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鬼混,梨花落
    :

    “你说小舟都想些什么呢,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娶个王妃纳房姬妾不好吗,大家闺秀名门贵女,还有小家碧玉良家女子,什么样的不都随他挑,偏偏往那种地方鬼混!”

    太后越说就越觉得气愤,抬头一看,谢知渊一副悠悠然的模样,竟然没有陪她义愤填膺,脑中顿时闪过无数可能,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起来,怀疑之色甚浓,“小渊呐,你不会也喜欢去烟花之地鬼混吧?”

    谢知渊才端起茶杯饮了一口,闻言差点喷了出来,脸色黑压压的望向太后,“在老祖宗眼里,我是那种人?”青楼!鬼混!

    “原先自然绝不是那种人,就算旁人把证据撂到我眼前,我也是不会相信半分的,可是现在你都二十大几的人了,府里却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太后越想越觉得有问题,眼中的怀疑之色愈来愈重,“小舟就是学你才不肯娶王妃的,说不定去烟花之地鬼混的毛病,也是从你这里学的。”

    谢知渊脸黑如锅底,年纪大怎么了,不娶王妃又怎么了,这就变成罪人了?有什么都赖在他头上!谢知舟那狗东西,最好别让他遇到,不然一定打死。

    花富贵觉得太后想得实在太美了,就他家主子那德行能去混青楼?真要是能混青楼那他倒阿弥陀佛了,至少说明他家主子对女色有兴趣了。

    太后忽然看向石嬷嬷,担心得不得了,“小远今年也二十一了吧,他上头的两位兄长都去青楼鬼混了,小远会不会也跟着学坏了?”

    “虽说十六爷最近常去青楼的事,十有**是真的,但是十七爷素来洁身自好,是断然不会去那种地方的的。”

    看了眼脸都黑了的谢知渊,石嬷嬷说了句公道话,“还有咱们的十四爷,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就更不会去那种地方了。”

    石嬷嬷心道:十四爷的脸色那么难看,太后要是再胡思乱想下去,十六爷怕是要被打死。

    谢知渊放下手里的茶碗,很是受伤的站起身来,“既然老祖宗这样嫌弃,我就识相点,不在老祖宗跟前碍眼了。”

    太后竖起眉,沉下脸,“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替你们操着心,不感激也就罢了,你还好意思置气,赶紧坐下。”

    谢知渊乖乖转回身坐下,“自然是感激老祖宗的,只是老祖宗毕竟年纪大了,只管颐养天年就好,何苦整日里劳心劳力,来操心我们。”

    太后不悦,“嫌我多管闲事是不是?可你们的事算是闲事吗?你们不娶王妃不纳姬妾,我就没有曾孙可以抱了。”

    谢知渊笑道:“老祖宗,您的曾孙曾孙女还少吗?怕是您抱都抱不过来吧。小睿那兄弟几个,要是动作快点,您都能抱上玄孙了。”

    死孩子,还嬉皮笑脸,太后哼道:“我只盼着抱你们三个所出的曾孙。”

    “老祖宗您这样就不讲理了。”

    “跟你学的!让你娶王妃的时候,你不也一样不讲理!”

    “……”

    谢知渊觉得要不是他命大,在太后这儿,他都不知被冤死多少回了。

    唉,上了年纪的老祖宗,喜怒无常。

    从宁寿宫出来,径直出了皇城。

    谢知渊上了马车之后,就坐在那闭目养神。

    路经高门世族盘踞的繁华之地,骑马跟在车外护卫的徐星予,看到了一个闲逛的熟悉身影,赶紧禀报,“主子,越王爷在前面。”

    花富贵就打起车帘子,顺着徐星予所指之处,放眼望去,果然就见人群中,那一袭华贵紫袍,风华绝代的身影,可不正是谢知舟!

    悠然自得闲逛的谢知舟一抬眼,就看到了马背上英气勃发的徐星予,还有旁边从车内探出头的花富贵。

    谢知舟愣了一瞬,然后便转过头,开始东张西望,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自以为不着痕迹。

    然后在徐星予和花富贵的注视下,嗖地一下奔进人群中跑得没影了。

    戏演得这么拙劣,他们又不瞎!

    花富贵回到车内坐好,看了眼他家主子。

    谢知渊坐姿挺直,依然保持着刚上车时的姿势,眼皮子动也没动一下,似是感知到了花富贵的目光,薄唇轻启,“跑了?”

    花富贵询问,“要不要让星予去把十六爷抓回来?”

    谢知渊否定了,“随他去,抓回来做什么,碍眼。”

    “青楼烟花之地乌烟瘴气不说,进去寻欢的可什么人都有,实在不是十六爷该流连的去处,太后既然发话让主子管管,要不然主子就勉为其难,帮着太后费点心管管十七爷?”

    “谢知舟都多大了,还要人管?”谢知渊的口吻甚是嫌弃。

    “十七爷是只长年纪,不长心性儿不是,虽说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主子您要是不肯费这个心,那可就没人能管得了十七爷了,太后年纪大了不好多伤神,万一要是被十七爷气着了,那可怎么是好哟!”

    谢知渊嘲讽道:“你现在就去借他个胆子。”

    花富贵:“……”

    是把十七爷看得多扁。

    花富贵默默替谢知舟鞠了一把同情泪。

    二月春初,日暖风轻,庭院中树绿花红,芬芳怡人。

    卧床将养了两日,唐嫃今日清晨起来,精神明显好了许多,脑袋没有那么晕了,整个人都觉轻快了些。

    姐姐医术棒棒哒!

    听闻外头鸟雀啼鸣,清脆悦耳,唐嫃被勾得心里发痒。

    于是,忍不住偷偷跑下了床,爬上了临窗的暖塌。

    唐妤走进卧室之时,便正好瞧见这一幕。

    这两日明显瘦了许多的单薄背影,趴在窗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带着渴望的遥望院落中的景致,就跟小时候一样。

    听闻动静回头瞧了她一眼,唐嫃无不欷歔道:“才在屋里窝了两三天而已,院子里的梨花都快开谢了。”

    唐妤才在卧室里站定,还未开口说话,便听到唐婠柔婉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可不是吗,春日向来短暂,花开花落,更是悄无声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