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投桃报李
    :

    花富贵笑容满满,“太后是真心喜爱三小姐的,只要三小姐平安无事,她老人家比什么都高兴。“

    太后关心她,她自然要投桃报李。

    “嘿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儿早起感觉身体好了很多,我就请了大哥帮忙,将我奉旨选恭亲王妃的事放出了风声去。只要人品端正家世清白,有意向成为恭亲王妃的适龄适婚的女孩们,都可以来我这里毛遂自荐。不好意思毛遂自荐也没关系,可以让家中长辈来向我推荐。或是家中有适龄适婚女孩的,有意向让家中女孩嫁入恭亲王府的,也都可以来我这里推荐……”

    窝在小院里养病的日子太无聊了,正好可以借此来打发时间,一举两得。

    唐嫃越说越激动,眼神清亮光彩灼灼,如同星河汇聚美不胜收,原本因为失血过多,造成面色苍白的脸颊,也添了几分樱花色,俏丽不可方物。

    谢知渊瞧着,却觉得堵心,语气便有些冷淡,“好好养你的伤就是,操那么多闲心做什么。”

    早知他会是这样的态度,唐嫃做好了心理准备,不以为忤,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一点,“我也不想的呀,我这是被逼的。”

    “其实这事本不用这样着急,三小姐的身子骨才是最要紧的。”

    在花富贵的心里早已经认准了唐嫃才是恭亲王妃的不二人选。

    至于奉旨选妃什么的,正是唐嫃和谢知渊培养感情,相互磨合的大好机会啊。

    这边聊的正酣,米粒回来了。

    “……米香和刘大都没有听到有人吹笛子。”

    谢知渊早有所料似的,不以为然的淡淡道:“当时正处闹事环境嘈杂,后面又事发突然,你们几个自保都无力,没有关注到也属正常。”

    “我把这事与宋大总管说了,宋大总管已经派人去查了。”

    米粒办事利索,来来去去一趟,也没花多大功夫,只是走得急了,难免气喘流汗。

    花富贵赞了一句,“三小姐身边的婢女倒是伶俐。”

    唐嫃点头,“米粒和米香很好,她们从小就在我身边侍候了,可以说是与我一起长大的,这次要不是米香以身相护,恐怕我现在不是死就是残了。”

    想起这几日过来,唐嫃身边侍候的,就只有一个米粒,花富贵便问道:“那忠心护主的婢女现在如何了?”

    唐嫃叹了口气,“比我伤得重多了,幸好皇天保佑,好人有好报,好好将养几个月,就可以恢复如常了。”

    “等米香身上的伤势好了,我就带她和米粒出去玩,满京城里里外外,好好吃好好玩一遍。”说到这里唐嫃又眉开眼笑了,一瞬间又浑身充满了元气似的。

    看她那股子劲头,要不是怕乐极生悲,只怕恨不能跳下地,满院子跑两圈才好。

    谢知渊:“……”

    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一忽儿忧伤,一忽儿感动,一会儿悲愤,一忽儿又高兴了。

    真是孩子气。

    唐嫃忽然又有了新的疑虑,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开始自我怀疑,“会不会当时根本就没有人吹笛子,是我在生死之间出现了幻觉?”

    谢知渊根本不回答这种问题。

    还是花富贵比较给面子,“如果当时真有人吹笛子,街上那么多人,不会除了你之外,就再没人听见的,既然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花富贵一脸老阿姨般的笑容,看着唐嫃真是哪哪儿都满意,见天色不早了,便对唐嫃和谢知渊说:“老奴这就去厨房了,主子中午不如就留下来,陪三小姐一起吃一顿饭。”

    以花富贵服侍谢知渊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问题要是问他们家主子,很有可能他们家主子这就要走人了,于是十分机智的看向唐嫃,“三小姐,您说呢?”

    唐嫃忙不迭地点点头,充满希冀的看着谢知渊,“好呀好呀,我还从来没跟恭王叔叔一块吃过饭呢。”

    没受伤之前面对谢知渊时,唐嫃还觉得莫名的紧张压抑,或许是因为她受伤的缘故,这两日他明显温和了许多。

    多好的跟大佬同进午餐的机会呀。

    等她身体好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般的待遇。

    所以现在有机会就要抓紧。

    鬼使神差的,谢知渊竟没有拒绝她。

    花富贵便扭着老腰喜滋滋的走了。

    半途瞧见古远征,独自坐在梳梨园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花富贵还特意拐了个弯迈上台阶上前,十分惊讶的道:“古二少爷还没走呢?”

    古远征起身,“花公公。”

    花富贵不怀好意,“三小姐还以为古二少爷已经回去了呢,特意留我们家主子共进午餐,古二少爷处处以三小姐为先,想来也不愿意扫了三小姐的兴致,不如就去世子那边与世子一道用餐?”

    古远征:“……”

    扫嫃妹妹兴致的事情他当然不愿意做,但是让恭王爷与嫃妹妹单独用午餐,他更不愿意好吗。

    “古二少爷不乐意?”

    “不是……”古远征深深呼吸,考虑半晌,最终做出了决定,“既然嫃妹妹要与王爷共进午餐,那我就不打扰了,这便先回去了,还请公公等会儿代为转告。”

    他既阻止不了什么,也不能强行加入,又何必惹她不快。

    郁闷憋屈心塞什么的,他自己受着也就是了。

    早点回去也好,可以多点时间陪陪他家小妹。

    嗯,临走前,先把中午那份药喝了,晚上的那份,依旧让古达来取。

    花富贵对他的识相表示非常满意,笑眯眯道:“好说好说,古二少爷,慢走不送。”

    这边厢花富贵心满意足的往厨房去了,那边厢,唐嫃正和谢知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基本上都是唐嫃在说,谢知渊偶尔应那么一句。

    有个小丫头蹑手蹑脚走过来,悄悄与米粒耳语了几句。

    “小姐,张家表小姐和沐郡主往这边来了。”

    唐嫃:“哦。”

    谢知渊看着她,“既然你有客,那我就先走了,花富贵留下。”

    “别呀!”

    情急之下,唐嫃猛地往前一扑,想去拽他的衣角,不想用力过猛,差点从躺椅上翻下去。

    “小姐!”米粒失声惊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