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情敌太强大
    :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是徒添烦扰罢了,况且此事的责任也不该由他们担,太夫人适时地截断了两人的话头,“你们也不用过于自责,有些事情防不胜防,纵然你们做得再好,也总有出纰漏的时候,今后孩子们出门,多派点人手保护就行了。”

    唐妤收拾妥当,从卧房里出来的时候,厅里已经掌了灯,众人神态各异,在烛光笼罩中等待着,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古远征一直痴痴望着卧房门口,一见唐妤从里头出来,高大挺拔的身躯猛地一震,最先开口问:“嫃妹妹如何了?”

    唐妤的神色有几分倦怠,面对众人担忧的目光,微微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脸有些僵了,嗓音也有些沙哑,“大家都放心吧,嫃儿的伤势,没有性命之忧,身上只有些挫伤,倒是不妨事。要紧的是头上的撞伤,伤口不小,失血过多,好在脑部没有太大的损伤,只是看着吓人,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现在已经止了血,伤口我也已经处理好了,并行了针灸,不过今晚怕是醒不过来了,只要明天能醒来,就没有太大的干碍,就是得好好将养一阵子了。”

    众人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实处。

    唐玉疏坐得笔直的身躯,终于不再紧紧绷着,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轻轻的往椅背上一靠,端得是一派儒雅风流。

    唐婠抚了抚胸口,默默舒了一口气。

    唐妧眼里的泪珠,却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地落了下来。

    花富贵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朝着四面八方,各自拜了一遍。

    朱氏喜极而泣,也忍不住跟着念了句,“阿弥陀佛,谢佛祖保佑。”

    太夫人一脸的欣慰,一迭声的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辛苦咱们妤丫头了。”

    古远征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后背上的衣裳,已经湿透了,“我,我能不能去看看嫃妹妹?”

    他现在别无所求,只想陪在唐嫃身旁,说完看了看唐妤,又看了看太夫人,最后将目光投向唐玉疏,急需征得他们的同意。

    唐妤提醒道:“古二少爷,天色不早了,你不回去?”

    古远征才发现天黑了,“我想先看看嫃妹妹,稍后便回去。”

    花富贵跟着道:“老奴也想进去看看三小姐,不然这心里呀总是不安,而且来时我们家主子嘱咐过了,一定要亲眼见着三小姐安好才行。”

    都是对她孙女的关心,太夫人哪有不准许的,于是一面点头,一面站起身来,“那就咱们一起看看嫃丫头吧。”

    卧室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其中夹杂着的血腥气,依旧令人心中一阵阵发悸。

    唐嫃身上的血污已被清理干净,并换上了平日穿的洁白衣裳,额头上的伤处妥善处理好了,一层层缠着纯白的棉布条,静静的躺在那儿,分外的羸弱,由于失血过多的缘故,原就白皙的脸庞,显出了几分森然惨白。

    下午还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小姑娘,这会儿羸弱不堪仿佛纸片人一般,花富贵的心肝都揪成一团一团的,保养得宜的脸上都皱出褶子来了,“哎呀喂,三小姐实在太可怜了,老奴瞧着心都疼了,我家主子这是没看见,不然肯定更心疼。”

    众人:“……”

    花富贵心疼他们都能看出来,但是要说谢知渊会心疼,他们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众人并没有在房里逗留太久,说是看一看,也就真的只是看了看,很快便随着太夫人退了出去。

    临走前,花富贵还不忘替自家主子刷一下好感,指着外间屋里堆成小山的名贵药材,面不红气不喘的对宁国侯府众人说,这些上好的是他们家主子特意吩咐,务必让他送来给唐嫃治伤养身用的的,并转达了他们家主子对唐嫃的担忧和关切之情。

    古远征听得眼皮子抽搐个不停,好想扑上去捂住花富贵的嘴,当着他这个名正言顺的未婚夫的面,挖墙脚挖得这么明目张胆,好气!

    这要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挥着拳头往死里捶了。

    偏偏挖他墙角的是恭亲王,那个年少时便开始浴血沙场,守卫大豫国土十余年的战神王爷,也是他从小敬畏仰望的神坻。

    别说捶了,在恭王爷面前亮一下拳头,他都不敢。

    但是,在娶媳妇儿这事上,他绝对不能怂,也绝不退让,嫃妹妹必须是她的。

    于是他用力地咳嗽了一声,咳得既生硬又突兀,生生打断了花富贵的话。

    花富贵就看了过来,一见古远征的神情,心里便跟明镜似的,哪还有不明白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古远征和唐嫃的亲事,他替他们家主子拆定了,“哟,古二少爷这是哪儿不舒坦了?”

    不期然迎上花富贵阴阴邪邪的眼神,古远征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嫃妹妹伤得这样重,我心里疼得难受。”

    先前只顾着担心唐嫃的伤势,此时太夫人方才想起,唐嫃这回之所以九死一生,捡回了一条性命,全靠古远征及时的力挽狂澜,不禁感慨的喟叹了一声,再望着古远征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感激和慈爱,“今天这事倒是多亏你了,否则我们家嫃丫头,还不知要伤成什么样,我们真得好好谢谢你。”

    古远征摇摇头,愧疚不已的道:“太夫人严重了,我到底还是迟了一步,嫃妹妹还是受了伤。”

    想起旁边还有个对唐嫃虎视眈眈的花富贵,古远征立即挺直了身板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是嫃妹妹的未婚夫,我救嫃妹妹本就是应该的。”

    只恨自己没能早点赶到,没能及时护着嫃妹妹。

    他恨都恨死自己了,哪能当得起这句谢。

    在古远征携妓私奔的事情闹出来后,太夫人与唐嫃原是有着一样的想法,打算找个恰当的机会将这门亲事退掉。

    哪怕后来发现古远征其实是被人算计了,也丝毫没能动摇她们打算退婚的念头。

    直到今日,亲眼目睹古远征对唐嫃的情真意切,太夫人一直以来坚定的要退婚的念头,才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丝动摇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