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有胜算,渔捞子
    :

    唐妧听着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十分有兴趣的道:“你们发现没有,沐郡主胆子好大,见了恭王爷,竟也不害怕,好生自在的呢。”

    唐妤低头看着医书,头也不抬的说道:“大概她的父兄也是常年征战之人,平日里见惯了戾气铁血,所以不仅不害怕,反而对恭王爷心生崇拜和亲近吧。”

    因小妹是知道他今天来宁国侯府的,怕她不高兴,古远征上午离开宁国侯府之后,飞马绕到百年老店富昌斋,买了一份水晶冰糖蹄花,希望能以此堵上他家小妹的嘴。

    精致的小竹桶里,装上金黄色的蹄花,浓香扑鼻,看着就食欲大振。

    古远征相信他家小妹见了这份蹄花肯定就想不起来别的事了。

    偏偏事与愿违。

    古远征回到雎阳侯府,在二门口遇见了同样刚从外面回府的古怜灵。

    “小妹?你今天出去了?”

    古怜灵脸色铁青,狠狠盯着他,嘲讽一笑,“今儿二哥怎么舍得这么早就回来了,你那嫃妹妹就没留你一起吃午饭?”

    一刀正中胸口,古远征却顾不上,见她似生了好大的气,不禁眉头一折,上前问道:“怎么了?外头有人欺负你?”

    古怜灵:“呵呵!”

    扭头就走。

    再看古怜灵身边的婢女仆妇,一个个脸色也不太好看,尤其是在看向他的时候,神色说不出的古怪。

    古远征忙追上去,跟在古怜灵身边,关切的追问,“小妹,出了什么事,你跟二哥说说。”

    古怜灵越走越快。

    古远征忽然想到了什么,“是因为嫃妹妹?”

    古怜灵骤然停下脚步,冷了脸看着他,“二哥今儿在宁国侯府里,可又遇见恭亲王了?”

    “……遇上了。”

    既然她今天是出门了,那就肯定听到了外头的风言风语,难怪如此愤怒憋屈。

    古怜灵没有说话,抓住了古远征的衣袖,快步往她的院子里走去,待进了屋关上了门,只剩下她们兄妹二人,才红了眼圈道:“外面那些话二哥应该不会没有听说吧?”

    古怜灵是被气得狠了,不等古远征开口,又继续道:“花朝节那一日,唐嫃与恭亲王在桃花园里行苟且之事,众目所见,你却说那是唐嫃喝醉了闹着恭亲王耍酒疯!

    可是这几日呢,恭亲王连着三天去宁国侯府见唐嫃,还不能说明唐嫃与恭亲王之间有私情吗?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二哥你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

    天涯何处无芳草,二哥你何必要自取其辱?咱们跟宁国侯府退婚吧!跟唐嫃退婚吧!

    只要二哥跟唐嫃退了婚,想娶什么样的不行,天底下的好女孩多了去了,又不是只剩下唐嫃一个,二哥干嘛非得一个树上吊死!”

    古怜灵实是替她家二哥不值。

    唐嫃那样的不知廉耻,哪里配得上她家二哥!

    这些话利剑一般刺穿了古远征,他的心肝被戳得疼死了,搞不好现在正在滴血,“小妹,我知道你是为二哥好,可是,流言蜚语往往只是捕风捉影,事实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恭亲王怎么做是恭亲王的事,只要嫃妹妹还没有喜欢上恭亲王,他就不算输。

    他好容易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孩,不想就因为这点挫折就放弃。

    外头的流言蜚语再难听,他也无所畏惧。

    望着自家誓不放手的二哥,古怜灵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二哥不顾自己的脸面,也不顾咱们雎阳侯府的脸面了吗?我今天出门一趟,在众人面前头都抬不起来,更何况爹爹和大哥呢,还要每天在外头行走,二哥,你可曾想过他们?”

    古远征愧疚道:“等父亲和大哥晚上回府,我会去跟他们还有母亲谈谈。”

    古怜灵胸中的怒焰简直快压抑不住了,说出口的话便火药味十足,“谈什么呢?二哥你的坚定不移矢志不渝吗?”

    古远征的剑眉紧紧拧在一起,沉吟半晌才看着她道:“你还记得先前我携妓私奔的事儿吗?我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还特意选在宁国侯太夫人六十大寿那天。”

    “二哥你说这个做什么?”古怜灵一时没领会到他的意思,一双漂亮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当时的事情闹得不可谓不够大吧,宁国侯府太夫人还气得昏倒了,与我素未谋面的嫃妹妹,女儿家最宝贵的名声也被我毁了,宁国侯府更是被我推上了风口浪尖。

    是我先伤害了嫃妹妹,伤害了嫃妹妹的名声,也伤害了宁国侯府的脸面。

    那样的情形宁国侯府也没有要与我退婚。

    如今嫃妹妹不过与恭王爷走得近了些,外面传了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罢了,难道我就要急着与嫃妹妹撇清关系?

    可以这么说,就算嫃妹妹与恭王爷真有私情,那也是我自找的,自作自受。

    况且这事根本不是真的。”

    只是恭王爷单方面对嫃妹妹动了心思,嫃妹妹那么好那么可爱那么漂亮,有人跟他一样心动一点也不奇怪,嫃妹妹对恭亲王又没有那层心思。

    否则,郎有情妾有意,宁国侯府只需与他退了这门亲事,嫃妹妹大可光明正大的做恭亲王妃去,哪还用得着被人说得那么难听。

    古远征这样想着,顿时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哪个好姑娘不是被好多头狼盯着的,人之常情。

    只不过人家恭王爷仗着与唐相大人交情匪浅近水楼台罢了。

    近水楼台也不一定能先得月,毕竟渔捞子还在他手里握着呢。

    纵然对手是恭王爷,他也还是有胜算的,有胜算的。

    “二哥怎么能肯定这事不是真的?二哥虽然与唐嫃是未婚夫妻,可是你们相识却还不到一个月,哪里能看清唐嫃有多少副面孔。”

    古怜灵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唐嫃与恭亲王之间的纠缠,以及恭亲王对唐嫃不同寻常的关心,让她无法相信这仅仅只是流言。

    谁知那唐嫃是不是就是水性杨花呢。

    古远征耐心解释道:“你想想,若是嫃妹妹与恭王爷都两情相悦了,宁国侯府不早就上门来与我退婚了?哪里还有我什么事,又何必让嫃妹妹摊上这么个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