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意外还是人为
    :

    唐妤和唐婠默契的相识一眼,一起走到古远征面前,唐妧见了姐姐们的动作,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即快速走到唐妤身边,与两个姐姐站成一排,郑重的向古远征行拜谢。

    “无论如何,你救了嫃儿是事实,我们在这里谢过。”

    幸亏在最危急的时候,碰见了古远征和谢誉,否则,最终的情形会是什么样,她们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救命之恩!光是一句谢字都不足以表达。

    太夫人欣慰的连连点头,转身对唐玉疏和朱氏道:“还有淄川郡王那里,可别忘记了。”

    朱氏道:“娘说的是,明日一早就让颂儿亲自登门道谢去。”

    从梳梨园出来,见古远征磨磨蹭蹭走在最后,几番望向太夫人欲言又止,明显是不愿意离开的模样,花富贵便停下脚步,与宁国侯府众人告辞,末了,特意望向古远征邀请道:“古二少爷,天都黑了,咱们一道走吧?”

    “……”

    古远征是恨不能往自己脚上撒点土,在梳梨园的院子里生根发芽才好,如此倒可以从此守着他的嫃妹妹,省得花公公总替那位恭王爷觊觎。

    最后古远征还是无可奈何的与花富贵一起离开了宁国侯府。

    花富贵乘车,古远征骑马,两人有一段是顺路的。

    花富贵突然打起车帘,笑呵呵望着古远征,“古二少爷,上次在畅春园里,老奴跟您商量的事儿,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什么考虑,根本就不用考虑!退婚是绝对不可能的!

    花富贵那笑容刺眼的很,明显就是不怀好意,忍了骂回去的冲动,古远征一脸坚毅道:“我是不会与嫃妹妹退婚的,除此之外,公公要什么我都答应。”

    花富贵经过上回就有些看明白了,这小子是真将唐三小姐放在了心上,自然不指望这小子会主动退婚。

    不过,不管这小子对唐三小姐有多真心,他也势必要拆散了他们这桩婚事。

    他们家主子都娶不上王妃了,他都快要急疯了,还用管别人娶不娶得了妻?管个屁!

    “要是三小姐有喜欢的男子了呢?”

    古远征蓦地一怔,下意识看向花富贵,这点他倒从未想过,“嫃妹妹是我的未婚妻,怎么会喜欢上别的男子。”

    要喜欢也该是喜欢他。

    他会努力让嫃妹妹喜欢他的。

    花富贵不语,笑得意味深长,分道之时,才幽幽丢下一句,“小姑娘家哪有不崇拜盖世大英雄的,况且,还与盖世大英雄有了肌肤之亲。”

    古远征只觉得头皮都炸了,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肌肤之亲!

    盖世大英雄!

    ……

    唐颂回到宁国侯府,直奔春晖堂。

    受伤的车夫被送回前院安置,米粒和米香则回了梳梨园,至于三人身上的伤,都已经请了大夫治疗过。

    唐妤和唐婠唐妧姐妹三个,留在梳梨园照看唐嫃,晚饭也是在梳梨园用的。

    太夫人和唐玉疏以及朱氏,从梳梨园出来后,就一起去了春晖堂,因为等着唐颂的消息,三人便迟迟没有用晚饭。

    其实当唐颂赶到事发之处时,救治伤员安抚善后的工作,已经被谢誉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主要是探查惊马的缘由。

    唐颂风尘仆仆的进了屋子,屋里灯火明亮,太夫人眼见,看见了他发干的嘴唇,赶紧挥了挥手,让单妈妈给他端了杯茶。

    唐颂来去忙活了半天,嗓子当真快冒烟了,从善如流的先饮了一杯茶,润了润嗓子,然后才目光明亮的望向三位长辈,条理清晰的道:“府里的马车没有问题,尤其经常会用到的几辆车,车马房里每天都要检查一遍。

    另外,我让人找了城南的一位老兽医,仔细检查了驾车的马,除了淄川郡王的抛过套索的前腿,马身上再没有其它伤痕,而且老兽医明确表示,那匹马并不曾中毒,也不曾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从最开始马儿发狂之处,一直到马车停下来的地方,也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甚至我还让人问过一部分当时在场的人,包括咱们府上的车夫刘大,还有三妹的两个婢女,也都表示不曾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综合一切情形来看,这回惊马的事情,都像是个意外。”

    太夫人听了,深深地皱了眉头,觉得难以置信,“怎么会是意外?”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唐颂略顿了一下,不等三位长辈发问,便接着说了下去,“问题出在刘大身上。”

    朱氏疑惑道:“今日驾车的车夫刘大?”

    唐玉疏斜着身子倚在旁边的长几上,早已没了乍闻惊讯时的狂暴心情,恢复了一贯的游刃有余的从容姿态,只是环绕周身的气场依然冷得骇人。

    “许多事情看着越是不可能,其实越是接近事实和真相,刘大有没有问题,查了才能确定。”

    唐颂也是这样想的,点头道:“我已经交给宋大总管去查了。”

    “如果那个刘大没有问题呢,难道这件事真的就只是个意外?”太夫人看向孙子和儿子,才不相信她孙女这么倒霉,从一听说这事开始,她就觉得这事多半是人为。

    唐玉疏轻笑了一下,“没准儿就是个意外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他的心里却存了个疑影。

    因为这世间有许多事,都是查不清,道不明的。

    例如,花朝节那天夜里,湘华公主被下了药的事。

    虽然他们全家都心知肚明,这事十有**是唐颂干的,但是谁也没证据。

    陛下或者贤妃娘娘,甚至荆亲王府,都明里暗里派人查探过,不照样什么都没查出来?

    还有算计古远征的幕后黑手,以及城外追杀古远征的幕后之人,雎阳侯府和宁国侯府都派人去查了,到现在也没查出什么结果来。

    决心隐藏在幕后搅弄风云的人,又怎么会轻易让人找到线索,顺藤摸瓜。

    不过不管今日之事是意外,亦或是人为,不管最终能不能查的清,这件事情都不会就这么算了,自然是要继续抽丝剥茧。

    真正的风云还未涌起,即便是隐藏得了一时,也必然隐藏不了一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