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与她共苦
    :

    唐嫃拉起被子将自己藏了进去,假装自己隐身了,大家都看不到她看不到她。

    古远征:“……”

    她这副怂样儿唐妤见多了,淡定的接过药碗,用勺子一下下搅拌着,“不是喊着头晕头疼吗?乖,吃了药就会好受些。”

    米粒在唐嫃身边侍候多年也是习惯了,拿了提前准备好的一碟子杏脯出来,“小姐您还是趁热喝了吧,反正迟早也是逃不过的。”

    米粒就差没有直说……小姐您要再这么磨叽,惹得二小姐暴脾气上来,肯定又要强灌了,何必讨那个苦头吃,自觉点不好吗,反正有二小姐盯着,您就是少喝一滴都是不成的。

    果然经米粒这么一提醒,想到从前悲惨暗黑的经历,唐嫃终究不得不拉下被子,视死如归的露出了脑袋。

    古远征这下知道了,原来嫃妹妹怕吃药。

    原本古远征见唐妤优雅的端着药碗,动作熟练的搅拌着碗里的药汁,必然是打算亲自喂给唐嫃吃的,姐妹情深嘛不是。

    万万没想到,当唐婠扶着唐嫃坐起来后,唐婠却取出了勺子,将药碗塞进了唐嫃的手里。

    古远征:“……”

    嫃妹妹那么怕苦,怎么能拿碗喝药!

    没等古远征回过神来,唐嫃就已经举起药碗,一仰脖,大口的咕噜咕噜喝完了,比她平时吃饭的速度还要快。

    古远征:“……”

    他从小身强体健壮得跟个小牛犊子似的,几乎没怎么生过病,也就少有喝苦药的记忆,但是他见过他妹妹古怜灵吃药啊,都是她母亲一勺一勺喂着慢慢吃的。

    不由看呆了。

    唐嫃是从小吃药吃怕了,不屏息凝神一口气喝完,不然她是没法再喝第二口的。

    最后一滴喝完,碗还没放下,苦味便翻江倒海的往上涌来,唐嫃猛地往床沿上一扑,趴在床沿上大口大口的呕吐。

    “嫃妹妹!”

    “三妹!”

    “三姐!”

    古远征吓得脸都白了,唐妧更是捂住了嘴,就连素来沉着的唐婠,都被吓得不轻。

    又是这样。

    唐妤泪湿眼睫,早已做好了准备,将唐嫃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为她擦去嘴角的污渍。

    米粒自然也早料到会如此,在唐嫃开始喝药的时候,就站到了床边,等到唐嫃发作时,立即拿走唐嫃手里的空碗,以免唐嫃难以顾及时,会打碎碗,伤了自己,随后又在唐嫃吐完之后,递上一杯温度恰当的清水,“小姐,漱漱口吧,会好受点。”

    将唐妤和米粒的反应看在眼里,唐婠似是明白了什么,声音有点发颤,“每次都是这样吗?”

    原就因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这下更是连点儿人色都没了,唐嫃吐得奄奄一息,勉强抬起头喝了两口清水,便无力的趴在唐妤的腿上,本来脑袋就晕得厉害,这下更难受了。

    唐妤点点头,“这还算好的,有时候闻到点药味都要吐很久。”

    古远征心疼到不知所措,“为什么会这样?”

    唐妤道:“你若是从出生那天就开始吃药,一直吃到十岁,你也会这样。”

    唐嫃小时候身体不好的事情,古远征听说了,只是没想到她的小时候的身体情况,比他曾经想象中的还要差那么多,古远征愈发的心疼了,最让他难受的是,他除了心疼什么都做不了。

    想要说句安慰的话,于她而言,却都是那样的无力,古远征嘴唇嗫嚅了几下,最终抿得死死地。

    米粒领着小婢女迅速将地上的呕吐物清理干净,以免唐嫃闻着味儿会更不舒服。

    见唐嫃渐渐缓过来了,唐妤便抬起头,望向米粒吩咐道:“再拿一碗来。”

    然后低下头软语对唐嫃道:“没办法,姐姐也不想你这么痛苦,可是你底子不好,这回又伤得这样重,不能不吃药。”

    唐嫃虚弱却坚定,“我吃。”

    因为听出了唐妤故作平静之下的难过。

    况且这药是她非吃不可的,不然唐妤绝对会摁着她强灌。

    很快米粒又送上一碗药,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跟在米粒后头的那个小婢女,捧着的托盘上,一直都是放着两碗药的,只是一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唐嫃身上,没有人留意这点而已。

    唐婠愈发觉得心酸,有些不忍去看。唐妧更是别过头,悄悄抹起了泪。

    唐嫃正要伸手去接那碗药,古远征突然说了一句,“嫃妹妹,你等我一下。”然后一阵风跑了出去,离开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只碗,是刚才第一次喝药用的碗。

    屋里众人都愣了一下。

    唐嫃搞不清楚他打算做什么,反正不管他打算做什么,该喝的药她总是药喝的,况且她好容易才做好准备,并且鼓起勇气,哪能就这么偃旗息鼓,所以楞了一下之后,还是毫不犹豫的接过了药碗。

    没过多久,古远征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药。

    唐嫃一头雾水,“你要干什么?”

    古远征举起药碗,“嫃妹妹,我陪你一起喝。”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来,他还能做些什么,他愿与她共苦。

    唐嫃:“……”

    唐妧瞪着眼睛瞧着他,“古二哥,我三姐这回没吐。”

    “……”啥意思?

    见到小婢女手里的空药碗,米香手里的空水杯,还有唐妤手里的蜜饯,以及唐嫃鼓鼓的腮帮,古远征顿时傻眼了,“嫃妹妹,你已经喝完了?”

    唐嫃一边点头,一边嗯了两声。

    古远征:“……”

    瞧见他呆若木鸡的模样,众女不知怎的竟想笑,刚才心酸难过的气氛,无意间都被冲淡了。

    “古远征,你……”

    话才刚起了个头,忽然睁大了双眼,唐嫃一下子呆住。

    众人也都无一例外的都怔了住,谁也没想到,在明知唐嫃已经喝完药的情况下,他还把手里的药喝了。

    只见古远征毅然举起碗,与她方才一样,一仰脖,将一碗药喝了个干净,然后随手抹了一把嘴,分外认真的对唐嫃道:“嫃妹妹,以后每天你喝药,我都陪着你,你喝一碗我就喝一碗,你喝两碗我就喝两碗,总之你喝多少我都陪你。”

    众人皆有些动容。

    唐嫃心下很受感动,怔怔的瞅着他,没好气的嗔道:“你真是个傻子,古二傻子。”

    古远征却扯着嘴角笑开了,他喜欢这样鲜活的她。

    太夫人和朱氏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见到垫着靠枕坐在床头的唐嫃,婆媳俩欣喜不已的快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