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086误会了?
    :

    虽然唐颂并不看好谢知渊,但是目前这种情况,他不愿去掐灭这点火星。

    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古远征与唐嫃并非良配,两人开头看来其虽美好,却终究无法走到最后呢?万一冷情冷性的谢知渊也有痴情,只是来得比普通人要晚,而那个人正好就是唐嫃呢?

    所以还是任凭发展吧。

    既然都想做最后的大赢家,那就各凭本事各撸手腕吧。

    “不知公公想要我如何帮忙,如何使力?”

    花富贵要他帮忙,可以啊没问题呀,相反如果古远征让他帮忙,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有门儿了!三小姐的亲兄长若肯帮忙,那就等于在敌人内部,安插了他们的自己人啊,他家主子的胜算,一下子就大了好几成啊!

    花富贵心中的大喜,脸上就笑得越灿烂,“旁的也没什么,就是需要世子爷多在太夫人和唐相那儿,说说我家主子的好话,另外最重要的就是,给我家主子和三小姐多多创造些机会,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啊,都是相处出来的,日久才好生情啊。“

    唐颂闻言眉头一挑,俊脸带笑,“我这儿倒是有个现成的机会,花公公可要试试?”

    没想到在敌人内部有了自己人的作用来得这么快,花富贵忙不迭地道:“试试试试试试……”

    两人头挨头的秘密计议了许久。

    最后花富贵心满意足的回到书房里继续侍候他家主子了。

    唐颂慢悠悠跟在后头,想到谢知渊和唐嫃的这段缘分,正是源自那回的桃花林醉酒,不由暗戳戳感慨:原来恭王爷并非不近女色,而是喜欢女孩对他用强啊。

    口味略重。

    ……

    唐嫃一觉睡到大中午饭点才醒,彼时,谢知渊和唐玉疏正好用完午饭。

    唐玉疏叔侄俩原打算陪谢知渊一起去梳梨园,一行人还未从宁远斋出来,就有唐玉疏的属下来回事。

    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上枕头,花富贵心花怒的对唐玉疏道:“唐相有事便忙去吧,有世子陪着我家主子呢,更何况我家主子也不是头一次去梳梨园了,从宁远斋到梳梨园的路我家主子可熟着呢。”

    唐玉疏看向谢知渊。

    谢知渊没有异议,冲唐玉疏颔首。

    唐玉疏略嘱咐了唐颂两句,就转身与那属下回了书房。

    唐颂就作为主人领着谢知渊主仆俩往梳梨园去。

    因为唐嫃需要卧床休养,怕她病中孤寂难耐,唐婠和唐妧就时时陪伴,夜里等到唐嫃睡了,她们才回各自的院子。

    唐妤就更不用说了,一心都扑在了唐嫃身上,因此唐颂和谢知渊主仆过来的时候,唐婠和唐妤唐妧三姐妹都在梳梨园。

    唐颂与花富贵暗暗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就不着痕迹的将姊妹仨打发了。

    尽管对谢知渊连着两日来探望唐嫃的事,感到十分的好奇,不过唐婠姊妹仨也委实不太愿意往跟前凑,因为面对谢知渊的时候压力实在太大。

    虽然她们都并非胆小之人,谢知渊问话的时候,她们也能从容回答几句,但那种被山岳罩顶的滋味,实在让人觉得难以承受。

    唐颂问米粒,“三妹中午的药吃了?”

    米粒道:“还没有,二小姐可是吩咐过的,我们小姐吃药的事,都已经交给世子了,正好,小姐吃药的时辰到了,世子若是再不来,奴婢可要派人去请了。”

    “那个叫古达的小厮可有来取中午的药?”

    “早早便来取过药了。”

    花富贵:“……”古家傻小子够执着的呀。

    这时唐颂的小厮匆匆跑进来,向谢知渊行了大礼之后,悄然与唐颂耳语了几句,就见唐颂原本悠闲的神情,变得有几分掩饰不去的凝重。

    唐颂略迟疑了一瞬,转身就对谢知渊深深一揖,“突然有些急事,怕是不能陪王爷探望三妹了,还请王爷见谅。”

    不过是来瞧瞧小丫头,本就无需谁来作陪,之所以没有谢绝他们作陪,是顾虑到他终究是外男,若是独自去小丫头的住处,恐怕多少会有所不便,不过既然他们都不介意了,那他就更没什么好介意的了,谢知渊颔首道:“无妨。”

    花富贵笑意深深心花怒放,连眼角都褶皱顾不上了,“都已经到门口了,世子自去忙吧。”

    唐世子这戏演得可真是好啊,不愧是跟在唐相身边长大的!深得唐相真传啊!

    米粒提醒道:“世子,小姐的药还没喝呢。”

    唐颂很有些为难,“这……”

    瞧见唐颂眼中的焦虑和急迫,谢知渊便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是喂个药,多大点事儿,花富贵就可代劳,你去忙吧。”

    小姑娘家就是娇气,吃个药还要人喂。

    花富贵笑着道:“是是是,就算老奴不行,不还有我家主子呢,世子您忙去吧。”

    米粒委实有些替唐颂担心,“二小姐说了,我们小姐喝药的事由世子负责,不然的话……”后果惨重,难以预料哦,您懂的哇!

    谢知渊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

    宁国侯府这帮小孩子真是不像话,小丫头吃个药非要让人喂也就罢了,如何还非要唐颂这个做兄长的喂!

    唐颂这做兄长的不喂的话,小丫头的亲姐姐还不依?

    谢知渊着实瞧不下去了,声音里透着几分凉意,“是我让唐世子走的,你们二小姐若有不满,尽管来找我。”

    吃药就吃药,作什么妖!

    米粒一个激灵,噗通就跪下了,“是。”

    “多谢王爷,告辞!”

    唐颂感激不尽,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脚下飞快的离开。

    米粒心惊胆战的领着谢知渊主仆进了屋子。

    唐嫃是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的,知道是谢知渊又来看望她来了。

    据说昨日她昏迷不醒之前,谢知渊就来看了她两回。

    今日上午她睡着了的时候,谢知渊又来看了她一回,前前后后加起来,谢知渊这是第四次来看她。

    没想到恭王叔叔居然会这么关心她,看来果真如花公公所说,恭王叔叔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呐。

    之前还以为他很厌烦她,难道是她误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