敌军交战三百回合,还要让他心力交瘁,不由暗暗庆幸自己孤家寡人。

    如果他有这么个闺女,那他这辈子算完了。

    希望以后不要在遇到这个小东西了。

    天不亮就有官员乘坐的马车一辆接一辆急匆匆离开畅春园,只为赶回去上早朝,许多在朝中任职的官员因此干脆不到畅春园参加花朝节。

    唯有一人例外,那便是丞相唐玉疏。

    唐玉疏因为思念亡妻,五内郁结,所以请了三天病假。

    在车中困得眼皮子打架的官员们为此悲愤得直骂娘。

    唐相大人的亡妻都亡了多少年了,早不知投胎做了谁的娘子去了,唐相大人还次次以此为借口,每年都要休病假好几次,每次休病假都要好几天,关键是陛下还每次都准了。

    真叫羡慕嫉妒恨死个人。

    但没办法,谁叫唐相大人不但是权臣,还是个宠臣呢。

    都是命。

    宁国侯府一行人因不急着回程,所以一个个都吃饱睡足后,才开始收拾行李慢慢往回走。

    回府后众人先到了春晖堂给太夫人请安。

    太夫人重点拉着唐嫃和唐妤两个,问她们昨天玩了些什么,玩的怎么样。

    昨天发生在畅春园的几桩事情,早有人回来禀了太夫人,不过是因为年纪大了就喜欢子孙在自己跟前说说闹闹,所以才又当着她们事无巨细的再问一遍。

    长辈慈爱,子孙自然孝顺。

    唐嫃就把她和古远征在花海遇到湘华公主的事情,以及长春水榭夜宴上与古怜灵发生冲突的事情,天花乱坠的描述了一番。

    吧啦吧啦吧啦……

    至于醉酒戏王爷的那档子事,她还要脸,就自动略过吧。

    太夫人全程笑眯眯的听她讲完,然后放下茶碗冷不丁问了一句,“听说你偷喝恭王爷的酒,喝醉了,还当众把王爷给轻薄了?”

    唐嫃瞬间惊呆,“……”

    是怎么都没料到太夫人竟然会当众问及这个。

    当长辈的能不能含蓄点!

    “噗!”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品茶的唐玉疏闻言猛地喷了,呛得咳了起来,一张倾国倾城胜过世间万千花的脸呛得通红。

    唐嫃捂着脸,“酒后乱性,酒后乱性罢了。”

    唐玉疏抚着胸口扫视屋内众人,表情甚是吃惊,“什么意思?谁把恭王爷给轻薄了?”

    唐玉疏昨天自打发了湘华公主之后,消失了一整天,不知道躲在哪旮旯独自喝闷酒去了,直到后半夜才醉醺醺的回来,自然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

    唐嫃张开手指看了她爹一眼,又默默地垂下了头。

    唐颂兄妹几个则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唐玉疏实在太惊奇了,“嫃丫头?你把恭王爷怎么了?”

    当众轻薄是几个意思?虽然他与恭王爷之间交情不浅,但实际上他比恭王爷年长十二岁,也算是从小看着恭王爷长大的,就恭王爷那样的脾性,还能让他家小闺女给轻薄了?

    呵呵。

    唐嫃看了眼她老爹,又看了眼正瞅着她的祖母,干咳了一声,尽可能委婉的组织了一番语言,“可能大概吧,就是小小的非礼了一下,我当时不是喝醉了嘛,神志不太清醒,应该是正好逮着恭王爷,然后就洒了一阵酒疯。”

    唐颂嘴边的笑意快忍不住了,“二叔,你回头出去走动一下就知道了,这事我估计已经传遍京城了。”

    唐嫃忙不迭补充,“传言多有夸张,不可尽信。”

    太夫人当然不相信外头说的那些,依她看,多半就是唐嫃喝醉了撒酒疯,缠着正巧遇上的恭王爷闹了一通。

    或许当时两人看起来举止亲密了些,但绝不可能真正发生什么,不说唐嫃有没有本事把恭王爷怎么样,就是恭王爷那众所周知的性情,也不可能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所以她才当众调侃般的随口一问。

    唐玉疏自然也是这么想的,也就没太把这茬当回事。

    但是皇帝谢韫显然并不这么想。

    谢韫是在众人离开畅春园后的第二天听说这件事的。

    他们家老十四千年老铁树居然开花了!多稀奇!

    谢韫实在好奇这是一朵什么样的花,于是,马上打发人去宁国侯府传口谕,召宁国侯府三小姐,明日一早进宫觐见。

    唐嫃内心有点小忐忑。

    皇帝为什么要见她,因为她欺负了湘华公主?

    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倒也不必过于担心,毕竟是湘华公主挑事在先,她不过是在自保之余,吓唬了湘华公主一顿而已。

    只是进宫面圣到底不可以等闲对待,唐嫃被叫到春晖堂耳提面命,恶补了一下午进宫面圣的规矩礼仪。

    翌日,唐嫃装扮一新,独自入了宫。

    入了第二重宫门后,唐嫃便下了马车,随着内侍往里走。

    入目之处尽是金碧辉煌,龙飞凤舞,建筑巧夺天工,布局威严大气,尽显帝王宫城的宏伟气势,让人置身其中,只觉得自身渺小如蝼蚁,不自觉地就生出了敬畏臣服之心。

    “陛下有旨,宣宁国侯府唐三小姐觐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