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碰瓷吗
    :

    唐嫃规规矩矩进了殿,恭恭敬敬的跪下,然后行三跪九叩大礼,“臣女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听一道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抬起头。”

    唐嫃便直起身,抬头望着皇帝面前的龙案,这样既能让皇帝看清她,也不至触犯天颜。

    谢韫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面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淡淡道:“起来吧。”

    “谢陛下。”唐嫃叩首之后站起身。

    谢韫语气还算温和的道:“花朝节那日,就是你拿鞭子追打湘华公主?”

    至于当夜湘华公主被下药的事情,谢韫在事后派人暗中细细查过,虽然不曾查出是何人所为,但的确与唐嫃毫无关系,所以谢韫避过不提,只拿当日上午,花海中发生的那茬儿说事。

    唐嫃闻言猛地抬起头来,似是十分吃惊,撞上谢韫肃穆威严的双眼,立即又低下头去,脸上全是恰到好处的惊惶,“回陛下的话,臣女与湘华公主起了冲突是真的,但是臣女并不曾拿鞭子追打湘华公主,陛下若是不信,可传太医为湘华公主检查身体,看湘华公主身上是否有鞭伤,便可见分晓。”

    “湘华公主身上自然没有鞭伤,你又怎会留下这样的把柄,不过,你拿鞭子追赶湘华公主却是事实,畅春园中有众多人都瞧见了的,就算你不曾真的鞭打湘华公主,可你恐吓冒犯湘华公主照样罪不可恕。”

    谢韫身上的老态龙钟之色,是一身明黄龙袍也掩盖不住的,但是多年来的身居高位,手握生杀予夺大权,让他即便年迈,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天威,哪怕他此刻用的是闲话家常的口吻,一句不带感**彩的问罪的话出口,也使人心中生畏。

    唐嫃再次跪下叩拜,稳了稳心神,有条不紊的道:“回陛下的话,当时湘华公主步步紧逼,臣女实在别无他法,又不敢真的伤害公主,所以才如此反击,臣女只图自保罢了,并无不恭不敬之意,还请陛下明鉴。”

    见她在自己跟前明明诚惶诚恐,小脸都有些发白,却带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强劲儿,谢韫不由一笑,“你承认你冲撞湘华公主了?”

    唐嫃忙蹙着眉头辩解道:“回陛下的话,那日臣女的确玩的太疯,以至于差一点撞到了公主,但是,是真的还差一点点,也就是说根本没撞上。

    可即便如此,臣女虽不识得湘华公主,也还是在第一时间道了歉的,并没有心存不敬,也没有太失了礼数,可是不知为何,公主偏说臣女不恭敬,口口声声全是指责,还要给臣女定罪。

    当时公主身边还有两个女孩子,一口一句我是乡下长大的,骂我是野丫头不懂规矩,还要我跪下给湘华公主请罪,要是我真的有罪,那自然是要请罪的,不需要她们提醒。

    可我明明没有错呀,她们分明是要仗着人多势众,又有湘华公主的尊贵身份压着,所以要将我屈打成招,她们也太欺负人了!”

    说到这里面上流露出委屈的神色,明亮的眼中微微泛起了水光,却又生生忍着不肯让眼泪落下来,“即便湘华公主是陛下的金枝玉叶,身份尊贵高人一等,臣女也不能蒙受这等不白之冤,自然是要为自己辩上一辩的,湘华公主和她的小伙伴理亏,辩不过臣女,就想仗着人多势众对臣女动手,臣女要是就那样束手就擒,还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反击的。”

    见小姑娘像个受惊的小兔子,眼圈发红,鼻尖都红了,仿佛随时能淌下眼珠子来,谢韫有点坐不住了,声音顿时更温和了几分,“好了,朕不过是问问,你也不必害怕。”

    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两个小姑娘闹矛盾,堂堂天子之尊若是揪着这点事不放,那还要脸不要了。

    那熊闺女闹出来的都是些什么破事,想想都糟心!

    不聊了,翻篇!

    今天召唐玉疏家的这个小丫头进宫觐见,主要是好奇与他们家老十四扯上关系的,究竟是个怎样与众不同的小姑娘。

    虽然早知道唐玉疏家的女儿才十五岁,是个黄毛小丫头,见了面之后,谢韫觉得这姑娘比他想象中的样子还小,水嫩的一碰就要碎似的,他们家老十四居然喜欢这样的?

    “别跪了,快起来吧。”

    唐嫃才刚站起来,就听到皇帝问:“小丫头,你觉得恭亲王如何?”

    “……”

    唐嫃懵逼了一瞬,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大着胆子看了皇帝一眼,见皇帝很是期盼的望着她,便吭吭哧哧道:“恭亲王,很厉害,很好啊。”

    几个意思啊?绯闻传到皇帝耳朵里了?要不要这么八卦!

    谢韫笑着问:“怎么个好法?”

    唐嫃小胖脸都红了,垂着脑袋盯着脚尖,声音轻轻的道:“哪儿都好啊。”

    味道尤其好。

    谢韫脸上笑意更深了,“朕听说恭亲王与你有私情,可是真的?”

    唐嫃一惊,忙矢口否认,“没有没有,不过是些传言,当不得真的,不过是臣女那日喝醉了酒,拉着恭亲王撒了一顿酒疯,被有些人看在眼里,误会了而已。”

    谢韫点点头,淡淡道:“原来是个误会。”

    这才对嘛。

    老十四还是那棵千年老铁树。

    唐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陛下你一定要相信,这绝对只是个误会,虽然连续亲了两次之后,以至于她很想吃了恭亲王,但是难度系数太高了,想都不要想。

    谢韫道:“小丫头,你可知道恭亲王今年二十六周岁,与他同龄的越亲王,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父亲了?”

    唐嫃茫然的摇摇头,“回陛下的话,臣女刚回京,对京城里的人事不太熟悉。”

    而且皇帝陛下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身为皇子,为皇室开枝散叶是头等大事,别说皇子了,就算是普通平民,娶妻生子也是人生大事。”

    说到此处,皇帝重重叹气,“朕每回与恭亲王提及婚事他总有推脱之词,现在与你有私情的事传得满城皆知,他就更有借口不娶王妃了。”

    谢韫忽然收起笑意,直直地盯着她,“小丫头,此事因你而起,你说怎么办?”

    唐嫃快哭了,“陛下,臣女真的不是有意的。”

    不就传个绯闻吗?就算没这档子事,恭亲王不愿娶王妃,那还不照样不愿娶,怎么还赖在她头上了?

    不带这样的!

    碰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