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080醒了
    :

    说来不巧的很,谢知渊的车驾才离开宁国侯府,唐嫃就醒了。

    见到她浓密微翘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古远征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直到那对美丽的蝴蝶扑扇着翅膀飞起来,隐藏了一天一夜之久的春露般的眼眸,冲破了重重障碍阻隔重新绽放在面前。

    古远征才陡然意识到,这一天一夜里,他最期待的一件事,终于被他等到了。

    “嫃妹妹!”

    这一声里,饱含着的惊喜,快要溢出来似的。

    唐嫃缓缓转过头来,猛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大大的笑脸,满是激动和兴奋。

    初醒时眸子里的茫然,一下子被疑惑取代,唐嫃眨了一下大眼睛,咦了一声,“古远征?你怎么在这里?”

    古远征从椅子上跳起来,半蹲半跪趴在床前,近距离盯着唐嫃的脸,欣喜不已,“是我是我,嫃妹妹,你总算醒了。”

    唐嫃抬起手一边揉着额头,一边回忆失去意识之前的事,咝!不小心碰到了额角上的伤口,顿时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唐嫃这才豁然记起来,傍晚时分,她们主仆从恭王府出来,在回府的路上,突然惊了马出了车祸!

    见她皱着脸十分痛苦的样子,古远征紧张得不得了,一瞬间脸都青了,“嫃妹妹,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疼?”

    唐嫃轻轻的点点头,紧紧咬着牙,一时说不出话来,刚醒来时身体还麻木着,这会儿才觉得痛,浑身上下哪哪儿都痛,尤其头上最痛。

    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她记得很清楚,骤然惊马时,她一个不防就撞到旁边的小几上了,而且她还正倒霉的撞在了尖角上,那可是纯实木的家伙啊,脑袋没被劈成两半倒算她命大。

    唐嫃痛得哼哼了片刻,忽然想起重要问题,“古远征,我的胳膊腿都还在吗?”

    想到这个她都不敢动弹,整个心都提了起来,生怕万一少了个零件,她的后半辈子可怎么办。

    “在在在,都在呢。”

    “没有变残废吧?”

    “没有残废,嫃妹妹你就是头上的伤比较重,二小姐说,你身上只有些磕磕碰碰的小伤。”

    “真的?没骗我?”

    古远征几乎被她逗乐了,嫃妹妹怎么这么可爱呢,“不骗你。”

    唐嫃见他说得斩钉截铁,终于松了口气,这才迟疑着动动手动动脚,哪知不动还好一动就到处疼,尤其是脑袋,又痛又晕,才动一下,眼前就闪烁着小星星。

    “嫃妹妹,你怎么了?”

    “疼,晕。”唐嫃瘪嘴道。

    “那、那怎么办?怎么办?”古远征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脑子里轰隆隆的一团浆糊。

    “我姐姐呢?”这里的姐姐指的是唐妤,从前她身体不舒服了,都是唐妤守在她的床前,就算只是普通的风寒发个烧,唐妤都要在她床前守一夜。

    小时候她的身体委实弱不禁风了些,唐妤被生生逼成了对她的草木皆兵。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唐妤管她管得那么严,她生个小病受个小伤唐妤就紧张得不得了。

    有多少在意,就有多少恼怒。

    长久以来守在身边的人都是唐妤,忽然变成了古远征,唐嫃很不习惯,而且心里也有些不踏实。

    “对对对,二小姐!嫃妹妹你等一下。”想起唐嫃那位医术高明,连胡太医都服的姐姐,古远征眼睛顿时一亮,就像找到了主心骨。

    古远征说完就站了起来,飞快地朝外面跑了出去,站在门口扶着门框,对着院子里花架方向大喊:“嫃妹妹醒了,二小姐!二小姐!嫃妹妹醒了!”

    花架下闭目养神的唐妤闻讯一惊,立即起身,拎着裙摆就往房间里匆匆跑去,与往日沉稳冷清的模样大相径庭。

    “三姐终于醒了!”唐妧高兴极了,也有样学样,拎起裙摆就跑。

    唐婠不疾不徐尾随其后,嘴角弯弯,心情极好的样子,对院子里的小丫鬟道:“三妹醒了,快去祖母和母亲那儿报个信。”

    唐玉疏和唐颂此时不在府里,太夫人和朱氏听闻唐嫃醒了,定会派人去通知他们叔侄的。

    古远征跟在唐妤后面进屋,由于太过紧张差点绊一跤。

    “姐姐。”

    唐妤脚下急匆匆的一进屋,就看见床上的唐嫃皱着小脸,正用手捂着额头上受伤的位置,用一种极其可怜的眼神望着她。

    “你个臭丫头,怎么这样不省心。”

    唐妤忍了一天一夜的泪水,终于在走到床前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姐姐,你别哭。”见到唐妤流眼泪,唐嫃心慌不已,唐妤很少流泪,仅有的那么几次,也全都是因为她。

    “三姐三姐,你可吓死我们了。”唐妧本来是喜笑颜开的跑进来的,或许是因为太过高兴,或许是被唐妤的情绪感染了,说着说着眼眶里就有泪光闪烁。

    “怕我哭你就好好的!”唐妤在床边坐下,抹去两颊的泪珠,狠狠瞪了唐嫃一眼,然后就开始把脉。

    古远征紧张兮兮道:“二小姐,你快给看看,嫃妹妹好像很痛。”

    还是最后进来的唐婠看不下去,温婉轻快的出言宽慰了几句,“昨天二妹就说了,三妹今天便会醒过来,只要能在今天之内醒过来,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古二少爷您自己也看到了,一切都在二妹的预料之中,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家三妹吉人自有天相。”

    随后脚步不停的走上前去,用帕子给唐妧擦了擦眼泪,“三妹否极泰来,多高兴的事,不要哭。”

    唐妤把完脉,又细细问了几句,唐嫃一一答了,唐妤便点点头,“没什么大事,恭喜你又逃过一劫,只是你这身子骨,得好好养一阵子了。”

    到了此时,压在古远征心头的大石才算真正落了下去。

    “二小姐,药好了。”

    唐嫃醒来便要喝的药,早在半个时辰前就煎好了,一直放在廊下的炉子上温着。

    刚才古远征大喊唐嫃醒了,米粒听了跑进来看了一眼,之后见唐妤进了屋,她就赶紧去廊下取药。

    米粒的右臂受了伤,尽管没有骨折,这几天却使不上力,于是由她领着,让一个小婢女端着药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