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惊醒,噩梦
    :

    “祖母,三妹妹怎么样了?”

    唐颂带着人手赶到现场的那一刻,米香才终于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据米粒说,唐嫃伤得比米香还重,而且最让人揪心的,是唐嫃伤到了头部,血流不止,唐颂瞧见了车厢中大滩的血迹,更是担心得不行。

    提起唐嫃的伤势,太夫人心里便是一阵痛心难受,“你三妹妹伤得不轻,怕是明天才能醒过来,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

    唐颂心里头稍微松快了些,“那我先去看看三妹。”

    太夫人道:“人还没醒,等吃了饭再去不迟。”

    唐颂才意识到什么,“祖母,你们还没吃饭?”

    单妈妈忧心忡忡的道:“可不是还没吃吗,不如世子就留下来,先陪太夫人和夫人,还有二老爷吃了晚饭,再去梳梨园看三小姐。”

    唐颂赶紧吩咐道:“快传晚饭来。”

    花富贵回到王府里,先到了自己的住处,简单梳洗了一番,然后对着镜子,使劲揉了揉眼睛,把眼睛都揉肿了,才去了谢知渊屋里。

    谢知渊晚饭后无所事事,继续看下午没看完的书,听到花富贵变了调的声音,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到花富贵红肿着双眼,一副哭了很久的模样,楞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道:“不是去宁国侯府了吗,小丫头伤得很重?”

    花富贵换了个桃红手绢,摁了摁有点湿润的眼角,“三小姐头上破了拳头大的窟窿,血流得到处都是,从马车里救下来的时候就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老奴过去的时候,就见到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端,三小姐那么个小小的人儿,流了那么多的血,老奴瞧着心都要痛死了。

    更甭提宁国侯府一干人了,太夫人瞧着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唐相大人更是沉着脸一言不发,老奴还从来没见过唐相大人那个样子,哎哟,真是吓死个人了,老奴吓得腿都哆嗦了。

    三小姐的那位双胞胎姐姐,唐二小姐说,今天晚上三小姐势必醒不过来了,至少要等到明天。”

    谢知渊沉默着,半晌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花富贵摁着自己的胸口,偷偷打量着谢知渊的神色,试探的问道:“三小姐是从咱们王府回去的路上出的事,怎么说咱们府里也有些责任的,如果当时咱们多派点人手护送,即便是惊了马三小姐也不至于伤得这样重,要不主子明儿个一块去宁国侯府看看?”

    就在花富贵准备继续劝服的时候,谢知渊突然干脆利落地点头道:“好。”

    花富贵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便是一阵狂喜。

    他就说嘛,他们家主子待唐三小姐与众不同,肯定是上心了,就算其中有唐相大人的缘故,那也是非同一般的。

    这天夜里,谢知渊少有的做了个梦,梦里唐嫃一身是血,突然在他面前倒了下去,谢知渊赶紧伸手去扶,却抓了个空,然后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谢知渊望着漆黑的帐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抬起手,用力地揉了揉眉心,却摸到一头细汗。

    那小东西实在是太能折腾了,最近总是在他跟前出现,搞得他连做梦都梦见了她,真是让人头疼得很。

    惊醒之后,再难入眠。

    谢知渊是从无数个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人,梦中的这种程度或许常人会感到害怕,于身经百战的他而言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偏偏就是这种不值一提的梦境,不仅将他从梦中惊醒过来,而且在醒来之后,心里头竟然还有些不舒服。

    就这样的也算是噩梦吗?

    莫名其妙,着实费解。

    谢知渊干脆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不期然的,梦中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外间守夜的陆岩十分警醒,听到动静立即走了进来,利索的点燃了窗前的灯盏,“主子怎么起来了,可是要喝水?”

    谢知渊点头。

    陆岩走到桌边,倒了杯水送到床前,轻声问:“主子可是在担心唐三小姐?”

    谢知渊:“……”

    应该是吧,毕竟是唐玉疏的亲闺女,她还是婴孩的时候他还抱过她,又是从恭王府回去的路上出的事,他这个做叔的,担心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大概正因如此,他才会做噩梦。

    谢知渊喝了两口水,将杯子递了回去,顺嘴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

    陆岩一听,敏感的小神经被触动,忙安慰道:“还早着呢,主子别着急,还是再睡会儿吧,怎么也得等天亮了,吃了早饭,才好去宁国侯府吧。”

    谢知渊:“……”

    到底哪只眼睛看到他着急了?

    翌日一大早,唐颂便去了荆亲王府,郑重的向谢誉道谢,并奉上了一份厚礼。

    只在荆秦王府略坐了会,随后又去了一趟雎阳侯府。

    同样是向古远征道谢,并奉上同等的厚礼。

    不过他到雎阳侯府的时候,古远征并不在府里,据说是去了宁国侯府。

    表达完了谢意,唐颂便离开了。

    此时京城的大街小巷里,已经传遍了昨日惊马之事。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你们说是不是,人家好端端的走在路上,竟是遭了飞来横祸。”

    “可不是吗,那些世家权贵素来行事就是嚣张惯了的,从来不将咱们普通老百姓的性命放在眼里,当街纵马什么的这种破事这一向还少吗!”

    “不知道就别瞎说,什么当街纵马,人家唐三小姐那是惊了马,从车厢里救出来的时候,血淌了一地,人也是昏迷不醒的,还不知救不救的回来,谁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玩什么当街纵马。”

    “不就是有几个人断了两根骨头吗,这还是伤得重的,还有好些不过是擦破了点皮,别说的那么严重。况且宁国侯府的世子爷赶过去之后,不是还大手笔的给了银子吗?我昨儿还特意去医馆看了,重伤的每人得了一百两银子,就连伤得最轻的也得了二十两,二十两呐!擦破了点油皮就能得二十两,多划算的买卖,唉,只可惜我当时离得太远,毫发无损,没能赚得了那二十两银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