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求救血书
    :

    “那要是我都看不上呢,也要娶回去吗,那得多糟心,老祖宗你就舍得委屈我?”谢知渊说完,适时露出一点惆怅。

    唐嫃瞪圆了眼,恭王叔叔还会演戏!哎妈呀,太有欺骗性了!

    果然,太后顿时不忍心了,不由放缓了语气,“当然是要娶个你喜欢的才好,但是你至少得配合一下呀,对不对?不跟人家姑娘相处一下试试,你怎么知道那不是你喜欢的呢?”

    唐嫃和谢睿一齐点头,表示十分赞同太后所言。

    太后一锤定音,“从今天起,小渊好好配合嫃丫头,早点完成终身大事!”

    谢知渊:“……”

    唐嫃在心里默默为太后老祖宗鼓掌。

    太后今天高兴极了,留谢家叔侄和唐嫃在宁寿宫用午饭。

    上了年纪的人不光喜欢牵红线,和关心小辈们的子孙问题,还特别喜欢看孩子们吃很多,无疑在这点上唐嫃深得老人家的欢心,太后见唐嫃吃饭吃得那么香,喜得跟什么似的,饭后拉着的小手唐嫃再三叮嘱,一定要常来宁寿宫看她,直到唐嫃满口答应了,才在石嬷嬷的哄劝下去午休。

    唐嫃跟着谢家叔侄一块离开宁寿宫。

    路上,为答谢谢睿替她解围,唐嫃表示要请谢睿吃饭,谢睿看了身边的谢知渊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出了宫门谢知渊直接上了马走了,连招呼都没跟后头两个小的打一声。

    “……”

    望着谢知渊扬长而去的背影,唐嫃叹了口气,很是忧愁的对谢睿道:“你十四叔本就厌烦我,这下更是恨上我了。”

    可是她也不想背负这么一桩麻烦事呀。

    谢睿十分义气的道:“我跟老祖宗和皇爷爷一样,都盼着十四叔早点成亲,三小姐是任重道远啊,今后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找我开口就是,若我帮不上忙,咱们就一起找老祖宗撑腰。”

    唐嫃对谢睿的好感便是从此时开始的。

    二人在宫门口道别,各自离去。

    唐嫃回到宁国侯府的时候,唐婠和唐妤唐妧姐妹三个,都在二门口等着,简单的问了唐嫃两句,四姐妹就一起到了春晖堂。

    太夫人将唐嫃拉到身边坐下,问她今天进宫面圣的详情,以及如何又去了宁寿宫,并被留在了宁寿宫用午饭的事。

    当唐嫃说到皇帝要她想办法为恭亲王娶王妃时,唐家众女眷都有些瞠目结舌,大伯母朱氏忍不住掩面笑道:“陛下为了恭王爷的婚事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唐妤幸灾乐祸的看着唐嫃,笑道:“可见想要让恭王爷娶上王妃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以后的日子可有热闹瞧了。

    唐嫃到了这会儿都已经懒得抱怨了,谁让她酒后乱性污了人家的名声呢,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接着唐嫃就说到了离宫途中被风顺堵截的事。

    太夫人听到唐嫃干脆利落地回绝了风顺,扭头就跑然后遇到了恭王爷和皇长孙,点头对唐嫃道:“你做的对,得罪了湘华公主,就等于是得罪了贤妃娘娘,反正都已经得罪了,干什么还要去咸福宫自讨苦吃,也是你运气好,一转头就有皇长孙替你解了围,皇长孙人品贵重,品行心性,行为处事更是没得说,包括你父亲在内,朝中几乎人人称道,你既然说好了请皇长孙吃饭致谢,可不要将这事给忘了。”

    “是。”皇长孙谢睿可是未来的储君,多好的结交的机会,她求之不得又怎会忘记。

    太夫人又笑着对她说,“还有恭王爷,虽然冷漠了点,拒你于千里之外,可也不会真的不管你,因为,只要恭王爷在场,就算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那风顺便不敢动你。”

    唐嫃:“……”

    大佬,就是这么牛。

    难怪风顺瞧见谢知渊后,一头冷汗一直打哆嗦。

    最后就是与谢家叔侄一起去了宁寿宫的事。

    太后对唐嫃的喜爱让太夫人十分开心,“有了太后发话为你撑腰,恭王爷总要配合些,你便只管放手去做,不管做得成做不成,陛下总不至于真的治你的罪,你就当是打发时间玩玩罢了。”

    闲话家常暂时告一段落,太夫人转过身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封书信,直接递给唐嫃,“是恭王府的花公公送来的,指明了交给你的,你快打开了看看,花公公可是有什么事情?”

    唐嫃心里头带着疑惑拆开了信件,入目便是鲜红血腥的两个大字:救命!

    在迎面扑来的血腥气中,唐嫃禁不住的心头一跳,待看清了底下的一行小字后,才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还当是出了多大的事,这个花公公真是的,典型的小题大做,唐嫃默默吐槽了一句,便对好奇的众人解释道:“花公公说他被恭王爷惩罚了,已经去了半条命,求我一定要去恭王府救救他。”

    太夫人问:“可说了是因为什么事受的什么惩戒?”

    唐嫃摇头,又挥了挥手上的信件,表情有点惊悚的道:“信上没说,但是信是用人血写的,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众人:“……”

    太夫人却不以为然的笑着摇头道:“恭王爷打小就是由花公公伺候的,说是花公公亲手养大的也不为过,花公公又是凡事都为着恭王爷的性子,便是花公公犯了再大的错,恭王爷都不会真的把花公公怎么样的,你只管放心,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唐婠若有所思道:“我看多半是恭王爷抓住了花公公的死穴,对别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对花公公来说兴许就真的是要了半条命的事。”

    唐妤道:“花公公既然特意来信向你求助,那你可要去恭王府帮帮他去?”

    唐嫃很是纳闷的又看了一遍信纸底部的小字,“花公公信上还说只有我能救得了他,为什么呀?我哪有那个能耐左右得了恭王爷?”

    太夫人便道:“花公公既然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你若是有空,便去恭王府瞧瞧去,你既然受命替恭王爷选王妃,以后免不了要与花公公打交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