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给个机会
    :

    等唐嫃想起来或许应该与众人分享美食的时候,才发现唐婠姊妹三个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就连唐颂也跑得没影了,谢知渊身姿笔挺的坐在她面前的圈椅上,不动声色的瞧着她。

    唐嫃赶紧送上一个笑脸,“恭王叔叔。”

    谢知渊微微挑眉,“总算瞧见还有我这么个人了?”

    唐嫃囧了,弱弱的找了个借口,“我肚子饿。”

    谢知渊就扭头望向米粒,“小丫头早饭没吃?”

    谁能在恭亲王的注视下说谎?反正米粒不敢,“回王爷的话,小姐吃过早饭。”

    唐嫃声气更弱,继续找借口,“我吃得太少了,饿得比较快。”

    谢知渊眼中添了两分揶揄,还是问米粒,“刚才撤下去的蜜饯点心小丫头没吃?”

    米粒低低的垂下头,“那是古二少爷特意买给小姐吃的。”

    唐嫃:“……”

    被怼得太彻底,找不到借口了。

    花富贵在旁边喜滋滋看着,忽然觉得杵在旁边的古远征十分碍眼,于是上前低声道:“我家主子今日是奉太后之命前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唐三小姐,有些话当着古二少爷的面不方便说,要不然古二少爷自个儿忙去?”

    有什么话是当着他的面不方便说的!古远征很心塞,“我不忙。”

    瞧着他那一脑门子的汗,花富贵眼尾上挑,挑出了三分邪气两分嘲弄,“那就去花园里走走,凉快凉快。”

    古远征倔强的道:“我不热。”

    他的确很紧张,但是他又不傻,怎能让觊觎嫃妹妹的恭王爷,与嫃妹妹单独相处,那不是助羊入虎口吗?

    花富贵眸光一闪,“你就不想早点查清楚是谁害了唐三小姐吗?”

    古远征一震,“王爷此来是为了这个?”

    花富贵不再解释,只撂下一句,“古二少爷自个儿看着办吧。”

    古远征当然想查清楚是谁害了唐嫃,做梦都想,于是带着几分不甘,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梳梨园。

    只是古远征怎么都想不明白,能否早点查清唐嫃受伤的真相,与当不当他的面说话有什么关系?

    按照之前与花富贵沟通好了的,将唐婠姐妹三个打发出梳梨园,唐颂自己也没有多做逗留,想着今日督促唐嫃吃药的事,有谢知渊在,再不济还有古远征在,唐颂就打算趁机出府一趟,谁知在途经湖畔时被三位妹妹堵住了。

    “大哥。”

    三个妹妹齐齐挡在他的面前,一个不动声色冷幽幽瞧着他,一个笑得柔婉绵绵令他头皮发麻,还有一个小的在旁边冲他龇牙。

    “今日姑母不是带着表妹来了吗,听说沐王府的郡主也来了,这会儿正在春晖堂祖母那儿,你们不去待客在这儿做什么?”

    唐婠低头垂眸,转动着手中的一枝白玉兰,漫不经心道:“张家表妹素来瞧不上我和小妧儿,沐郡主既然与张家表妹交好,想来应该也是一路人吧,又能对我们有什么好脸色,我们俩就不去上赶着去讨人嫌了,反正稍后她们肯定要去探望三妹的,到时再与她们在梳梨园相见,你来我往假惺惺说几句话,也就是了。”

    唐颂:“……”

    唐婠抬头瞧着他,笑意深深,“倒是大哥,每回恭王爷来梳梨园,都要将我们姐妹遣走,到底意欲何为啊?”

    “自然是为了你们好,恭王爷是来探望三妹的,咱们杵在那也是多余的,你们就没觉得远离了恭王爷,浑身一轻,就像重新活过来一样?”

    虽然遣走她们是与花富贵串通好了的,给谢知渊和唐嫃提供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让她们从高压下解脱出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唐颂面对质疑回应得很是理直气壮。

    “这个理由找得很好,我们简直无可驳辩。”

    唐婠点头,表示认同了唐颂的话,顿了顿,话锋便是一转,“不过大哥能不能好好跟我们解释一下,恭王爷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门探望,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唐颂道:“恭王爷的心思深似海,我又如何能猜得透。”

    “那么大哥与花公公,背着恭王爷眉来眼去,又是几个意思?”唐妤定定瞧着他,云淡风轻之中,带有一丝冷意,“我亲眼所见,大哥再要否认,就没意思了。”

    唐婠追问道:“可是如我们猜测的那样,恭王爷对三妹动了心思?”

    “你们……”

    都到了这份上,再瞒不过去了,他家这几个妹妹,眼神都够可以啊,唐颂无可奈何,“恭王爷的心思还是个未解之谜,是花公公,想要撮合恭王爷和三妹。”

    “……”

    也就是说,恭亲王什么心思还说不准,主要是花富贵动了心思,想要三妹做恭亲王妃。

    这不是王爷不急急死太监吗。

    唐妤拧紧了眉头,“这叫什么事?别是花公公一厢情愿,病急乱投医。”

    恭王爷高不可攀,并非良配。

    他对三妹与对旁人不同,也未必是因为男女之情。

    唐颂一笑,“恭王爷若没这层心思,你们以为就凭花公公,便能成了什么事不成?”

    唐妤有些不悦,“咱们便由着花公公扑腾?”

    恭王爷若没那层心思,只凭花富贵,自然成不了事,只是,花富贵这样上蹿下跳,也不好看。

    唐颂见状喉咙陡然一紧,生怕这位手辣心黑的妹妹,一个不高兴,给他下点哑药毒药什么的,于是赶紧解释,“花公公所想,无非是让恭王爷和三妹多点时间相处,并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最重要的是,就算花公公想出点什么格,恭王爷也断不会配合。”

    唐婠道:“那大哥的意思呢,是要帮着花公公?”

    唐颂摇头,“我只是与人方便,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还得看三妹和恭王爷,单凭花公公,又能左右得了什么?”

    他这个做兄长的,只盼三妹嫁个良人,幸福无忧,那个良人可以是古远征,可以是恭亲王,也可以是其他人。

    他哪个也不帮,最多给个机会。

    要是三妹有喜欢的人了,那他一定竭尽所能,助三妹得偿所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