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连续三天
    :

    紧接着是唐妧百灵鸟般的声音,“三姐你要快点好起来,不然辜负了这难得的春光,岂不可惜?”

    唐颂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三妹气色看起来不错,今天感觉可好些了?”

    唐嫃兴奋的朝着窗外招手,“我好多啦,神清气爽呢,大哥,大姐,小汤圆。”

    唐妧最先跑进来,在暖塌旁跺跺脚,“三姐,人家不叫小汤圆。”

    小姐俩就闹了起来,在暖塌上滚成一团。

    唐颂和唐婠还没进屋,就听人来报,说是古二少爷来了。

    昨天一整日,古远征都在雎阳侯府陪着古怜灵,因此今天一早便赶来了宁国侯府,与唐嫃一同吃了早上的药。

    早上的药,唐嫃吃得出奇的顺利,一次都没吐,可把大家都高兴坏了。

    唐妤把脉施针之后,便许了唐嫃出去透透气,只是活动区域仅限院子里,时间也不可以太久。

    当恭王爷再次上门探望的消息传来之时,梳梨园院中众人的谈笑之声戛然而止。

    连续三天!恭王爷亲自登门探望!当今世上,除了太后和皇帝,也就唐嫃有这种待遇。

    就算是受伤的人换作是是丞相唐玉疏,那位素来冷漠高远的恭王爷,也不可能连续三天亲自登门探望啊。

    众人皆觉骇然。

    唐颂手里的一杯热茶,全浇自己大腿上了。

    尽管他已经从花富贵那得知,恭王爷对他家三妹动了心思,但没想到的是,恭王爷对他家三妹所动的心思,显然比他想象中还要深得多。

    前天,谢知渊第一次来宁国侯府的时候,唐嫃重伤昏迷未醒,所以也就有了昨天,谢知渊第二次来宁国侯府的因由。

    那么今天呢?

    昨天谢知渊来的时候,唐嫃分明已经醒过来了。

    只能说明谢知渊对唐嫃是真的上心了啊。

    古远征浑身的汗毛的炸了,一股热血直冲脑际。

    他能抢得过恭王爷吗?那可是征战沙场十三载,从未逢敌手的恭王爷啊,怎么办怎么办?

    哎?

    不对。

    嫃妹妹是他的未婚妻,他到底为什么要怕!

    真是见鬼!

    唐玉疏日理万机,没空成日待在府中,他也并不知道,谢知渊会来这么勤,是以,唐玉疏今日正常上朝,然后去了衙门办公,府里就剩唐颂一个男丁。

    唐颂得到了消息之后,匆匆去前院迎谢知渊。

    听闻沐王府和英国公府的女眷在春晖堂,谢知渊就表示今日就不去见太夫人了,唐颂会意,领着谢知渊径自往梳梨园的方向去。

    谢知渊走在前头,花富贵与唐颂落后两步,以眼色交流。

    唐嫃窝在躺椅上,听到外头有了动静,便仰起头,朝院门口望过去。

    隔了深深庭院,茵茵碧草,簇簇繁花,谢知渊高大威仪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院中众人纷纷上前行礼,谢知渊冷静沉寂的目光,只在古远征身上停顿了片刻,便穿过众人,准确的落在了含苞待放的樱花树下,窝在躺椅中的那小小一团上。

    谢知渊见她欲起身,眉头微微一蹙,“躺好了,不要动。”

    不甚走心的唤了一声恭王叔叔之后,唐嫃果真听话没有挣扎着起身。

    走近了谢知渊才发现,她那闪烁着万千星光的小眼神,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落在他的身上,而是越过了他,牢牢黏在了花富贵手中的食盒上。

    谢知渊脚步一滞。

    眼里除了吃的就没别的,怎么没馋死这混账东西!

    院子里原本轻松愉快的气氛,因为谢知渊的到来变得压抑,此时眼瞧着谢知渊沉下脸,众人更觉得喘大气都有些艰难。

    站在人群中的唐婠有些按捺不住了,悄然抬眸打量起了传闻中的这位。

    只见谢知渊脸色有些不好看,原本他那张深邃俊美的脸庞,除了冷漠端肃之外,就很少会有多余的表情,无论何时何地,总会让人望而却步,心生畏惧,此时谢知渊脸色该如何形容呢?

    唐婠暗暗琢磨了半天,觉得似乎有点一言难尽?

    顺着谢知渊深幽的目光望向唐嫃,再顺着唐嫃两眼冒星星的目光,望向花富贵拎在手中的食盒,唐婠的视线在谢知渊与唐嫃以及花富贵手中食盒上,穿梭了几个来回之后,不由若有所思。

    “花公公!”

    唐嫃趴在躺椅边缘,用胳膊撑着脑袋,冲花富贵笑得,那叫一个甜,“您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呀?”

    除了花富贵本人和花富贵手里的食盒,唐嫃的眼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人了,哪怕那个人是威名震天下的恭亲王。

    谢知渊:“……”

    他的存在感还不如那点吃的!

    这样被期待着,花富贵心里熨帖极了,上前将食盒盖子揭开,从中拿了两只碟子出来,放到唐嫃面前的小几上。

    小几上原就有两碟子糕点,还有一碟子蜜饯,花富贵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阴阴地瞅了古远征一眼,不动声色的将原有的碟子撤下,塞到了旁边侍候的小婢女手里。

    古远征:“……”那是他特意买给嫃妹妹的,还没吃完呢!

    面对唐嫃的时候,花富贵笑容格外亲和,“老奴亲手做的两碟子糕点,还热乎着呢,给三小姐解解馋,另外老奴预备了些食材,已经让人送到厨房了,今天中午老奴亲自下厨,为三小姐的饭桌上添两道菜。”

    两碟子点心做得极其养眼,不像吃食倒像是艺术品,唐嫃扑过去闻了闻,然后一手拈了一块,一边吃一边猛点头,听了花富贵的话,感动得不得了,“好好吃哦,花公公您真是太好了。”

    唐婠和唐妧姐妹俩一脸惊色。

    太好,这两个字是能用来形容花富贵的吗?

    唐妤和唐嫃自幼生活在清溪镇,或许对京中权贵人物不太了解。

    但是唐婠和唐妧就生活在这个圈子里,即便没有亲眼见识过也有所耳闻。

    花富贵表面上对谁都是笑脸相迎,看起来极其和善,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实际上手段残暴心性凶狠,绝非善类,多得是人对花富贵避之如蛇蝎,大概也只有唐嫃会觉得他是好人。

    不过,花富贵待三妹妹的确很好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