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哥哥,叔叔
    :

    生生戳中心中最痛的一处,风顺阴鸷的脸皮抽搐了几下,周身气息陡然一变,宛如苏醒的嗜血猛兽,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暴起杀人,腥风血雨。

    但是不出片刻,身上的煞气便隐了下去,风顺又习惯性的缩起肩膀,阴阴的盯着唐嫃,冷笑道:“只盼着唐三小姐等会儿进了咸福宫,还能这般口舌伶俐。”

    小内侍王志为唐嫃捏了把汗。

    唐三小姐胆子实在太大了,孤身一人在宫里,也敢毫不客气的跟风顺杠上。

    这些年折在风顺手上的人白骨累起来都能堆座小山丘了。

    王志腿都在哆嗦。

    唐嫃鄙夷哼道:“自说自话好不要脸,我有说,我要去咸福宫吗?”

    手痒痒,好想弄死这个阴阳怪气的丑太监。

    虽然今天进宫唐嫃身上没有武器,风顺带来的小内侍又都是会武艺的,但是对于唐嫃来说,就这么几个人还不够塞牙缝,只是这里到底是皇宫,不到迫不得已唐嫃是不会动手的。

    要不然,即便不是她的错,也成了她的错。

    反正,咸福宫她是一定不能去的。

    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杀要剐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去不去,可就由不得唐三小姐了。”风顺用眼风示意他带来的内侍们动手抓人。

    内侍们刚接收到指令。

    唐嫃却扭头就跑。

    是怎么都没料到,这位唐三小姐居然一言不合就跑了,看她方才的态度,分明是根硬骨头才对,前后的反差实在太大了,内侍着实反应不及。

    又要玩在畅春园花海中对付公主的那一幕?

    呵呵。

    他们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和千金们。

    然而他们都猜错了,唐嫃这次一去不回。

    “……公公,好像是真的跑了……”

    直到唐嫃跑得快没影了,风顺才咬着牙一声令下,并快步带头去追。

    王志瞧了瞧,赶紧躬身低头,踩着小碎步,飞快地回养心殿报信。

    唐嫃不认得宫里的路,又不敢在宫里乱跑,怕会惹出乱子来,原是想跑回养心殿,想法子找皇帝求助。

    不行就抱着皇帝陛下的大腿哭!

    不管好自己的妃嫔和闺女,甩他一裤腿的鼻涕眼泪!哼!

    冷不防远远瞧见几个人,正往内宫方向而去,其中一个身材颀长,身形挺拔,瞧着有几分眼熟。

    唐嫃心思一转,便改变主意冲了过去。

    到了近处瞧得清楚了,果然是恭亲王谢知渊!

    大佬,大佬,求抱大腿!

    唐嫃心下大喜,连脚步都在这一刻变得轻盈起来。

    可是当她兴奋不已的跑上前,露出有史以来最甜美的笑容,正要挥挥手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却见谢知渊却目不斜视的,仿佛没有见到她似的,突然加快了脚步。

    就这么从她身边走过去了,走过去了……

    徒留唐嫃在风中凌乱。

    都跑面前了还能看不见她?这么明显的无视是要干嘛?

    伤自尊吖。

    风顺已经带人追了上来,唐嫃暂且收起心中的郁闷,直接跑到谢知渊面前,两人相隔不到一步远,这下总不可能装瞎吧,“恭王爷救命啊!有坏人要抓我!”

    谢知渊脚步不停,唐嫃就倒退着走,反正就赖他面前了,“恭王爷?恭王爷?”

    谢知渊持续无视中,他是真不愿瞧见她。

    “……”

    不是说好的原谅她了吗?看这情形分明还是在生气啊!怎么说话不算数呢!唐嫃急了,决定哄哄他,嘴巴得甜,“恭王爷?恭王叔?谢叔叔?”

    “叔?”谢知渊停下脚步,蹙起眉头盯着她。

    总算是搭理她了,唐嫃松口气,又见他似乎对这称呼不满意,于是小心道:“难道要叫恭王哥哥?谢哥哥?”

    不太好吧,她老爹怎么想?从前一贯要好的小伙伴忽然一朝变成了大侄子,那不成了他们父女两个合起伙来占他便宜吗?

    求老爹心理阴影面积。

    那声谢哥哥,叫得谢知渊身上的汗毛都炸开了,虽然叔叔听着也很别扭,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叫叔吧。”

    “噗!”谢睿在旁边听着委实忍不住了。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小精灵,明明一副天真无邪嘴又甜的模样,却生生逼得十四叔都乱了心神。

    唐嫃听到声音不由转头望过去,这才发现谢知渊身边跟着一个少年。

    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乍一看并不出彩,多看两眼反而会被吸引,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会儿,顺着他的眉眼弧度细细描摹,震惊于上天对他的得天独厚。

    他的气质宛如美玉一般温润,身上有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令人莫名觉得亲切仿如旧识。

    “十四叔,这位妹妹是哪个府上的,从前怎么没见过?”

    谢睿觉得这个小姑娘实在太有趣了,尤其是十四叔面对她时的反应,更是前所未见,他从来就英明神武的十四叔,竟然很怕见到这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姑娘!

    活久见!

    哈哈哈哈哈!

    他要笑死了,不行,要收敛点。

    惹怒了十四叔不定会有什么后果,他纵然有皇爷爷照着也是很怕的。

    “唐相大人的次女。”谢知渊言简意赅,多的一个字都没有,然后眼风扫过身边的少年,不咸不淡的对唐嫃介绍,“东宫的皇长孙。”

    原来是太子的儿子,皇帝的第一个孙子,如果没记错的话,皇长孙应该名叫谢睿,唐嫃曾听说过,皇帝很是看重这个长孙,亲自带在身边教导。

    嗷!未来的大佬!

    唐嫃灿烂一笑,向谢睿行礼,“臣女见过皇长孙殿下。”

    笑容一定要甜,发自真心的那种。

    表情一定要真诚,要给人留下好印象。

    要想在这世上混得好,多抱几条粗大腿准没错。

    谢睿笑着点头,“不必多礼,原来是唐相的千金,难怪之前不曾见过。”

    原来这个小姑娘就是传闻中与十四叔有私情的那位。

    起初听闻此事的时候,他还想着到底是怎样的仙姿玉貌,姑射仙人,才能让远离红尘的十四叔动了凡心,是怎么都没料到,竟然是个这样的天然美质,清澈灵动宛若精灵一般的小姑娘。

    十四叔这口味……

    嗯,不是说这口味有什么不对。

    小姑娘很可爱很机灵很讨喜的。

    但总觉得十四叔不应该是这种口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