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恭王到访
    :

    “昨日在宁国侯世子赶来之前,从头到尾料理善后的那位少年公子,你们可知道是什么人?”

    “我倒是瞧见了,那位小公子年纪轻轻一身的气派,莫非大有来头?”

    “那是荆亲王府的淄川郡王,传闻在皇孙这一辈里,最得陛下看中的,除了东宫的皇长孙,便是这位淄川郡王了,虽然淄川郡王乃是庶出,但是无论文才武略,都极其的出众,把上头的荆王世子都比了下去。”

    “那般一个待人谦和有礼的少年郎,竟然是个郡王,难怪与皇长孙一般能得陛下看中。”

    “你们说,这个唐三小姐莫不是灾星转世,自打回了京城之后,这才多少日子,就接二连三的闹出这么多事来……”

    就在外头正议论纷纷的时候,恭亲王府的车驾到了宁国侯府。

    唐玉疏上朝办公去了,谢知渊就先去见太夫人。

    去人家家里,当然要跟主人打声招呼,要探望人家孩子,自然要跟家长知会一声。

    谢知渊身份尊贵,即便与唐玉疏交好,将太夫人当作长辈,不过尊卑有别,太夫人也不敢托大,等着堂堂恭亲王拜见。

    听说谢知渊往春晖堂来了,太夫人很是惊诧一阵子,他们家老二又不在府上,恭亲王怎么会这时候过来,难道是为了嫃丫头的事?太夫人带着心里的疑问,扶着朱氏的手臂一起出去迎。

    才出春晖堂,就见到谢知渊远远走了过来,一身玄衣,风仪出众,身后跟着花蝴蝶一般的花富贵,香风阵阵。

    见太夫人就要行礼下拜,谢知渊忙快走几步上前,将太夫人搀了起来,“太夫人不必多礼,我今日过来,只是来看看小丫头。”

    小丫头自然是指的唐嫃。

    太夫人没想到,恭王爷今日亲自上门,竟然真是为了唐嫃。

    太夫人脸上的讶色一闪而逝,旋即充满感激对谢知渊道:“怎么敢劳动王爷大驾,老身替我们家嫃丫头,多谢王爷关心。”

    昨个儿看花富贵那副模样,还以为嫃丫头只是跟花富贵关系好,当时她还想着,嫃丫头和花富贵之间的关系好得,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

    没想到,嫃丫头不光跟花富贵关系很好,还不知何时入了恭亲王的眼。

    谢知渊理所当然的道:“小丫头是在恭王府回来的路上出事的,于情于理我都应当来看看她。”

    花富贵在一旁适时地添油加醋,“我们家主子啊,为着三小姐的事,彻夜未眠,实在是担心得不得了。”

    谢知渊冷冷的一眼扫了过来,花富贵不着痕迹的咽了口唾沫,脸上故作忧愁的表情快挂不住了。

    但是花富贵的身板却挺得笔直,因为他说的都是天大的大实话呀,主子昨夜突然醒了之后就再也没睡了,不是担心唐三小姐又是为了什么?

    哼,嘴硬!

    太夫人闻言心里有些异样,不禁悄然打量了一下谢知渊,见到谢知渊眼底的一片青黑,显然是晚上没有休息好所致,心里登时咯噔一跳。

    花公公说的是真的,向来冷清冷性的恭王爷,待嫃丫头竟然如此挂心!

    脑子里有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又被太夫人狠狠摁了下去,因为那想法太过惊骇,在太夫人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

    谢知渊略沉吟道:“我想去看看小丫头,不知方不方便?”

    太夫人觉得自己不应该想太多,人家恭王爷关心一下相熟的小辈,也是说得过去的呀,于是和蔼的对谢知渊点点头,“方便方便,只是嫃丫头一直昏迷着还没醒,老身这就随王爷去嫃丫头的梳梨园。”

    今日清晨,唐颂前脚才出府,古远征后脚就来了,顶着一双乌黑的眼圈,一脸的憔悴,太夫人见了颇为动容,就允了他的请求,让他去了梳梨园。

    米香伤筋动骨,委实没比唐嫃好多少,被唐妤赶回去躺着了,屋里就只剩下米粒,古远征来了之后,说什么也不肯走了,米粒无奈,搬了张椅子放在床前,古远征便一直守着。

    听闻谢知渊往梳梨园来了,古远征错愕良久,然后与米粒一起到了院子里。

    太夫人解释了一句,“这孩子一早就来了。”

    谢知渊淡漠无波的点了点头,就随着太夫人一起进了里屋。

    唐嫃仍自沉沉的昏睡着,屋里这么多人也毫无知觉,脸上越发的没了血色,如同铺了一层白纸,原本圆润可爱的小脸,仿佛一夕之间瘦了下去,下巴都尖了不少,看起来脆弱得不堪一击。

    谢知渊颀长的身躯立在床前,望着与往常见到的相差甚巨的小姑娘,不自觉地深深拧起了眉头。

    这样的唐嫃活力全无,全然没有了往日里的鲜妍灵动,让谢知渊很不习惯,心里头忽然就有些不舒服。

    谢知渊甚至觉得,哪怕这个小东西是喝醉了酒,胡搅蛮缠,令他无比头痛的模样,也比现在这样毫无生气好得多。

    静默良久,谢知渊才收回目光,语气沉沉的道:“可有请太医过来瞧过?”

    太夫人自打进屋后,便不错眼的盯着的孙女,怎么看怎么心疼,怎么看怎么揪心,听到谢知渊的问话,生怕吓着了孙女似的,不自觉地就放低了声音,“昨天晚间便请了太医院的胡太医过来看过,胡太医说妤丫头诊治处理得恰到好处,他也没有什么需要添补的,妤丫头又是最了解嫃丫头身体情况的,将嫃丫头交给妤丫头倒比他更为妥当。”

    花富贵担忧不已的道:“这都晌午了,三小姐怎么还没醒?”

    太夫人神色添了几分晦暗,“怕是还要再等等,妤丫头说,不会这么早醒。”

    谢知渊眉头拧得更深了,薄唇紧抿,一双眸子深如幽潭,寒意摄人。

    一直悄悄打量谢知渊神色的古远征,看到这里一颗心噗通噗通乱跳起来,心里那种不太妙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恭王爷这副模样明显是很在乎嫃妹妹的啊!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不就是被嫃妹妹强了一次吗,嫃妹妹那是喝醉了,无意而为之,恭王爷这是被强出感情来了?

    古远征感觉要完。

    不过,想到唐嫃到底是还他的未婚妻,气又壮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