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084打包带走
    :

    翌日清晨醒来,唐嫃的精神好了很多,只是脑袋仍然有些晕,还得继续卧床休养,唐婠和唐妧才进了屋坐下,古远征的小厮古达求见。

    古远征出门很少带随从,大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所以唐嫃对古达无甚印象。

    米粒将古达直接带了进来,这里是唐嫃的闺房,古达低眉垂首不敢乱看,隔着屏风向唐家姊妹行礼。

    昨天古远征临走前,说今天还要来陪她,如今见来的却是古达,唐嫃就有些明白了,“可是你们家二少爷有什么事?”

    倒没有被放鸽子的失落,唐嫃昨日就与古远征说了,他昨天在这儿陪了她一天,今天就不必再来了。

    唐嫃倒不是不待见他,多个人陪她说话,她求之不得,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他自己做点什么去不好,陪她待在屋里多闷得慌。

    她还要卧床修养好久呢,又岂能让他天天来陪着。

    只不过是古远征坚持要来陪她罢了。

    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脱不开身,这样也好。

    果然就听古达老老实实道:“我家二少爷派小的来宁国侯府,统共为的两件事,第一件便是让小的转告三小姐,说是原本与三小姐说好的,今日要来宁国侯府陪三小姐,只是不巧,二少爷今日临时有事脱不开身,不能来宁国侯府陪三小姐了,还望三小姐见谅。”

    唐嫃对此全然不在乎,“没关系,让你家二少爷自个儿忙去吧,我自有家中姐妹们陪伴。”

    古达继续道:“第二件事,便是替我家二少爷,向贵府二小姐求一碗药,就是三小姐喝的药。我家二少爷说了,纵然他来不了宁国侯府,但这药,还是一定要陪三小姐喝的。”

    唐嫃听得一愣,来不了就算了嘛,还派人把药取回去喝,至于吗!

    唐妤看了她一眼,莞尔一笑,吩咐身边的红菱,“找个干净的坛子或罐子,给古二少爷装碗药去。”

    红菱应了一声,与米粒相视一眼,不由都抿嘴笑了,两人一起往外走。

    古达便跟在后头离开。

    卧房里便只剩下唐家四姐妹。

    唐妧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笑开了,“我刚才还想着,古二哥今天既然来不了,这说好的陪三姐一起吃药,可不就吃不成,变作一番空话了么,等古二哥日后再来看三姐的时候,可要怎么挽回今日的这出尔反尔?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古二哥竟然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派人来把药取回去喝,哈哈哈,这下倒不会食言了,哈哈,笑死我啦,古二哥真有意思,太逗了!”

    唐嫃有些哭笑不得,这傻子,每次出现都能带来乐子,不出现照样能带来乐子,与他做个好朋友,今后的日子定会很有趣,至于与他做夫妻嘛,好像也不怎么排斥。

    此时唐嫃考虑婚事,无关乎情爱,只在意今后的生活,能否与现在一样,每天都过得高兴快乐。

    唐妤笑着感慨道:“古远征对你倒是有心。”

    唐婠笑得花枝乱颤,闻言不由打趣道:“  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正好你与古二公子订了亲,你就只管等着以身相许吧。”

    救命之恩什么的,“不是还有个淄川郡王?”

    唐婠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你还想许两个不成?”

    唐嫃玩笑道:“大伯父都纳了那么多姬妾,我才许两个有什么不可以。”

    唐妧眼睛都瞪大了,“许,两个……”

    唐婠摊手,“当然可以啊,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本事。”

    唐妧:“……”还可以这样吗!

    唐嫃认真考虑了一下,煞有介事的道:“还是算了吧,省得以后他们争宠,闹得我头疼。”

    唐妧满脑子都是古远征和谢誉因为争风吃醋扭打在一起的画面。

    唐妤嗔道:“你们两个尽会胡说八道,也不怕带坏了小妧儿。”

    唐妧双手捂脸,惨呼道:“我觉得我已经被带坏了,怎么办二姐,我、我还能救得回去吗?”

    唐嫃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太肆无忌惮,乐极生悲头晕了,赶紧抱着脑袋,靠在那儿不敢动弹。

    这时红菱和米粒进了屋,说古达抱着药坛子走了,中午和晚上,到了唐嫃吃药的时间,他还会再来取药。

    唐妧不解道:“何不叫二姐给他开副药,拿回去煎了吃不是更方便,何必一天三趟的跑,来来回回这样麻烦?”

    红菱笑道:“我们也是这样问的,古达说,他们二少爷说了,要与咱们三小姐,吃同一个锅里的药,同一时分煎的药。”

    众女听了皆是笑得不能自已,宁国侯府这一辈里唯一的男丁唐颂,就是在这时施施然走了进来,瞧着妹妹们一个个笑逐颜开,不由得十分好奇,“聊什么这么高兴呢,跟大哥说说,让大哥也跟着乐一乐。”

    唐妧就充当传声筒,将古达来的事说了,唐颂听了果然乐了,“我这准妹夫挺有意思哈。”

    米粒从小丫鬟捧着的托盘里拿了碗药,递给唐妤,唐妤转头就将药碗递到了唐颂手里,并主动让开了床边的位置,“大哥,请吧。”

    唐颂认命的坐了过去,勺子在碗里搅拌了几下,就送到了唐嫃的嘴边。

    唐嫃伸手握着勺子,慢慢放回碗里,在唐颂疑惑的目光中,从他手里拿过药碗,“大哥,姐姐逗你呢。”

    唐颂:“……”

    绵长的舒了口气,鼓起莫大的勇气,唐嫃才一仰脖,一口气将碗里的药喝光。

    唐颂看得呆了呆:“……”

    就这样?喝完了?结束了?

    正当他觉得自己是被耍了的时候,变故陡生,米粒才从唐嫃的手里取回药碗,就见唐嫃蓦地脸色一变,重重地趴倒在床沿上,吐了个昏天黑地。

    唐颂:“……”

    药太恶心,还是别的原因?

    唐嫃这回又是喝到第二碗,才堪堪稳住没有再吐,缓过神之后才吃了早饭。

    问了唐妤和米粒,唐颂才算明白,原来唐嫃每次喝药,都会吐得惨无人色。

    尽管吐完吃完之后,唐嫃有跟个没事人似的,但方才她大吐特吐的一幕,却深深印在脑海中,一时之间难以抹去。

    唐颂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之后便不时打量着唐妤,唐嫃说唐妤是逗他的,可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唐妤别有用心。

    但是唐妤能有什么用心呢?就为了让他亲眼瞧见唐嫃喝药之后,吐成那般惨烈的模样?

    就算他瞧见了又能如何,唐嫃这样,是长久吃药吃伤了的缘故,她这么高明的医术都无能为力,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这个做兄长的,也就只能在每每想起时,心里难受好一阵子罢了。

    唐颂陡然福至心灵,莫非唐妤的用心,就是让他这做大哥的难受?想起一起难受一次。

    这……简直……

    以后千万不要再得罪二妹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