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交换条件
    :

    早知这情不是那么容易求的,是以唐嫃并不觉得气馁,再接再厉就是了。

    “我知道犯错理当受罚,可是这惩罚委实太狠了,花公公年老体虚,承受不住的,而且您没看见,花公公那副光景,都快虚脱了!”

    “不论花公公犯了多大的错,也算是罚得差不多了,恭王叔叔,看在花公公侍候您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的份儿上,您就大发慈悲,宽宥了花公公这一回吧。”

    要不是看在花富贵侍候了他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的份上,早就被一刀砍死然后丢出去喂了狗,如今不过是罚扫三天茅厕,狠什么很,小孩子家的尽会小题大做。

    谢知渊不为所动,语气冷淡的道:“我不慈悲。”

    一出口就把所有可能堵死,唐嫃无奈,叹了口气,不得不考虑换个战略了。

    但是她能有什么战略呢?面对的人是恭亲王哎,她简直束手无策好吗。

    唉,歇会儿再说。

    于是就见她提着裙摆踢掉鞋子,跑到谢知渊对面盘腿坐下,还反客为主的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上茶,上点心。”

    谢知渊看了一下午的书,有几分倦意,抬起手正要揉眉心,见到唐嫃的举止言行,动作猛地一顿,“你干什么?”

    大概是恭王爷气场太过骇人,唐嫃竟觉得有几分气虚,于是将胳膊支在案几上,没什么气力的撑着小脑袋,“我思考一下人生。”

    陆岩将准备好的茶点送了进去,正要退下之际,头顶上就传来他们家主子冷冽的声音,“送客。”

    “……”

    这样多不好,人家唐三小姐才坐下,太不近人情了。

    收到自家主子极具威慑力的眼风,陆岩遍体凉透,不得不违着心意转向唐嫃,无可奈何的道了句,“唐三小姐,请吧。”

    唐嫃:“……”

    哪能就这么走了,尽管来之前就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但是她还想再坚持一下。

    唐嫃打定主意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捏着精致香软的点心一点点往嘴里塞,觉得口干了便拿起茶碗喝口茶,从容悠然的模样仿佛身在自己房中,全然不去理会谢知渊主仆两个。

    陆岩虽然不敢在面上表现出什么来,却止不住在心里头对唐嫃竖起了大拇指,今日若换成别人,在他们家主子如此威压之下,早就不知逃之夭夭几回了,唐三小姐不愧是唐相大人的闺女,有种。

    是能挑得起恭亲王妃这个大任的人!

    谢知渊目光凉凉的,看着唐嫃塞得鼓鼓的两腮,眉头皱了一下,“不是要思考人生?”

    唐嫃才忧愁了不过一瞬间,见到点吃食便风流云散,“吃饱了才有力气思考。”

    虽然这些点心比不上花富贵亲手做的,好歹也是出自恭亲王府大厨的手笔,恭亲王府大厨的手艺自然是百里挑一的,又岂是唐嫃这等吃货能够抗拒得了的。

    谢知渊目光落在面前的案几上,看了眼几乎快空了的碟子,慢慢悠悠道:“你莫不是打算赖在我这里,我一日不收回对花富贵的惩罚,你便一日不走了,以此来威胁我?”

    打算吃空恭亲王府吗?

    才不是,谁敢威胁堂堂恭亲王,活腻了吗,就算她是他好友唐玉疏的闺女,也不敢自以为是到这种地步,她可没有威胁恭亲王的胆量。

    这世上也没谁有这种胆量,更没有这种能力。

    “不是啊,既然说服不了您,我就暂时先歇会儿,补充一下体力,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唐嫃是真的在思考人生,但是,显然没思考出什么结果来。

    唐嫃自忖脑袋没有拳头好使,素来遇事喜欢以暴制暴,能用武力解决绝不动脑。

    如果对方武力比她厉害,那她果断转身就逃跑,等到找齐帮手再打不迟。

    可是今天的对手是恭亲王,脑残才敢跟他比拳头,找多少帮手都没有用呀。

    唐嫃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更觉得浑身上下疲软无力了,吃掉了两碟子点心,都没能让她重新打起精神来。

    最终懒懒的把头搁在了面前的案几上,侧头望着姿态高华的谢知渊,忽然间福至心灵的粲然一笑。

    “恭王叔叔,要不然咱们条件交换吧?您饶恕了花公公,我答应您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办到的,什么条件都可以哟。”

    快考虑一下是不是很划算!您老一点亏都不会吃的哦!

    谢知渊连不屑的情绪都生不出来,她一个小孩子家的,能有什么条件可值得他去交换的。

    转念间,想到花富贵的惩罚只剩明天一天,如她方才所言,确实是该吃的苦头都吃得差不多,既然如此,不妨就免了花富贵明天的惩罚,白白得了她一个条件又何乐而不为?

    看着她纯真笑脸,明媚如春,温暖光明,却更胜过春光千万,仿佛此刻并非身在室内,而是处在旷野田园,让人心神开阔,说不出的怡爽舒畅。

    谢知渊冷冽疏淡的清颜上,添了几许不易察觉的情绪,遂点头应下,“好。”

    唐嫃顿时惊喜不已,萎靡的精神为之一振,“您答应啦!太好了!我替花公公谢谢恭王叔叔!”

    明珠朝露一般的眸子,炯炯的望着他,灼亮惊人,恍惚间,仿佛遇见了漫漫星河,心弦微微一动,不知被谁拨弄。

    眼前斜仰的小脸,笑容纯真明媚,暖入心扉,这般奇异的感觉,谢知渊还是头一次领会。

    怔忡片刻,谢知渊收回目光,心中有些异样,却被他迅速压下,不留一丝痕迹。

    唐嫃这一刻心情颇好,笑吟吟望着他,准备兑现承诺,“恭王叔叔想要我做什么?”

    谢知渊安闲的饮了口茶,随手将茶杯放回到案几上,目光恢复了惯常的凉薄,缓缓从唐嫃身上掠过,直白且散淡的说了句,“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这小东西简直太令人头痛了,他实在没有管教孩子的经验,尤其是女孩子,也不想替唐玉疏操这份心,又不是他闺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