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惊马车祸
    :

    米粒宽慰道:“还在的,小姐您其实大可放心,恭王爷那样的大人物,心里装的都是家**务,哪里会把这点微末小事放心上,估计咱们前脚刚离开恭亲王府,后脚人家恭王爷就把这事给忘了。”

    米香点头补充,“嗯嗯,忘得干干净净的。”

    唐嫃深觉是这么个道理。

    多大点事儿,换做是她,转头就忘掉了,人家堂堂恭亲王,心还能没她大?

    这么一想,心里头便舒服了一点。

    再加上距离恭亲王府越来越远,心里头的尴尬羞窘便逐渐淡了。

    米香拿出离开王府时花富贵准备的暖壶,倒了一杯温热的姜糖水递给唐嫃,不禁感慨道:“花公公可真体贴。”

    来葵水期间不宜饮茶,唐嫃就捧着一杯姜糖水,时不时抿一口润嗓子。

    主仆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正说起唐嫃前些日子写的书信,还有几天能到清溪镇的外祖手里,车厢突然剧烈地颠簸了一下,唐嫃一个不防,额角重重地撞上了旁边的小几。

    “啊!”

    整个人瞬间被剧痛席卷,甚至无法分神去思考,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姐!”

    米香和米粒原是相对而坐,不防之下,先后从座位上摔了下来,米香就跌在唐嫃旁边,立即扑过去护着唐嫃,“小姐,您怎么样了?”

    见唐嫃已由米香护住,米粒心下稍安,赶紧抓牢扶手,稳了稳,放声向外头问:“怎么回事?”

    “马惊了,你们护好三小姐!”

    车夫试图控制马儿,奈何不起作用,眼看有人闪躲不及,被撞翻了出去,急忙高声喊道:“快让开!让开!这马惊了!快让开!”

    “小姐!小姐您伤到哪里了?”

    米香感觉到手臂上一片温热黏腻,恐惧和惊忧立时让她红了眼眶,可是强烈的颠簸让她们难以动弹,更没办法去查看唐嫃的伤势。

    唐嫃猛地被撞那一下,痛得脑子一片空白,泪珠子都蹦了出来,好半晌才艰难开口,“我、我没事,你们抓紧了,保护好自己。”

    米粒死死抿着唇,从扑飞的车帘中望着外面,心里不断设想着,若有个什么万一,只凭她和米香二人,该如何护着唐嫃脱险。

    马儿发了狂,风驰电掣横冲直撞,路上行人惊叫连连,起伏不断,听起来刺耳又慌乱。

    唐嫃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几次差点失去意识,全凭外头一阵阵的尖叫,让她还勉强保持一分清醒,就在她再次犯迷糊之时,忽闻一声暴喝。

    那声音几分熟悉,还没来得及去想是谁,唐嫃便不受控制的,与紧紧抱着她的米香,猛地一起朝前面滚去,米粒抓着扶手的手,也不自觉松了开,主仆三人重重地跌作一团。

    车门被撞得嘎吱作响,几乎要断裂的时候,倾斜得厉害的车厢忽然翻转,主仆三人又不由自主地,往后面翻滚跌撞而去。

    即便被米香牢牢的护在怀里,这样剧烈地连番翻滚撞击,唐嫃依然不可避免的受到重击。

    唐嫃昏迷之前,听有人着急大喊:“嫃妹妹!”

    那声音,好像是古远征。

    耳边的声响越来越远,渐渐模糊,随后在某个瞬间,戛然而止。

    “小姐!小姐!”

    米粒和米香这一遭下来,浑身上下无处不伤,无处不痛,却始终谨记着她们本分,时刻以唐嫃的安危为先。

    古远征脚步匆匆,衣袍带风的赶过来,躬下腰,半个身子探入车厢,“嫃妹妹!”

    惊魂未定的米粒,连番下来被摔得浑身剧痛,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此刻满心的惊惶忧惧,全然顾不上身体的不适。

    因为米香一身血污狼狈不堪,抱着她们家小姐始终未曾撒手,车厢静止下来后,仍然久久不能动弹,显然伤得比她更重。

    还有始终被米香护在怀里的小姐,情况可能比她想象中的更糟糕,否则依着她们家小姐平日里的脾性,发生危险的时候断不会没有作为。

    束手由着身边的婢女来保护,绝不是她们家小姐的一贯风格。

    米香在米粒的搀扶下,动作迟缓的坐了起来,随即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与米粒一起去扶唐嫃,“小姐,小姐您快醒醒!”

    古远征那有些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让她们两个心里的惊惧稍减了几分。

    但是全无反应的唐嫃,又让她们如同重入冰窟。

    “古二少爷,小姐撞伤了头,晕倒了。”

    米香一脸的血水和着眼泪,眼里写满了忧急和自责,嘴唇哆嗦着,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

    待瞧清车厢中的情形,古远征却迟眉钝目的,仿佛被施了禁咒一般,半晌没有动弹。

    往日里最是灵动不过的,明媚得让人挪不开眼的,笑容甜蜜美好的少女,此时倒在一片狼藉之中,鲜血横流萧条破败,身上一点生气也没有。

    宛如一只没有生命力的稻草人。

    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般鲜活可人的她,竟会变成这副模样。

    眼前的这样一幕,对古远征心神的冲击,委实太过猛烈,叫他迟迟不能回神。

    古远征英挺的剑眉,紧紧拧成了一个疙瘩,薄厚适中的嘴唇,抿成一线,面上的神色,更是前所未见的仓皇。

    上下起伏的宽厚胸膛,以及压抑着的浊重呼吸,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绪。

    这一刻,他内心的惊恐万状。

    小心翼翼的伸手接过唐嫃,古远征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怕弄疼了她,稍稍松了一点力道,又担心她会掉下去,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夕阳的金辉下,唐嫃苍白的半边脸染了血,那一眼惊心怵目,映得古远征的眸子彷如着了火,一颗心疯了一般跳动着,几乎要从嗓子眼里逃出来。

    谢誉气喘吁吁地从远处奔了过来,瞧见古远征怀中昏迷不醒的少女,俊秀面容上顿时添了几分忧虑,“真的是唐三小姐,看样子伤得不轻,得赶紧看大夫。”

    虽然古远征怀里抱着个人,不方便,仍然勉强向谢誉颔首行礼,“今日多亏是遇上了郡王,若不是郡王抛了套索,我就是再快的腿脚,也决计是不可能追得上,郡王的援手之恩,我古远征感激不尽,没齿不忘。”

    谢誉摆摆手,“举手之劳罢了,给唐三小姐治伤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