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大英雄,好夫君
    :

    明明谢知渊只是情绪稍有转变,屋里的人却都突然觉得压抑,太夫人与朱氏相视一眼,皆是心头巨震,恭王爷这态度,分明是很在意嫃丫头啊!

    是长辈对重视的晚辈的关爱?

    ……应该是。

    恭王爷这样的人,对她们家嫃丫头,除了来自长辈的对晚辈的关爱之情,还能有什么。

    总不会是男女之情。

    恭王爷二十多年了都没对哪个女子生出男女之情来,又怎么可能独独对她们家嫃丫头生出男女之情。

    想太多!

    朱氏轻声宽慰道:“王爷不必过于担忧,妤丫头说了,嫃丫头今天肯定能醒来,只要嫃丫头醒了,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况且又有王爷的福泽庇佑,嫃丫头一定会安好无恙的。”

    古远征道:“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嫃妹妹福泽深厚,这次定会安然无恙的,我曾答应过嫃妹妹,等过几天,带嫃妹妹去郊外放风筝呢。”

    太夫人喜欢听这话,满意的点头道:“好,等嫃丫头身体好了,你们一起放风筝去。”

    仿佛唐嫃明日便能活蹦乱跳似的,古远征咧着嘴高兴地笑了,这是唐嫃昏迷后,古远征脸上露出的第一个笑容,还不忘特意朝谢知渊看了一眼。

    嫃妹妹是我的未婚妻!是我的未婚妻!没恭王爷您老什么事!京城的适龄女子那么多,您老要娶王妃的话,自己挑去!

    谢知渊什么讯息也没接收到,只觉得这小伙子笑得有点傻,配不上小丫头的千伶百俐。

    瞧着古远征的灿烂笑容,太夫人精神为之一振,心里顿时觉得好受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温和的对谢知渊道:“王爷,不如到厅里坐坐,喝杯茶吧。”

    谢知渊有些迟疑。

    花富贵知道,依照他家主子的性子,这会儿肯定是打算走人了,于是赶紧建议道:“主子,都这个时辰了,唐相大人怕是快回府了,咱们不如去前院,到唐相大人的书房里坐坐?”

    太夫人也点头赞成。

    这是个能让他接受的提议,所以,谢知渊想了想便同意了。

    太夫人就让单妈妈亲自带着谢知渊主仆去前院。

    唐妤再次来到梳梨园的时候,谢知渊和太夫人刚走没多久。

    唐妤昨晚在这里守了一夜,硬被她赶走的唐婠和唐妧,天才刚亮就相携着来了,三人一起在梳梨园用了早饭,之后,唐妤才回了一趟自己的院子。

    古远征来了之后,执意要在床前守着。

    唐婠怕屋里人多气息污浊,对唐嫃的病情会有影响,于是牵着唐妧去了小花厅,方才谢知渊一行进了院子,姊妹两个远远的行了礼,便安分守礼的在门口站着,既没有不知分寸的往跟前凑,亦没有跟进屋去凑热闹刷脸熟。

    送走了谢知渊一行,古远征又回屋守着。

    姊妹俩正要回小花厅,就看见唐妤进了院子,于是一起迎了上去,“怎么不多休息会儿。”

    眼前都是唐嫃受伤的情形,睡不安稳比不睡还难受,守在梳梨园心里倒踏实些。

    姐妹三个干脆在院中的花架底下坐了下来。

    唐妤斜着身子坐下,望了眼院角的一树梨花,有些好奇的问:“恭王爷刚才来过了?”

    唐婠和唐妤对此也是又惊又奇,“来过了。”

    唐婠看了眼四周,见院子里安安静静的,压低了声音道:“恭王爷好像很关心三妹,看古二少爷如临大敌的模样,莫不是恭王爷对三妹……有点别的意思?”

    “要换作是别人,我能很明确的告诉你,是,或者不是,但这人是恭王爷的话……”唐妤略思忖片刻,最终摇了摇头,“怕是祖母也看不透。”

    “其实,如果三姐能嫁给恭王爷也不错啊,恭王爷多厉害的人啊。”唐妧两只小爪子捧在胸前,眼睛里亮亮的全是小星星,如果恭亲王能成为她的三姐夫,那得是一件多么令她骄傲的事。

    唐妧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小脸都憋红了。

    唐婠没好气的伸出手指头,用力地戳她小脑袋瓜子,仿佛想把她戳清醒似的,“恭王爷百战百胜从无败绩,连父亲都推崇不已,当真是厉害得不得了呢,可是英雄人物就值得嫁吗?大英雄就能做个好夫君吗?”

    唐妤捂着脑门弱弱的道:“我就是假想一下,三姐的亲事都定好了,当然嫁不了恭王爷。”

    提及唐嫃的婚事,就想起了守在屋里的古远征,唐婠道:“只要古怜灵那猫的事儿就此翻篇了,古怜灵能与三妹和睦相处了,古二少爷倒是个不错的归宿。”

    唐妧猛点头,“古二哥对三姐很好的,成婚后,一定会对三姐更好。”

    唐妤也觉得古远征是个不错的选择,以唐嫃的本事驾驭一个古远征绰绰有余,前提是唐嫃最好能够喜欢古远征。

    心里有个能装着的人,而那个人恰好是自己的夫君,这才是最幸福的。

    唐妤想要获得这种幸福,所以正与杨奕培养感情中。

    同时她也想她的宝贝妹妹能够获得这种幸福。

    中午,谢知渊与唐玉疏在前院吃了饭,在书房里盘桓了约摸半个时辰,两人便一起去了梳梨园。

    唐嫃依旧睡得昏昏沉沉,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据说唐嫃午后会醒,所以谢知渊特意等了一会,但却始终没什么动静。

    古远征时不时看谢知渊一眼,那充满戒备的眼神,看得谢知渊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很显然古远征对他的戒备全都来自于小丫头。

    他会吃了小丫头吗?

    就算他要吃了小丫头,小丫头的亲爹还在这儿,轮得到这小子瞎操心。

    谢知渊并没有跟这小子一样,有继续守在这里的意思,大约逗留了两盏茶的功夫,谢知渊便与唐玉疏一道离开。

    目送两位大佬远离梳梨园,古远征才觉得身上松快了些,同时跟两位大佬同处一室,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喘口气都要计算着力道,哪怕是在嫃妹妹的床前,古远征一样感觉紧张异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