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笛声
    :

    唐妧似懂非懂,“大哥的意思是,顺势而为,顺其自然?”

    唐妤叹息道:“只是这样,对古远征就不太公平了,毕竟三妹是他的未婚妻。”

    唐婠手指纤长,放在玉兰花洁白的花瓣上,轻轻的抚了抚,“这世上之事,哪里能人人都能求得公平,尤其是男女之事,最是捉摸不定。”

    唐颂嘱咐道:“看各人缘法吧,恭王爷这事,你们只当不知情,到底什么情形,现在还说不准。”

    唐婠道:“我们不会乱来的,只是心里存了个疑影,想搞个清楚明白罢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就让花公公继续扑腾去,看他能扑腾出什么花样来。”

    “嫃儿早就惦记上,想要吃花公公做的美味佳肴,正巴不得花公公来扑腾呢。”想着那馋嘴的臭丫头,唐妤身上的冷气飘散,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唐颂两手一拍,“花公公有机会替他家主子刷好感,三妹有机会吃上向往的美味佳肴,皆大欢喜嘛。”

    唐妧道:“大家都欢喜,只要古二哥欢喜不起来。”

    唐婠秀美一挑,“看他还敢不敢愉悦携妓私奔。”当时把祖母给气得,哼,这事还没翻篇呢。

    梳梨园,庭院中。

    唐嫃那明媚的眼睛里存着一丝疑惑,眨巴眨巴着近距离望着谢知渊,两只小手闲闲的垫着下巴,似乎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惊马那会儿的情形,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来得挺突然的,没有任何征兆。”

    现在想想还有些心有余悸。

    要不是恰巧遇上古远征和谢誉,她这会儿指不定小命堪忧。

    谢知渊身姿笔直的坐在旁边,神情一直是清冷淡漠的,语气却是少有的温和,“你从头回忆一遍,可有什么奇怪之处。”

    宁国侯府查了那么久都没有头绪,唐嫃本来已经觉得这件事是个意外,不过既然谢知渊特意来问了,唐嫃便将那日出事前后的情形,仔仔细细的梳理回忆了一遍。

    “从王府出来之后,车子一直都走得很平稳,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路上,我们主仆三个都在闲聊,外头的动静,我们也没去注意。后来慢慢的,听到外头越来越热闹,便是已经到了兴安街了。”

    唐嫃说到这里不自觉地停顿了,更努力的去回想当时的情形,力求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兴安街是个挺繁华的地段,街上热闹却也没有乱糟糟的,我还听到有人高声谈笑呢,呃,我思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呀,接下来就是变故发生……”

    仿佛重新挨了一下子似的,唐嫃捂着额头上的伤处,皱着小脸疼得直吸冷气。

    “脑袋磕上去那一下可痛了,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周遭的喧哗之声一下子消失了,我就记得,好像有人在吹笛子,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当时我还以为,我这回肯定要死了呢。”

    谢知渊横了她一眼,“什么死不死的,不要瞎说,童言无忌。”

    唐嫃不满的噘了噘嘴,“恭王叔叔,我已经十五岁了,不是儿童。”

    十五岁还不是个小娃娃,有什么值得她力争的?谢知渊没有接她的话,“你说你听到有人吹笛子,是在变故发生之时,还是在变故发生之前?”

    唐嫃一脸痴呆状,绞尽脑汁想了半晌,最终摇头,“变故发生之前有没有,这个我真不知道呀。”

    “恭王叔叔,那笛声有问题吗?”

    “有没有问题查了才知道。”谢知渊饮了一口茶,“你既然听到笛声了,可听出些什么来?”

    唐嫃对音律一窍不通,“就是从头到尾给我吹奏一遍,我也听不出什么来,更何况在那种生死一瞬间的情况下,我只是听了那么两耳朵。”

    唐嫃忙招了招手,将米粒叫过来,问她那日变故发生之前,可有听见笛声。

    米粒苦苦回忆良久,表示什么也没听见。

    兴安街热闹繁华,当时街上人来人往,街道两侧商铺节次鳞比,各种各样的声响都有,她没有预知能力,不知道接下来会遇险,自然没有特意去关注。

    变故发生之后惊险重重,生死难料,就更不会去注意这些。

    “我去问问米香和刘大。”不等唐嫃吩咐,米粒拔腿就跑。

    望着米粒一溜烟跑了,唐嫃一脑门子的问题。

    “街道两旁酒肆茶楼那么多,听见有人吹笛子很正常呀,如何能证明那笛声有问题,纵然找到了吹笛子的人,又如何证明我的那次惊马,与那吹笛之人有关系?”

    谢知渊没有否认,“此事的确很难查证。”

    可有些事,不需要证据确凿,心里有数就行了。

    “没事,咱们慢慢查,一天查不清,那就查一个月,一个月查不清,那就查一年。”花富贵的心态比较乐观,上前给谢知渊添了杯茶,“有些事千头万绪的,咱们暂时又没个明确方向,一时半会儿连不上,却也不必太着急,等到机缘巧合的时候,把这些线索串起来,嘿,保管一下子就水落石出了。”

    唐嫃深以为然,“有道理,那就先查着吧。”

    因为少与异性相处,问完了该问的,谢知渊便很少开口。

    花富贵很无奈,很心酸,只能自己出马,但求不要冷场。

    于是,说起了昨日太后听闻唐嫃遇险受伤,特意召谢知渊进宫问情况的事情。

    “让太后老祖宗费心了,还派人送了好些药材来,等我身体好些了,再去宁寿宫谢恩去。”

    唐嫃这一次受伤,骇人听闻,与她本人交好的,或是与她们宁国侯府交好的,好些人都上门来探望过,并送了药材来。

    除了谢知渊主仆俩,以及古远征和黄乐青,就只有几家亲近的,来梳梨园瞧过唐嫃,因她受伤需要静养,其他人都由朱氏接待。

    唐嫃的身体由唐妤负责,送到唐嫃这儿来的药材,自然都由唐妤接收。

    这一遭下来,唐妤留桑园的小金库里,堆得满满当当的,收获颇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