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重伤
    :

    米粒搀着米香踉踉跄跄从车厢内出来,瞧见唐嫃被撞的额角仍是流血不止,古远征胸前的衣裳都被染红了一片,忙将站都站不稳的米香扶到一旁坐下,然后赶紧的从衣袖中抽出两条手帕,一瘸一拐的上前去摁在唐嫃额角的伤处。

    米粒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一张俏生生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想起方才马车上的惊魂时刻,仍有些心有余悸。

    米粒充满感激的望向古远征,省去了多余的客套,言辞恳切的哽噎着道:“小姐的伤势耽搁不得,劳烦古二少爷先将小姐送回宁国侯府,我们二小姐自幼随秦家外祖学习医术,要比外头的大夫都妥当些。”

    “好。”

    “我们三个就在此地守着,古二少爷到了宁国侯府,记得让府里派人过来处理。”

    好好的马怎么会惊了,总要查个清楚明白。还有这一路上,撞伤了不少人,也急需安置。

    古远征今日是骑马出行的,遂抱着唐嫃一跃上了马,点头道:“我知道了。”

    街上乱哄哄的,哭嚎叫骂声不断,一切急需处置,谢誉自告奋勇留下帮忙。

    古远征出门只带了一个小厮,名唤古达,便留下古达,让古达凡事听从谢誉的吩咐,然后朝着宁国侯府的方向,毫不迟疑的打马疾驰而去。

    米粒抬头环视四周,马和车的连接处已被斩断,马与车分离开,此刻马已经安静了下来,车夫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将马牵到路边,马的前腿上还套着一根绳索,显然正是谢誉抛出的套索。

    从方才古远征和谢誉的谈话中,大概得知了是怎么一回事,是以米粒收回目光向前一步,忍着行走间的疼痛,深深地向谢誉行大礼,“多谢淄川郡王出手相救。”

    米香和车夫见状,也都向谢誉行礼致谢。

    望着他们行动不便的样子,谢誉皱了乌黑俊秀的眉头,“你们身上都有伤,不必多礼。”

    旋即扭过头去,吩咐陶亮和古达统计受伤人员,甄别重伤与轻伤,分别送往附近的医馆就医诊治,然后走向围观人群举手一揖,客客气气对众人说了一番话,解释了一番方才惊马的事由。

    至于闻讯赶来的巡防营,以及顺天府的人,谢誉也都拦下了,凡事没让他们插手,只让他们帮忙抬送重伤员去医馆,另留下几个人保护现场,等着宁国侯府自己派人来查。

    日渐西斜,闹哄哄的街道渐渐安静了下来。

    宁国侯府却陷入一阵慌乱。

    唐嫃被送回来之时,便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额头上磕破了个大窟窿,鲜血顺着苍白的脸颊蜿蜒而下,一路淌进了脖颈里,唐嫃身上的衣裳,以及抱着她的古远征的衣裳,全都染上了殷红刺目的血迹,瞧着格外的触目惊心。

    听闻唐嫃惊马受伤,昏迷不醒的消息,唐妤一时惊怒交加,心头又痛又慌。

    但唐妤也只是失态了一会儿,很快便强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立即与红裳红菱一起,备好可能会用到的药物,匆匆赶往梳梨园。

    古远征才将唐嫃轻轻放在床上,唐妤主仆三人后脚就跟了进来,古远征看了一眼跟在唐妤身后,红裳手里提着的药箱,语气说不出的焦急和担忧,“二小姐,嫃妹妹伤得很重,真的不用请太医吗?”

    往日里活泼顽皮的妹妹,此刻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一身血污脸色苍白,唐妤瞧了一眼,顿时鼻子一酸,抑制不住的湿了眼眶。

    但现在却不是她伤心的时候。

    唐妤用力地掐了一下掌心,努力的保持着头脑的冷静,对古远征指了指床前的屏风,“嫃儿从小底子就弱,我与她一起长大,没人比我更了解她的身体情况,我的医术你也不必质疑。”

    而且想必府里已经派人去请太医了,就算大家再相信她的医术高超,嫃儿伤成这般模样生死不知,府里至少也会请来一位太医坐镇,以备不时之需。

    梳梨园的婢女们端着一盆盆清水送到床前,红菱手脚麻利的帮唐妤卷起了衣袖,然后用干净的棉巾浸了水,为唐嫃擦去脸上和脖子上的血污。

    唐妤面沉如水的坐在床前把脉。

    古远征忧心如焚,看了唐嫃一眼,避到了屏风后头。

    这时,唐玉疏亟亟进了屋,朱氏搀扶着太夫人紧随其后,最后是唐婠与唐妧。

    才回府的唐颂得到消息,已经赶去了事发之处,处理善后并查询真相。

    一个婢女端了一盆血水走出来,宁国侯府众人瞧见了均是心中一紧,来到床前见到不省人事的唐嫃,太夫人瞬间红了眼圈,紧紧抓住朱氏的手腕,痛心失声道:“嫃丫头竟伤得这么重!”

    朱氏哑着嗓子,颤声问:“妤丫头,你妹妹怎么样了?”

    唐妤眸色坚毅,头也不回的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嫃儿有事的。”

    “母亲,我们去外面等,这里交给妤丫头。”唐玉疏面上辨不出喜怒,屋内众人却只觉寒意逼人,就连屏风后头的古远征,都突然觉得骨头有点冷。

    唐妤的医术如何,众人心里多少有点数,而且这种时候,她也断不会拿唐嫃的安危说笑,唐妤既然让大家放心,并保证不会让唐嫃有事,那自然便说明她有把握,众人怕打扰了她的救治唐嫃,心里就算再着急再担心,也都从唐嫃的卧室里退了出来。

    古远征跟随宁国侯府众人到了厅里。

    形容呆滞,宛如木头人一般,先给太夫人行礼,又给唐玉疏和朱氏行礼。

    唐妧急得不行,等古远征一直起腰来,忙迫不及待问道:“古二哥,我三姐从恭亲王府出来,应当是打算直接回家的,好好的怎么会惊了马?”

    听闻唐嫃进宫面圣的消息,古远征很是担心,生怕皇帝降罪,就算有唐相这尊大佛挡着,可毕竟在畅春园花海之中,欺负了湘华公主是事实,而且还有众多人亲眼目睹。花朝节当夜,湘华公主不知被谁被下了药,众目睽睽之下丑态毕露,丢尽了自己女儿家的脸面不说,皇室尊严也一并受到了重击,这可是了不得的大罪,万一这事也被算在唐嫃头上,只怕就算唐相再得圣眷,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她,到时候唐嫃难免会吃苦头。

    古远征越想越焦虑,越焦虑就越是胡思乱想,一想到唐嫃会吃苦头,心里头的兵荒马乱,便无法平息。

    在唐嫃去了恭亲王府之后,古远征曾经来过宁国侯府,得知唐嫃去了恭亲王府,古远征心里的担忧更甚,于是又往恭亲王府去了。

    虽然他不一定能进得了恭亲王府,但是能接了唐嫃送她回家也好啊,况且这一路上还能说好多话呢。

    谁知道……

    幸好他得知唐嫃去了恭亲王府后立即赶过去了。

    幸好。

    古远征摇头,“我也不清楚,我碰见的时候,马车就已经不受控制了,幸好遇上了淄川郡王援手,抛了套索拉住了马,我才能追上嫃妹妹的马车,可是嫃妹妹还是受了重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