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情不知所起
    :

    古远征垂下头,用力地搓了搓脸,可是唐嫃一脸鲜血,了无生气的模样,仍然挥之不去,魔咒一般浮现在眼前。

    完了。

    古远征这样觉得。

    从今往后他可能逃不出唐嫃的手掌心了。

    太夫人寿诞当日的初见,他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她,尽管她又娇又横,对他下手还特狠,偏生他就是喜欢极了。

    每天睁开眼,眼前有她的影子,闭上眼,脑海中还是她的影子,总是她,也只有她。

    多么不可思议,二人相识至今才不过半个月,相见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居然已经这么喜欢她了。

    莫名其妙,又不可理喻。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她那么蛮横的闯入了他的心扉,还不讲理的往他怀里塞了一头小鹿。

    小鹿又死心眼儿的只认她一个主人,每逢想起她,听说她,看见她,对他笑,对他娇,对她凶,对他狠,哪怕只是偶然之时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都能让小鹿兴奋得恨不能破开他的胸膛。

    短短半月时间,他便被这头顽劣的小鹿,折磨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幸好她是他的未婚妻,她的姓名,与他连在一起,她的未来,也与他连接在一起。

    熬到明年十月金秋,她就能嫁给他,从此与他朝夕相对。

    可是剩余的一年多的时光,好难熬啊。

    此刻在卧房外面等待,不知她生死的时光,更是寸寸难捱。

    “看来只有等到颂儿回来,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尽管太夫人与众人一样,急着弄清事情真相,但是两相比较起来,仍然更在意唐嫃的情况,“我可怜的嫃丫头,腿上的伤才刚好,这又伤了头!嫃丫头不比别个,从小就是个多灾多难的,养在两位亲家膝下,细细的调养了十多年,身子骨才见好了些,这下又伤得这么重,也不知受得了受不了……”

    太夫人心里是又惊又急,但更多的却是痛,说着说着开始哽咽了,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掌拍在了身侧的长几上,“最好别让我们查出来此事乃是人为,否则无论对方是谁,都得从他身上生生扒下一层皮来不可!”

    “母亲,仔细伤了手。”唐玉疏心里的急怒痛惜不比任何人少,只是习惯了向来不把真实情绪放在脸上,“惊马的事交给颂儿去查,必不至于有什么错漏,现在最重要的,是嫃丫头的身体。”

    唐妧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怕惹得长辈们更加忧烦,只能生生的忍着,憋得眼眶都泛了红,脚下的地毯更被碾变了形,听了太夫人和唐玉疏的话,不知是想安慰同样焦虑的家人们,还是安慰心慌不已的自己,唐妧紧紧的攥着两个小拳头,坚定的道:“三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尽管唐嫃和唐妤才回宁国侯府不久,但是平常她们姐妹四个常在一处,感情非常好。

    这时有婢女快步进来禀报,“恭亲王府的花公公来了,说是听闻了三小姐惊马的事,特意上门来探望三小姐。”

    唐玉疏望向太夫人,征询太夫人的意见。

    太夫人略加思索的道:“说来咱们家与花公公也不必太见外,花公公与嫃丫头似乎也是要好的,今日嫃丫头去恭亲王府,也是为了替花公公向恭王爷求情,就请花公公到梳梨园这边来吧。”

    花富贵一听闻宁国侯府的马车惊了,唐嫃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的消息,当时就急红了眼,一时间也顾不得拉上谢知渊一起前来,在未来的岳家刷上一波好感什么的,急急忙忙对身边的小厮交代了一句,便拉了半车的珍贵药材赶到了宁国侯府。

    花富贵哭天抢地的出现在宁国侯府众人面前,往日里最是爱惜的形象竟也全然顾不得了。

    唐嫃这一受伤出事,他可是比宁国侯府众人还要急切忧心,他们家主子好容易对一姑娘上心了,至少肯为人家小姑娘皱一下眉头了,多难得!这要是人家小姑家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们这些盼着自家主子早日娶妻的人,岂不是还要再苦苦等待二十六年?

    二十六年后,他们家主子都成了年过百半的老头子了,也没必要娶妻了。

    眼睁睁看着他们家主子打一辈子光棍,他做不到,没了王妃日后也就不会有小主子,那他们以后的日子还有什么盼头,还不如随着唐三小姐一起去了算了。

    所以,花富贵的这番作为,全是发自肺腑,没有一丁点作伪。

    清洗了两日的茅厕,花富贵元气大伤,谢知渊身边也不缺他侍候,是以,在唐嫃离开恭亲王府后,花富贵便回屋歇着去了,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装扮,唐嫃出事后又第一时间赶了来,所以今天难得的一脸素净没有化妆。

    见惯了花富贵一贯浓墨重彩的模样,突然这般的清汤寡水,唐玉疏瞧着莫名的觉得很别扭,要不是衣裳和手绢仍旧是颜色浓丽,他都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花富贵来。

    花富贵嚎了一阵子,才想起忘了行礼,赶紧捏着粉红手绢抹了抹眼泪,向唐玉疏母子俩,以及朱氏行礼,“三小姐怎么样了,听说伤得很重,要不要紧?”

    见花富贵如此紧张唐嫃,比起她这个做祖母的,也差不了多少,太夫人心下有些感动,客气的道:“妤丫头正在里头诊治,花公公先坐会儿吧。”

    花富贵应了一声,便在唐玉疏下首坐下,有婢女上了茶,花富贵却看也没看一眼,忍不住就自责起来,“今天这事,说起来都是老奴的错,要不是老奴有求于三小姐,三小姐也不会来恭亲王府,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朱氏闻言摇了摇头,花富贵这么一开头,她也不禁自责了起来,“怎么能怪公公,谁又能料到会忽然惊了马,就算没有公公,难道嫃丫头还能不出门了,倒是我这个做婶婶的失职了,对这丫头太过纵容,明知她随性自由惯了,出门前我也没去确认一下,随行的护卫是不是又被她打发了,像咱们这样的公候门第,哪家的姑娘出门会不带护卫,这不就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