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告黑状
    :

    就在这时候风顺带人追了过来,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恭亲王和皇长孙,一时不敢造次,毕恭毕敬上前向叔侄二人行礼。

    唐嫃抱住谢知渊的胳膊,惨兮兮告状道:“恭王叔叔救救我,这个太监要打我!还要捉了我虐死我。”

    “……”

    谢睿那双轮廓极致美丽的眼睛眨了两下。

    嗯嗯?

    她说的是风顺?

    风顺在咸福宫里再嚣张,也是不敢得罪唐相的吧。

    打唐相大人的闺女,还要虐死?

    没听说最近宫里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风顺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么会这么想不开?

    风顺的三角眼抽了抽,“奴才只是奉了贤妃娘娘之命,请唐三小姐去一趟咸福宫。”

    唐嫃把脑袋倚在谢知渊胳膊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瞅着风顺,有恃无恐的哼道:“谁不知道花朝节那日,我和湘华公主在畅春园里起了冲突,我与贤妃娘娘素不相识,贤妃娘娘没事请我去咸福宫做什么?贤妃娘娘是湘华公主的生母,肯定是要帮着湘华公主一起欺负我,我才不要去。”

    把脸埋在谢知渊的胳膊上伤心干嚎,“呜呜呜呜!恭王叔叔救救我,我不要去咸福宫,这个丑太监要打我!呜呜呜呜!我太可怜了,一个人进宫,人生地不熟的,还要被主人家欺负啊,我太惨了啊啊啊啊……”

    谢知渊:“……”

    谢睿听得一愣,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说话这么直接的,就算贤妃娘娘真的有这种打算,她也不好这么宣之于口吧。

    不过她已经把话挑明了,风顺再要坚持下去,那就等于坐实了此事,就算贤妃娘娘原本没有这个打算,那也成了有这种打算了,不然风顺你非逼着她做什么?

    臭丫头比想象中的还要难缠,风顺几乎是咬着牙根发声,“贤妃娘娘请唐三小姐去咸福宫,只是想与唐三小姐说几句话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唐嫃冷哼,“骗鬼呢,你带着那么多人抓我,句句话都在威胁我,还领着这么多人打算围殴我,能是请我说几句话吗,分明是想弄死我的节奏。”

    “恭王叔叔,长孙殿下,你们可要救救我,这个太监太坏了!带着这么多人追我,要不是我跑得快,这会儿都要被打死了,呜呜呜呜……”

    唐嫃说着小嘴一瘪,继续伤心的干哭。

    风顺真的是打死她的心都有了,只是恭亲王和皇长孙都在此,这两个人无论哪个都是一尊大佛,他别说得罪了,在他们面前就连一丁点差错都不敢出。

    更何况唐三小姐据说和恭亲王有私情,看他们如此亲密,这传闻多半是真的,他就是想早死早超生,也断不敢在恭亲王面前露出半点端倪。

    谢睿看着唐嫃哭了半天,只闻声音没见眼泪,心里觉得好笑,小丫头这黑状告得,于是转过头对风顺道:“唐三小姐今日才第一次进宫,之前又从未见过贤妃娘娘,心里难免有些惧怕,就算你们现在勉强将人请去了咸福宫,恐怕唐三小姐也无法好好答娘娘的话,我看不如等唐三小姐回了宁国侯府,再让贤妃娘娘派人去宁国侯府相请,只消宁国侯太夫人和唐相知晓此事,想必唐三小姐也不会再害怕了,如此倒也省得生了误会。”

    若是唐相大人知道了此事,有的是办法不让唐三小姐入咸福宫,更何况宁国侯府那位太夫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皇长孙这是明摆着要护着唐三小姐了。

    可是风顺又哪里敢从皇长孙手里抢人,再借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山岳一般的恭亲王。

    从始至终恭亲王连话都没说一句,甚至连眼风都没往他这边扫一下,风顺的腿肚子却忍不住瑟瑟发颤。

    “既然长孙殿下都这么说了,那奴才就先回去复命了。”

    那刁钻古怪的唐三小姐,还在拼命的添油加醋的跟恭亲王告状,所幸恭亲王一直没什么反应,风顺纵使再不甘心,也只能离去,他要再不识好歹,惹得恭亲王不悦,怕连咸福宫都回不去。

    明年的今日,坟头草……哦,不,坟头都没有,哪来的坟头草!

    风顺带着人走了,唐嫃暂时解除危机,忙向谢睿致谢,“多谢长孙殿下,殿下真是好人。”

    “好了,人都走了。”谢知渊伸出俊秀的食指,点在唐嫃的眉心,稍一用力就将她推离身侧。

    要不要这么嫌弃她,太伤人自尊心了,唐嫃郁闷得不行,巴巴的望着谢知渊,沮丧的问:“恭王叔叔,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没有。”谢知渊平静无波的丢下俩字,看也不再看唐嫃一眼,继续往内宫的方向行去。

    唐嫃愤慨的跟上去,“那你为什么假装看不见我?”

    她都这么可怜的向他求助了,他不帮她出头也就算了,还一直把她当空气,明明只要他一个眼风,那个臭太监就得屁滚尿流,人家皇太孙与她初次相见,还晓得帮她说句话。

    他也太不近人情了!好歹他们也算相识一场。

    况且他跟她老爹还是多年的朋友呢。

    大侄女有难,他这个做叔父的,怎么好意思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口口声声说没有生她的气,其实心里还是很嫌恶她吧。

    唉,都多大人了,被女孩亲一下怎么了,多大点事儿!

    难道恭王叔叔喜欢男人?据说喜欢男人的男人,非常厌恶与异性接触。

    噢,天!

    “你不是要出宫?”谢知渊皱着眉头看着她,显然不希望她再跟着他。

    是觉得他没有帮她闹情绪了?

    他就站在这儿,风顺敢动她?

    刚才谢睿就是一言不发,风顺照样得灰溜溜滚蛋。

    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不知又打什么坏主意,眼神还很怪异,又想对他做点什么?

    唐嫃摇头表示暂时不出宫了,“谁知道那个臭太监会不会在我出宫的途中等着我,我还是跟着恭王叔叔和皇长孙殿下比较安全,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可不可以跟着一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