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冤死算了
    :

    太后见孩子们喜欢吃她准备的点心,一时间又开心极了,往谢睿和唐嫃手里各塞了一块,又将谢知渊叫到跟前塞了一块,“小渊你也吃。”

    谢知渊抬手就将点心塞进了唐嫃嘴里,“小丫头最喜欢吃,我就不跟她抢了。”

    明明是他自己不想吃,居然拿她当挡箭牌,恭王大叔真阴险,唐嫃从嘴里拿出点心,拿在手里小口的吃,微微蹙着眉头,沉默不语,一副有心事的模样。

    太后见了忙问:“嫃丫头怎么不开心了?点心不好吃吗?”

    唐嫃摇摇头,愁眉苦脸的道:“太后老祖宗的点心很好吃,我只是没胃口,我忽然想起陛下方才交给我的一个任务,太难了,我根本就没办法完成,可是如果我完不成陛下交给我的任务,陛下肯定是要责罚的。”

    太后奇道:“皇帝给你什么任务?你跟老祖宗说说,皇帝若是强人所难,老祖宗找他说去。”

    唐嫃看了谢知渊一眼,十分为难的对太后说道:“陛下说我连累了恭王叔叔的名声,让我对恭王叔叔的婚事负责,要我务必给恭王叔叔娶上王妃,最好明年就能让陛下抱上孙子。”

    谢睿双目圆睁,差点被嘴里的点心噎死,“……”

    皇爷爷是什么意思?

    让唐三小姐替十四叔牵红线?

    十四叔的红线比定海神针都沉,是谁都能牵得动的吗?

    还是说,皇爷爷心里属意唐三小姐,打算唐三小姐牵红线失败后,让唐三小姐把她自己赔给十四叔?

    皇爷爷的用意好阴险啊。

    “……”

    谢知渊闻言脸黑的如同锅底,他娶不娶王妃是他自己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一个个整天的惦记着,多事,还让这个小东西给她添乱!

    太后也是愕然半晌,才呐呐道:“皇帝的确是在强人所难,这个任务太难了,比让你去水底捞月还难。”

    唐嫃可怜兮兮的点头,“太后老祖宗,您说我该怎么办呀?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呀,我、我也没得罪陛下呀……”

    就是虐了陛下的闺女而已。

    哦,还猥亵了陛下的儿子。

    ……罪该万死!

    太后很是同情她,顺便剜了谢知渊一眼,“千错万错都是小渊的错。”

    谢知渊:“……”

    这帮人整天没事找事,还要赖在他头上,真是好意思!

    “唉,嫃丫头你是不知道,皇帝也是被逼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太后被触动了烦心事,抓住唐嫃的小手,望着谢知渊怅然叹气,然后对唐嫃道:“小渊的婚事确实难,想想我都愁,他都多大岁数了,还不肯娶王妃,这些年我和皇帝呀,不知给他挑了多少好姑娘,偏偏他一个也看不上眼。

    小渊这个做兄长的没带个好头,下头的小远和小舟也不肯娶王妃,小远和小舟今年也都二十出头了,每次说让他们娶王妃,他们就说十四哥还没娶呢,他们做弟弟的哪能先越过兄长去。

    你们说气人不气人,谁规定了做兄长的没娶王妃,当弟弟的就只能打光棍了,全是托辞,借口!

    眼看着底下还有几个小的也快到了适婚之龄了,要是也跟小远和小舟一样都学着小渊,那我……

    想想我就揪心,哎哟,不能想,不能想……

    不然我这心里要痛死了。

    都怪小渊,不愿娶王妃,先娶个侧妃也行啊,实在不行纳两个妾也好啊,好歹屋里有个贴心人侍奉着,可是他们连个妾也不愿意纳,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年纪也都不小了,你们说说,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六根清净打算做和尚去吗?

    嫃丫头,你看到我头上的白头发了没有,要不是为这事愁的,我现在还是一头乌发。”

    谢知渊:“……”

    他要不要改名叫谢知冤,冤死他算了,省得嫌他碍了他们的眼。

    唐嫃一脸的凄风苦雨,“对啊对啊,恭王叔叔很倔强的,他死活不愿意娶王妃,咱们有什么办法,太后老祖宗和陛下那么英明,都没能做成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做得到,看来我只能等着受罚了。”

    太后将她揽在怀里给她打气,“不怕不怕啊,这事儿虽然千难万险,也还是可以试试的,嫃丫头只管放手去做,想怎么做都行,只要能帮小渊娶上媳妇,遇到什么难事解决不了的,只管跟老祖宗开口。还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老祖宗方才第一眼瞧着呀,就知道嫃丫头是个聪明的小姑娘,通身的灵气,说不定嫃丫头真能把这事办成呢,那可是天大的功德一件!说句丧气话,就算最后真的办不成,不还有老祖宗呢,老祖宗断不会让皇帝罚你。”

    细细思索之后,其实太后私心里觉得,皇帝这个任务给的还挺不赖,以前怎么没想到这茬儿,完全可以把这事交给年轻人去办嘛,毕竟年轻人脑子灵活,有想法,没准儿真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呢,瞎猫不是还能碰上死耗子吗,兴许他们家小渊这回时来运转,真的能娶上王妃呢?

    权且死马当活马医吧,都这份儿上了,不指望小渊自己开窍了。

    在听到他们要来宁寿宫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唐嫃便在那一瞬间暗暗想过了,想要把这破事推掉几乎不可能,皇帝特意给她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还不惜老脸亲手把她给推了下去,目的没达到之前,是绝对不可能让她爬上去的。

    所以既然逃不脱,请个强有力的后援也好。

    还有比太后更大更强的后援吗!

    她的目的达到了。

    “谢谢太后老祖宗,有太后老祖宗给我撑腰,我心里可就踏实多了,可是太后老祖宗您也知道,恭王叔叔这人不太好说话,我要做的事,是给恭王叔叔娶王妃,恭王叔叔他要是不肯配合,强按着牛头都不肯喝水的话,那我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呀。

    太后老祖宗,您肯定不知道吧,恭王叔叔平时可凶了呢,大家都很怕他,我也怕他。”

    唐嫃倚在太后的怀里,弱弱的指着谢知渊,在谢知渊看向她的时候,还往太后怀里躲了一下,表现得确实惧怕谢知渊。

    谢知渊冷冷的盯着她,小东西真能装模作样,她什么时候怕过他!全天下唯独她敢在他头上动土,她还好意思说她怕他!

    太后抬头一看,发现唐嫃说得果然没错,他们家小渊的表情当真凶得很,当即将唐嫃往怀里搂得更紧些,护着唐嫃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然后绷着脸,一脸不悦的批评谢知渊道:“小渊你瞪着嫃丫头做什么!让你娶王妃是我和皇帝的意思,嫃丫头不过是被赶鸭子上架,大家都是为了你好,别不识好歹!小渊啊,老祖宗跟你说哦,这回你要乖乖的配合嫃丫头,好好的挑个姑娘做王妃,不然老祖宗可不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