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坏心思,想掀桌
    :

    谢知渊并不打算去宁远斋,准备直接离开宁远侯府,花富贵刚让唐颂留下的人去知会太夫人和唐玉疏一声,就见徐星予在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的引领下,虎步生风的迎面走来。

    瞧见了谢知渊和花富贵,徐星予加快步伐,迅速行至谢知渊跟前,单膝跪地抱拳行礼,“主子。”

    宁国侯府的中年管事,本就准备带徐星予去见谢知渊的,既然在此遇见了,他便算完成任务了,于是行礼之后,恭恭敬敬的垂手侍立在旁。

    “何事?”谢知渊示意属下起来回话,脚下不停从他身旁经过。

    徐星予起身跟上,“太后派人来王府说要见主子,戴总管与宁寿宫派来的内侍说了,主子您上午就来了宁国侯府,让宁寿宫的内侍先回宫回话。”

    谢知渊从宁国侯府出来,马车直驶向皇城方向。

    太后中午饭吃得没什么胃口,就想起了吃饭格外香的唐嫃来,于是跟石嬷嬷说,明儿把唐嫃叫到宁寿宫来,也顺便问问,给谢知渊选妃的事可有眉目,然后就得知了唐嫃受伤的事。

    太后简直要急死了,午觉都没歇好,听闻谢知渊去宁国侯府探望过,就马上命人去请谢知渊。

    谢知渊一踏入宁寿宫,气场陡变,整个人变得温和了些,“老祖宗安好。”

    太后冲他招招手,让他到身边来,待他在旁边坐下,才迫不及待问道:“嫃丫头伤得怎么样了?听说人已经醒了,可有大碍没有?”

    谢知渊大抵猜到了太后此番叫他进宫的原因,因此见太后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问及此事时,并不意外,“伤得不轻,不过总算没什么大碍,养些日子就会好起来,您老不用担心。”

    尽管他觉得唐嫃的情况糟糕透了,但是当着太后却不宜什么都说。

    “怎么能不担心,那么水灵灵的小姑娘,昏迷那么久,得伤得多重呀,想想那日惊马的情形,我这心里就后怕的很。”

    太后抚了抚胸口,叹了口气,十分忧愁,“小渊呐,嫃丫头这回伤得那么重,以后还能进宫陪我吃饭吗?还能帮你选个合意的王妃吗?”

    谢知渊哭笑不得,“老祖宗,您这么着急这把我叫进宫来,就是担心今后没人陪您老吃饭,没人帮我选个合意的王妃?”

    太后怒瞪着他,“你笑什么?嫃丫头受伤了你是不是特高兴?”

    谢知渊一怔,“我没有……”

    太后怒哼道:“没有什么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到宁国侯府干什么去了,今天为什么又巴巴的去了一趟,你还能是真心去探望嫃丫头的?当我老糊涂了?你八成就是去幸灾乐祸的,嫃丫头受伤了,就没空替你选王妃了,你心里指不定怎么高兴呢,巴不得嫃丫头的伤势晚点好,我说的对不对?你那是什么表情,凶谁呢,还不承认是不是?”

    谢知渊:“……”他能掀桌吗,会不会吓到老祖宗?

    花富贵觉得他家主子要被冤死了,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开口辩解道:“太后老祖宗,我家主子真没有幸灾乐祸……”

    太后更不高兴了,“花富贵你给我闭嘴,小渊今天这臭德行,就是你给惯的,还好意思帮腔。”

    花富贵赶紧闭上嘴,他比他家主子更冤!

    当年他家主子还是个小萝卜头的时候,他就将漂亮小姑娘往他家主子面前带了,可是他家主子不光连看都不愿看一眼,遇着小姑娘还绕道走,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算了,不替他家主子辩解了,就让太后好好训训吧。

    主子都一把年纪了,还不为女色所动,确实该训。

    斜睨了谢知渊一眼,太后颇有几分得意道:“石嬷嬷亲自选了一车药材补品,已经送去宁国侯府了,保准将嫃丫头养得活蹦乱跳的,你就死了你那条心吧,哼。”

    谢知渊:“……”

    太后很不满,“怎么不吱声了?”

    谢知渊无可奈何道:“您老想让我说什么呢?”

    想想小渊确实不会好好听的话,太后也就没有再紧追着不放,“嫃丫头好好的,怎么会惊了马的,听说出事之前,还是从你府上离开的?”

    谢知渊斟酌着道:“惊马之事至今还未查出个结果来,看样子是个意外的可能性居多,出事前确实是从我府上离开的。”

    太后就板着脸训道:“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从你府上离开,你就不知道多派些人手保护着点儿?”

    为了不被冤得更莫名其妙,谢知渊坦然认罪,“都是我的错。”

    太后沉思了半晌,“依唐相的手段,这都三天了,还没查出个结果来,这本身就不寻常。”

    谢知渊从善如流,“是。”

    太后很是关切的道:“你们有没有问过嫃丫头,在惊马之前的那段时间内,可有察觉到异常之处?”

    谢知渊道:“宁国侯府的人已经仔细查问过,当时跟车的小丫头的两个婢女,还有当日驾车的车夫,以及事发前后,正好身在附近的一部分人,至于小丫头本人,因为伤了头,到现在头还晕着,宁国侯府众人见着她,都忙着心疼她去了,估计谁也没想过要问她。”

    太后随口就布置了任务,“那你明日再去趟宁国侯府,问问嫃丫头,自古人心最复杂,所使出来的手段,什么隐秘的没有,一丝也不能放过,必须查清楚了。”

    谢知渊:“……”宁国侯府的事轮得到他个外人插手吗?

    太后不高兴,“怎么,不愿意去?”

    谢知渊:“去。”

    花富贵大喜过望,进宫的路上他还想着,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能让他家主子明日再去宁国侯府,没想到太后竟帮上这个大忙了。

    感谢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万。

    太后语重心长的道:“收起你那些坏心思,好好关心一下嫃丫头。”

    谢知渊:“……”他到底有什么坏心思了?

    太后为谢知渊的婚事犯愁的同时,就不由得想到了另外两个孙子,顿时痛心疾首的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这回啊,必须娶个王妃!小舟那孩子都被你带坏了,死活不肯娶王妃,结果呢,最近跑去烟花之地鬼混了!堂堂皇子亲王,成日往那种地方跑,成什么体统!要是见着小舟了,你这个做兄长的,可要好好训训他!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

    谢知舟都多大的人了,爱去哪死去哪死,不管!

    但表面上还是要应了太后的,不然他今天都出不了宁寿宫,谢知渊顺从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