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日久生情
    :

    终于走了。

    尤其是恭王爷。

    一天跑来看两次,想吓死他么。

    还有花公公离开院子时,最后那个回眸一笑,瘆得慌。

    回前院的路上,唐玉疏琢磨良久,也没品出什么滋味来,不由看向谢知渊,“你对古家那小子做什么了,让人对你充满了敌意?”

    谢知渊懒得搭理他,给了他一个凉凉的,让他自己领会的眼神。

    那小子要不是你选的女婿,我能知道那种傻子是谁!

    唐玉疏领会到了,但是还是没搞明白,就问后头的花富贵。

    花富贵悄声道:“还不是因着花朝节那日,三小姐把我家主子……那啥的事。”

    唐玉疏:“……”

    那算什么事。

    外头关于谢知渊和唐嫃,在桃花林中做那种羞人之事的传言,唐玉疏这几天听了很多个版本,但是他一个都没相信,他闺女和谢知渊能有什么,顶多就纠缠不清了一会儿。

    有一次散朝后,偶然撞见几名官员正在悄悄议论此事,唐玉疏上前拍了拍那几名官员的肩膀,在那几名官员惊悚的恐惧目光下,淡定的丢下一句,“诸位,花样撒酒疯了解一下。”

    如果这件事的男主角是旁人,唐玉疏肯定很当一回事,但是谢知渊是什么人呐,那是最硬最冷的石头雕出来的,就算他闺女想跟谢知渊发生什么,谢知渊都不会跟她闺女发生什么。

    况且他闺女不就是喝醉了酒吗,谁喝醉酒不得闹腾一阵子,他家闺女娇娇弱弱的,能把谢知渊一大老爷们怎么地?

    古家小子竟然在意这个,想得未免也太多了些,这不是闲的吗。

    谢知渊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把他眼珠子抠出来擦亮,让他好好瞅瞅,他闺女喝醉酒到底什么模样。

    花富贵颇有几分洋洋得意,行走时扭着他那一杆老腰,“其实不怪人家古二少爷设防,我瞧着,三小姐挺喜欢我家主子的,我家主子也喜欢三小姐。”

    在唐玉疏面前,花富贵不敢说得太多,毕竟是未来的岳父泰山,他家主子和三小姐之间,好容易才有了一星半点火星子,这火都还没烧起来呢,万一要是被准岳父扑灭了,那可怎么是好哟。

    所以只能慢慢的,一点一滴的渗透。

    尽管花富贵觉得他家主子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儿,顶天立地,但是他家主子毕竟和唐三小姐差着辈儿呢,又大了人家唐三小姐那么多,作为准岳父的唐玉疏可未必会同意这门亲事。

    唐相那是什么人呐,要是真不同意,他家主子就是想娶,也难如登天。

    还是等他家主子和唐三小姐难舍难分了,再让唐相知道事情真相吧,到时候看在唐三小姐的份儿上,想必唐相也不会太过为难。

    唐玉疏难得流露出真情实感,望着花富贵时满眼同情,觉得花富贵可能疯了,便好心的让他认清现实,“嫃丫头对你家主子那是对长辈的敬爱,你家主子对嫃丫头那是对晚辈的爱护。”

    忽又觉得后半句不太准确,顿了顿转过头去,看向一言不发的谢知渊,“不过,王爷对嫃丫头有没有过爱护之心,好像还很难说。”

    昨天上午唐嫃在宫里遇到风顺,然后向谢知渊求助,谢知渊却全程保持沉默的事,唐玉疏连细节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谢知渊对唐嫃那算爱护吗?

    用周身的王八之气把人吓走那不算是爱护。

    当场将那风顺剥皮抽筋,然后制成灯笼,挂到咸福宫宫门口,那才叫爱护。

    哼。

    两人说话的声音放得再低,那也就在身边,谢知渊耳聪目明不可能听不见,只是不予理会。

    他又不是小丫头的亲爹,爱护小丫头怎样,不爱护又怎样,很值得讨论吗。

    花富贵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他家主子在准岳父心里,留下了这么个印象,不妙,相当不妙,得赶紧挽救一下,“当然爱护啦,我家主子就是面冷心热,唐相大人您是知道的。

    更何况,我家主子待三小姐,可与待旁人有所不同,这要是换作旁人惊马受了伤,我家主子随口问上一句,那就算是顶了天了,哪里还会亲自上门探望呢。

    唐相大人您有所不知,我家主子得知三小姐受伤,昨儿个可是担心得一宿都没睡好。”

    唐玉疏点点头,勉强相信他家主子对嫃丫头,是有几分关爱之情。

    嫃丫头受伤不醒,他家主子亲自上门探望,这委实十分罕见,太难得了。

    唐玉疏脚步不停的抬手,向谢知渊揖了揖,“那就多谢王爷了。”

    谢知渊默然。

    不明白这个问题到底有什么值得聊的。

    为了他家主子能早日娶上王妃,花富贵继续想着法儿的创造机会,“可惜三小姐到现在还没醒,主子,要不明天咱们再来一趟吧,明天再来三小姐肯定已经醒了,要是三小姐见到主子您来看她,肯定很高兴,这人呀只要一高兴,心情愉悦,多重的伤势都能很快好起来。”

    末了,还不忘拉上唐玉疏,“唐相大人您说是不是?”

    嫃丫头即便是醒了也很虚弱,看不看的其实没什么必要,但是人家一份心意也不好拒绝,唐玉疏嗯了一声欣然应道:“王爷若是得空,尽管过来坐坐。”

    谢知渊:“……”

    心情愉悦有助于身体康复,这个倒是有一定的道理。

    只不过,小丫头见到他会高兴吗,他怎么没有察觉到。

    昨天在宫里遇到危险时,见到他倒的确挺高兴的。

    谢知渊目前还在养伤期间,平时除了看看书,下下棋,散散步,确实没什么事,见唐玉疏都这样说了,谢知渊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花富贵得逞了,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日久生情,日久生情,相处越久,感情越深!

    唐三小姐受了重伤,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他家主子就是再不解风情,看着小姑娘那样娇弱,多少也会心生一点怜惜吧,这怜惜着,怜惜着,情分不就自然而然的有了!

    最重要的是,古家那小子时时守在床前,万一守得唐三小姐动心了,把他家主子抛诸脑后了怎么办?他都没地儿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