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被嫌弃了
    :

    望见她舔嘴唇的小动作,以及嘴角溢出的一丝晶莹,谢知渊只觉得大开眼界,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三岁小娃娃都没这么嘴馋的!

    得亏她出身宁国侯府,要是个贫苦人家,连饭都吃不饱,岂不是要可怜死!

    她伤重昏迷时苍白孱弱的模样,不期然浮现在眼前,谢知渊心里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情绪,脸上却始终不露分毫,“你想吃什么就让花富贵给你做,前提是先把药喝了把身体养好。”

    想到明日就能吃到心心念念的美食,唐嫃心情愉悦通体舒畅,也就不觉得那药有多难喝了,“好好好,我喝药。”

    花富贵跑到床前,用手绢拂了拂并不存在的灰尘,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家主子赶紧坐到床边来。

    两人隔那么远要如何喂药,您当三小姐是头长脖鹿吗!

    谢知渊顺利领会到了,就起身来到床前,在花富贵拂过的地方坐下,舀了一勺药汁,动作生疏的递到唐嫃嘴边。

    花富贵喜极,默默为他家主子鼓掌,就是这样,没错!打动小姑娘芳心,就从最基本的喂药开始!

    唐嫃没有要喝的意思,“呃……”

    这样一勺一勺的喝药是很痛苦的恭王叔叔您不会不知道吧?

    谢知渊:“嗯?”

    看什么看,快喝,喝完让花富贵给你做好吃的。

    花富贵:“……”

    喝呀,怎么又大眼对小眼了?

    药都递到嘴边了,只要张开嘴,吃下去不就成了,迟疑什么?怎么还不喝,难道哪里不对?

    渐渐地,谢知渊面上浮现了疑惑,难道是小姑娘吃药,与他们平素吃药不一样?

    谢知渊正要收回手,唐嫃忽然张开了嘴,主动把药给吃了。

    谢知渊拿勺的姿态僵硬,神色凝重充满疑虑,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堂堂恭亲王喂她吃药,是多大的荣耀,她还是识相点,赶紧麻溜的吃了吧。

    “……”等这么久才喝,脸还皱得那么难丑,难道是因为烫?

    谢知渊似乎找到症结所在了,于是舀起第二勺药汁的时候,谢知渊很认真的吹了几遍,估摸着应该不会烫了之后,才再次递到了唐嫃的嘴边。

    花富贵欣喜不已,觉得他家主子进步太大了,都知道喂药前要吹吹了,这么体贴,可不就是要娶王妃的前兆吗!哈哈哈哈哈!

    米粒欲言又止,每一碗药送到床前时,温度都是刚刚好的,实在没有吹的必要,不过恭王爷这么细致,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哇。

    唐嫃眼睛里星光闪烁,真是每次见到恭王叔叔,都觉得他比之前更好呢,虽然这药真的好讨厌,但她仍然毫不犹豫的喝了。

    不过真的太苦了!再这样一勺勺喝下去她会崩溃的,就算是恭亲王亲自喂她也受不了,于是唐嫃打算喝了这勺药之后,还是自己拿着大碗一口干掉算了。

    唐嫃将第二勺药喝了下去,还不等谢知渊将手收回去,就如往常一样趴在床沿上吐了,连方才吃的饭菜都吐出来了。

    就她这情形,果然还是应该先吃药,再吃饭啊!

    谢知渊楞了一会儿之后,心底隐隐生了几分怒意,他怕她觉得烫了才吹的,她还嫌弃他是怎么的?之前啃他嘴的时候,津津有味,怎么不见她嫌弃!给她吹吹药她居然吐了!

    小兔崽子!

    花富贵第一反应也是他家主子被嫌弃了,刚才还雀跃不已的小心肝哇凉哇凉的,直到见到米粒带着小丫鬟们,从容不迫的收拾,一个两个都早有所料似的,没有一点意外和慌乱,才惊觉事情可能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花富贵看了一眼僵在那儿生闷气的谢知渊,赶紧抢上前将奄奄一息的唐嫃服了起来,“怎么了这是,吐得这样厉害,可是药太苦了?”

    唐嫃无力的摇了摇头,瘫软在背后的大靠枕上,一时说不出话来。

    米粒一边忙前忙后,一边再次解释道:“我家小姐从小身子骨差,吃了十多年的药,全靠清溪的外祖家悉心调养,这几年才慢慢好了起来,可是到底药吃得太多,难免还是伤着身子了,所以每逢吃药都是要吐的,有时哪怕是闻着一点药味,都会吐老半天。”

    正暗自生着闷气,打算摔碗走人的谢知渊听了,怔忡了片刻,再看向苍白无力的唐嫃,心里的郁郁之气瞬间消散,随之而来的,是罕见的生出了几分不忍。

    花富贵摁了摁眼角的泪,“原来竟是这样,真是个小可怜。”

    谢知渊这时才懂了,为何宁国侯府上下,全都宠着小丫头了。

    忆起十多年前,唐嫃刚出生没多久,瘦瘦小小的,脆弱不堪的小模样,谢知渊暗自欷歔,小丫头能活着长大,着实不易。

    唐嫃不喜欢总被同情,于是,努力的扬起一个笑脸,“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花富贵更觉得心酸难忍,但他愿意尊重她的意愿,收起面上流露出的同情,鼓励着道:“对对对,没关系,只是吃药才会吐,又不是吃饭会吐,咱以后注意着点,好好保重身子就成。”

    卧室的门窗都打开,一阵温暖的春风吹进来,屋内的浊气散了不少。

    唐嫃喝了半杯水,觉得好多了,就重新打起精神,向谢知渊伸出了手。

    “做什么?”谢知渊不解其意,他喂得不够好?

    唐嫃笑道:“我自己一气喝了,比一口一口慢慢喝,要好受点。”

    是这样?谢知渊默然,原来她方才的迟疑,不是因为烫,而是打算自己喝,又不好拒绝他。

    见他突然就沉默了,唐嫃以为他自责了,就故意捧着小肉脸,美滋滋窃笑道:“能劳动恭王叔叔亲自喂我喝了两勺药,以后随便去到哪里都足够我吹嘘了,人生好圆满呀,嘻嘻嘻,呃,就是不知日后,我若是想要拿这事儿向旁人吹嘘的话,恭王叔叔可允许呀?”

    她的这点小心思,如何逃得过谢知渊的眼,谢知渊只觉得心中一软,“随你。”

    才不过两天,小胖脸都尖了,小丫头瘦了。

    嗯,暂且留着花富贵的手,给小丫头做点好吃的补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