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回头
    :

    所幸谢知渊就在旁边,动作也够快,长臂一抄,将唐嫃揽在怀中,又轻轻放回躺椅上。

    “有话好好说,你急什么。”

    谢知渊被她唬得,心跳都快了几分,看着她讪讪的样子,有些头疼。

    这小东西太不让人省心了,随时随地都能出点状况。

    唐嫃拽住他的一片衣角,轻轻扯了两下,语气里带有一丝娇嗔,“恭王叔叔,说好的咱们一起吃饭的。”

    随即忙补充道:“我与张家表姐不熟,虽然是表姐妹,统共也没见过几面,而且……我不喜欢她,很不喜欢,还有那什么沐郡主,也就一面之缘,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她们哪里能算是我的客人?”

    好容易跟大佬吃一顿饭,大佬的态度还那么好,破天荒啊简直,这俩女的来凑什么热闹。

    又不熟!

    然后咧着嘴,露出珍珠般的小牙齿,仰头冲着他笑,“恭王叔叔才是我的客人。”

    谢知渊几乎被她的笑脸晃花了眼,不知怎的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于是也就变得很好说话了,“随你。”

    反正她来不来客人,来什么客人,对他都丝毫没有影响。

    谢知渊重新坐下。

    很快院门口就有了动静,一行五个少女进了院子,慢慢往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婢女。

    其中三个是唐婠和唐妤唐妧,另外两个,自然就是张雅静和沐依娜。

    谢知渊是背对着院门口方向的,哪怕是张雅静和沐依娜向他请安,也自始至终连头都没有抬过,只是冷淡疏离的说了句,“起来吧。”

    他的气场太过强大,张雅静和沐依娜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两人起身后,便与唐嫃打招呼。

    “嫃表妹。”

    “三小姐。”

    “张家表姐。”唐嫃没有起身,坐着还礼,先与张雅静打了招呼,然后看向沐依娜,微微笑道:“沐郡主倒是稀客。”

    在谢知渊周身无形的强压之下,张雅静紧张得几乎难以支撑,面上神情都有些发木,两厢一比较,沐依娜就显得从容大方多了,甚至还打量了谢知渊两眼。

    好似对传闻中的战神很是好奇的样子。

    “听闻三小姐受伤了,正好得知雅静姐姐要来宁国侯府,我便想着,与雅静姐姐一道来看看三小姐,吉人自有天相,看样子,三小姐的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无端端的,谁会没事关心一个陌生人的身体,还特意上门去探望?尽管心中起疑,唐嫃面上却不露,笑容依然诚恳,“谢谢郡主关系,我的伤没有大碍,慢慢调养着,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好起来了。”

    “张家表姐,沐郡主,请坐吧。”

    院子里原就有好几张椅子。

    张雅静很不自在,选了一个最靠边的凳子坐下,恨不能离谢知渊远远的。

    她们在春晖堂的时候,就听说恭亲王在梳梨园了,原本她不想过来的,想着等恭亲王离开了,她们再过来看唐嫃也不迟。

    偏偏沐依娜说,等她们到了梳梨园,恭亲王应该已经离开了,而且眼看着就要到饭点了,恭亲王大概不会留下来吃饭,就算恭亲王会留下来用午饭,也应该会去前院,她们指定遇不到。

    谁知,她们到了梳梨园附近,得知恭亲王还没走!

    正巧遇上了唐婠姊妹三个,她本想借着梳梨园有客人,稍后再来,偏偏沐依娜不肯走,还说既然遇上了,那就向恭亲王请个安,恭亲王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便是再使人畏惧,也没有遇上了掉头就走的道理。

    于是就这么硬着头皮进来了。

    恭亲王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真是后悔死了,不该听沐依娜的话。

    沐王府驻守南境上百年,最是崇尚武艺,沐依娜不怕恭亲王,可她不一样啊,她是生在京城锦绣堆里的,才进了院子这么一会儿,她已经快要怕死了好吗。

    二舅舅家这个表妹唐嫃,也真是不害臊,且不说与恭亲王之间有无瓜葛,就冲着外面漫天的流言蜚语,就不该这么不避嫌。

    恭亲王这么一连三天往宁国侯府跑,外面都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儿了,唐嫃还敢把恭亲王留在她的院子里,脸皮那么厚怕不是用铁打的罢。

    张静雅只觉连呼吸都困难,梳梨园的婢女奉上茶点,她赶紧端了盏茶在手里,用来掩饰她的紧张。

    一边小口的饮着茶水,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算是转移注意力。

    沐依娜似乎并没有被影响到,依然从容镇定落落大方,选了一个距唐嫃最合适,但是距谢知渊最近的位置。

    与唐嫃姊妹俩闲话了几句,便将话题引到了谢知渊身上,一说起谢知渊的辉煌战绩,沐依娜明艳逼人的面庞,几乎要放出万丈光芒来。

    任谁都瞧得出来,沐依娜对谢知渊,是发自真心的崇拜。

    可惜谢知渊根本不为所动,她们进院子时他是什么模样,现在就依然是什么模样,并未有丝毫的波动。

    唐嫃觉得,沐依娜才是谢知渊的死忠粉,跟人家沐郡主一比较,她就是个路人粉。

    奈何大佬心似铁,不为所动。

    见谢知渊似乎并不愿理睬,眼风都没扫她们一下,沐依娜心中虽有些失落,却也识趣的转移了话题。

    唐妧对她的从容倒是挺意外,眨巴着眼睛,盯着沐依娜打量了许久,心想真不愧出身沐王府,将门虎女,与普通女子就是不一样。

    张静雅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趁机放下手中的茶盏,弱声弱气的道:“既然嫃表妹这里有客,我们便不多打搅了,过两日再来看嫃表妹,嫃表妹好好养伤,我们就先回春晖堂了。”

    沐依娜:“……”

    凳子都还没坐热。

    “好。”唐嫃与她们没什么情分,便也不留客,“表姐慢走,郡主慢走。”

    张静雅弱不禁风,一转身,却是走的飞快。

    好像身后有个嗜血狂兽在撵似的。

    张雅静的婢女见状,忙小跑几步,追上去扶着张雅静。

    尽管沐依娜并不觉得拘谨,甚至谈兴正浓,可是张雅静都已经走了,她也不好自己留下来。

    临走时,沐依娜回头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