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嫃妹妹,亲妹妹
    :

    “等你买回来,天都黑了,大晚上的,我才不要吃,还是算了吧。”

    到底是有几分失落。

    不仅仅是因为吃不到心爱的点心,更因为满怀期待的等了一整天,却发现根本没有被人放在心上。

    古远征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抱歉,是二哥不好,明天二哥给你买双份。”

    古怜灵噘嘴,“当人家是猪么,买那么多,我又吃不完。”

    想到她那小猫一般的饭量,古远征不由得摇头叹息,“你倒还真好意思说,你一整天吃下去的东西,还不够别人一顿的量,要是换作嫃妹妹,别说双份了,就是再多加两份,都能一口气吃得一点不剩。”

    话一出口古远征就后悔了,他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满京城谁不知道,古家大小姐有只心爱的白猫,平时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带着。

    古怜灵养了大白猫好些年,大白猫便是她最亲近的伙伴。

    然而,大白不仅死在了唐嫃的手里,而且唐嫃还是当着古怜灵的面,将大白从二楼抛入湖中的,古怜灵可谓深恨唐嫃,杀了唐真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古家人明里暗里想尽办法拦着,古怜灵早就不管不顾的打上门去了。

    事情发生到现在才没几天,古怜灵心头的恨意还未消,古家人最近几天时刻警醒着,根本不敢她面前提及唐嫃,甚至有关于宁国侯府的一切,都尽量不要让她听到只言片语。

    古远征刚才也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说起了唐嫃。

    满心的念着,不由自主啊。

    “我就说,二哥为何出去了一整天,到现在才回来,原来是去了宁国侯府。”

    古怜灵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望向古远征的眼眸里,满是恼怒和说不尽的委屈。

    “难怪忘了给我买点心和蜜饯,原来是陪你的未婚妻去了,在二哥的心里,怕是已经没有了我这个妹妹罢,还没嫁过来,二哥心里就只有她了,他日若是嫁过来了,这府里哪还有我的立足之地。”

    古远征原本是既愧疚又心虚,可被她这么一闹腾,心里顿时就冒出了几分火气,“说这些赌气的话做什么,雎阳侯府是你的家,如何会没你的立足之地!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今日的确是去了宁国侯府,嫃妹妹昨日惊了马,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嫃妹妹是我的未婚妻,我能置之不理不闻不问吗?以前二哥答应给你买东西,不也常有忘了的时候,怎么今天就不依不挠,浑不讲理了,还非说什么二哥心里只有她,没有你!你是二哥嫡亲的妹妹,二哥心里能没有你吗?嫃妹妹嫁过来也好,没嫁过来也好,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古远征陡然严厉的神色,让古怜灵愈发委屈了,至于古远征都说了些什么,古怜灵一句都没听进去,“二哥就会护着她,我说什么都是错,做什么都是错,明明是她杀了大白,二哥却只知道教训我。”

    古远征着实头疼得很,不就是忘了买点心吗,怎么又扯上那日的事了,就事论事不行吗,“大白的事已经过去了,孰是孰非,大家心里都有数,不要与今日的事混为一谈,忘了给你买点心和蜜饯,是二哥的错,跟嫃妹妹没有任何关系,你只管埋怨二哥就是了,干什么非要扯到嫃妹妹身上去,讲点道理行不行。”

    古怜灵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一声,又气又急的跺着脚指着他,“你看你,还说不是在护着她!要不是唐嫃,二哥怎么会忘了答应我的事!二哥你变了,你以前不这样的!”

    古远征额头青筋乱跳,“你以前也不这样!”

    古怜灵愣愣望着他,哇地一声哭了,“二哥你为了她凶我。”

    古远征最见不得宝贝妹妹哭泣,瞬间就怂了,忙用他平生最温和的声音哄道:“哎哎哎哎,你别哭哇,都是二哥不好,二哥错了,二哥是大混蛋,不该对你这么凶,要不这样,你打二哥一顿出出气?别哭了好不好?”

    “不要!打轻了你根本不疼,打重了我下不了手,二哥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古怜灵继续哭,不是为了威胁而哭,而是想到了大白,心中伤痛难以自持,“除非二哥答应我,明天陪我一整天,不去见那个唐嫃。”

    为什么,为什么二哥的未婚妻会是那个唐嫃!

    她恨唐嫃。

    古远征剑眉紧拧,“能不能换个别的要求,我对嫃妹妹说过,要每天与她一起吃药的。”

    古怜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抬起头来望着她家二哥,“跟她一起吃药?”

    “是啊,嫃妹妹不容易。”

    古怜灵心里更心酸难受了,“唐嫃不容易,难道你亲妹妹我就容易了?二哥果然是一心只惦记着她,从前我吃药的时候,也没见二哥陪我一起喝过。”

    “我的未婚妻,我自然要惦记着,难道要等别人惦记?”

    不用等了,已经有人惦记上了,不对,应该是有一尊大佛,惦记上了。

    见古怜灵哭得更伤心了,古远征便耐心的向她解释,“你有所不知,嫃妹妹从小身子骨就不好,吃了整整十年的药,都吃伤了,闻到点药味就要吐,更别提喝药了,作为他的未婚夫,我什么也做不了,唯有与她共尝一份苦药。”

    古怜灵后退一步,满脸泪水,决然的望着他,“所以二哥的意思是,你所有的时间都是她的,连陪我这个妹妹一天的时间,都挤不出来是吗?”

    “不是,我……”

    “我只要二哥明天陪我一天。”

    “嫃妹妹才刚醒,能不能换一天?”

    “嫃妹妹,嫃妹妹,又是嫃妹妹,总是嫃妹妹!二哥是不是不打算要我这个亲妹妹了!”古怜灵歇斯底里哭喊着,“那个唐嫃心狠手辣,凶蛮残忍,她有什么好的,值得二哥这样挂心,我讨厌她,我恨她,她杀了我的大白,又抢走了我的二哥,呜呜呜……”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我不去了还不成吗,我明天陪你,哪都不去了,你别哭了行不行?”

    至于嫃妹妹是否心狠手辣,心思歹毒,古远征话到了嘴边,又迅速咽了下去。

    不能再分辩了,也不能解释什么了。

    他这妹妹也不知道怎么了,跟她讲道理完全听不进去,一说起关于嫃妹妹,她就开始胡搅蛮缠。

    因为大白吧。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不过是死了一只猫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在她的心里,这么多年来大白陪着她成长,陪她着玩乐,陪她说话,大白就是她最重要的小伙伴。

    她与大白之间的亲密,是他们这些亲人都无法比拟的,失去了大白,就是目前她人生之中最大的事。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杀了他的亲人,或是陪伴了他多年的小伙伴,并且是当着他的面杀害的,不论是因为什么缘故,他也是会恨毒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