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被合伙欺负
    :

    含着杏脯压下胃里的翻涌,唐嫃慢慢的缓过气来,便觉得腹中饿的厉害,于是唐妤喂她吃了一碗粥。

    就唐嫃那样的饭量,又是饿了一天一夜,一碗蔬菜瘦肉粥远远不够,但是唐妤却不允许她多吃,任她软磨硬泡都没甚用。

    唐妤不关心她的肚子,只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众人心里虽然有些不忍,但却一致站在唐妤这边。

    太夫人还柔声哄道:“嫃丫头乖乖听话,忍一忍,等你身体好些了,你想吃什么,祖母就让厨房给你做,厨房做不出来的,就让人出去买。”

    古远征立即接道:“嫃妹妹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买。”

    也是在这时候众人才明白,为什么唐嫃醒来后,唐妤没有第一时间让她用餐,而是先让她吃药。

    因为依照唐嫃的情况,即便是先吃了东西,喝了药之后也会全部吐出来。

    这样反而更伤身。

    折腾了半晌,又与大家说了会儿话,渐渐地有些精神不济,额角的撞伤,再加才刚醒没多久,唐嫃头晕的厉害,众人怕打扰她休息,没有多作逗留,除了唐妤留下来,其余人一起离开。

    古远征在院子里徘徊良久,最终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唐妤施了针之后,唐嫃便沉沉的睡了,这回没有睡太久,天色刚黑透,唐嫃便被饿醒了。

    米粒喂她吃了一碗鸡丝面,唐嫃觉得才刚垫了个底,可是米粒却再不肯给她吃,唐嫃抱着被子卷就要打滚耍无赖,瞧见她亲姐幽幽的眼神瞥过来,立即收敛了。

    每次她生病的时候,还不听话,唐妤就会很暴躁,唐嫃若不老实点,必定要挨收拾。

    米粒看着她们家小姐那怂样儿忍不住偷笑。

    从小到大,唯一能治得了她们家小姐的人,就是二小姐了。

    晚间唐玉疏和唐颂过来看她,正好唐妤出去了,唐嫃逮着机会就开始告黑状,“爹爹,姐姐欺负我,我太可怜了。”

    唐玉疏不置可否,“所以呢?要爹爹帮你欺负回去?”

    唐嫃使劲点头,一时忘了自己脑袋被开了瓢,才好一点的脑袋更晕了。

    唐玉疏果断拒绝,“都是我的闺女,我不能偏心。”

    唐嫃抽抽搭搭的抱着他爹的胳膊,告状的时候还不忘顺便撒个娇,“爹爹您就忍心看着我被欺负得这么惨吗?”

    唐玉疏深深皱眉,“不忍心。”

    唐嫃闻言一喜,可惜这一丝喜意还未上得眉梢,就消逝无踪。

    因为唐玉疏在关键时刻,话锋一转,“爹爹看好你哦,自己欺负回去吧。”

    唐嫃:“……”

    她要是能欺负得回去还会告这个黑状吗!老爹您这个支持还能更不走心一点吗!

    唐颂在旁边都快笑喷了。

    唐嫃见这破哥哥笑得这么欢乐,立即调转枪头对准了他,“大哥,要不你帮我欺负回去?”

    唐颂一噎,“哪有做哥哥的欺负自己妹妹的。”

    “那你这个做哥哥的就能看着自己的妹妹被欺负?”

    “自然是不……”

    唐妤便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你们在密谋什么,哪个哥哥要欺负哪个妹妹?”

    唐嫃毫不犹豫的把破哥哥给卖了,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情真意切,“大哥说姐姐你太残忍了,不仅不让我吃饱饭,还时时盯着我喝那么多苦药,大哥觉得我都病成这样了,委实也太可怜了,他都看不下去了,正自告奋勇要帮我报仇,我就劝大哥不要这么冲动,大家都是亲兄妹,何必呢,况且姐姐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我好呀,我都是知道的呀。”

    唐颂:“!!”

    他这位三妹简直就是小混球一个!

    “二妹啊,其实我……”

    唐颂想解释一下,但是唐妤却不听。

    唐妤淡然的目光从唐颂身上掠过,最终落在坐在床前的唐玉疏身上,“爹,是嫃儿说的这样吗?”

    唐玉疏一脸正气,“没错。”

    唐颂:“!!”

    他哪儿得罪他二叔了!

    破三妹哪里像是被欺负了,栽赃嫁祸玩得不要太溜!

    他们父女三个合起伙来欺负他才对!他不就是没忍住笑了一会儿吗,都没发出声来,至不至于有那么大的罪过。

    偏偏唐妤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颇为愧疚自惭的样子,“我也觉着我自己太残忍了,大哥批评的对,妹妹的确是大错特错,错得离谱,那么今后嫃儿喝药的事,我就全权交给大哥了。”

    让他盯着三妹吃药!

    唐颂直觉这差事是个坑,还是个超级大坑,能活埋了他的那种,正要拒绝,唐妤忽然笑眯眯瞅着他,幽幽凉凉的补充了一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大哥可要办好这桩差事,不然……”

    那小尾音拖得,唐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怎么的,就想起那回古远征喝了唐妤倒的茶,然后变成了好几天哑巴的事情。

    他这位二妹可是心狠手辣的很啊,唐颂感觉自己这回要完。

    从梳梨园出来的时候,唐玉疏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深沉的叹了口气,留下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然后姿态风流潇洒的走了。

    “……”

    什么意思?提前为他即将开始的凄惨的命运哀悼吗?

    唐颂越发觉得自己这回要栽一大跟头。

    不带这么玩儿他的,他们可是嫡亲的堂兄妹啊!

    莫非他是捡的?

    古远征回到雎阳侯府的时候,日头才刚刚有西垂的迹象,一路直奔自己居住的院落,见到古怜灵正在院子等他,猛地就想起今早临出门时,曾答应过要给她买蜜饯点心的事。

    然而他满心满眼里都是唐嫃,早把这事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古远征脚下一滞,随即转头就走,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

    古怜灵见状懵了一下,原本见到二哥回来,脸上绽放出的笑容,这时也不由得一僵,回过神来之后,立即起身追过去,“二哥,你去哪里?”

    见古远征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古怜灵就一把上去抱住了他的胳膊,嗔怪道:“二哥,你怎么见到我就跑,我很可怕吗?”

    古远征不得不停下脚步,“去百味斋给你买点心和蜜饯。”

    因为养了多年的大白猫死了,古怜灵这些天一直情绪低落,难得提出了这么个小小的要求,他竟然还给忘到了脑后,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低下头看着他两手空空,古怜灵顿时皱了眉头,语气颇有些失望和懊恼,“二哥你,没给我买啊?”

    古远征歉疚的道:“忘了,时候还早,我这就去给你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