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洗白白,真爱粉
    :

    古怜灵无言以对,心中却愈发烦闷,便去踢前面的凳子。

    她讨厌唐嫃,无比的讨厌,无比的憎恶。

    若是有机会,她恨不能暴揍唐嫃一顿,打得唐嫃哭爹喊娘,替大白报仇雪恨。

    她一点也不想要唐嫃做她的二嫂!

    “好了,咱们不谈这些了,你看,二哥给你买了什么?”古远征将放在桌上的小竹桶推到她面前,揭开了盖子,一阵诱人的香味肆意的在屋里飘散开。

    看着面前的水晶冰糖蹄花,古怜灵心中的郁气渐渐消散,开吃时候却仍忍不住叮嘱道:“二哥你可得长点心眼,别被唐嫃给蒙骗了。”

    “放心吧,你二哥的眼睛亮着呢。”古远征暂时松了一口气,语气都轻快了起来。

    古怜灵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小神情很是一言难尽。

    还亮呢,明明就是瞎。

    不然怎么会看上唐嫃那种女子,还掏心掏肺的对人家好。

    恭亲王府。

    午后,谢知渊从宁国侯府回来,径自回房歇息了。

    他的伤养了半年,本来大有好转,结果遇上了唐嫃。

    那小东西磨人得很,他那古井般的心境,不觉间就有了波动。

    最近心口时常隐隐作痛。

    吕大夫都快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主子呀,您最近的情绪起伏,是不是稍微大了点啊,得好好控制一下,以前不是控制得挺好?”

    早不动春心晚不动春心,偏偏这时候动春心,老天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啊。

    他们家主子的伤不允许小心肝噗通乱跳,会要命的呀!

    为着他家主子的伤,他是殚精竭虑,头上花白的头发,一薅一大把,他都快秃了,他容易嘛他!

    花富贵他们还唯恐天下不乱,这不是诚心要逼死他吗!一群王八犊子!

    谢知渊:“……”

    以前哪里需要控制,保持常态就行了。

    “知道了。”

    离那小东西远点,他就能一切如常了。

    院子外头,陆岩领着小伙伴,小厮甲乙丙丁,围到花富贵身边,正忧心忡忡道:“公公,您可听到外头的流言了?虽然是真的,但是越说越难听了,怎么办?”

    他们家主子才不是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呢,三小姐和古家那小子之间哪有什么感情。

    胡说八道!好气人!

    “公公,咱们要不要……”

    小厮甲才抬起手阴阴的比划了一下,就被花富贵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花富贵翻了个白眼,“要什么要,多好的机会呀,你们闲着没事干,赶紧推波助澜去呀。”

    “啊?”

    他们家主子的名声怎么办?他们家未来王妃的名声怎么办?

    花富贵笑眯眯的,哼了一声,“外面的话越是难听,古家对三小姐就越是不满,等到古家承受不住压力,自然就会主动与三小姐退婚……”

    “公公说得对……”

    “公公真是高瞻远瞩……”

    “小的们这就去……”

    吕大夫左思右想,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寻了个机会,一把逮住了花富贵,两人分说了起来。

    “不能再这么瞎折腾了哈,男女之事最是磨人,你也不看看主子什么情形,能不能经得起,娶王妃的事先缓一缓,等主子的伤彻底好了再说。”

    “缓缓?这事儿能缓吗?等主子的伤彻底好了,黄花菜都凉透了!”

    花富贵瞪大了眼睛,仇视着吕大夫,恨不得吃了他。

    他家主子都二十六了,好容易有了点苗头,居然让他去掐灭掉,绝不可能!

    “是性命重要,还是娶王妃重要!”

    花富贵毫不迟疑,斩钉截铁道:“当然是娶王妃!”

    吕大夫哭晕在地。

    唐颂不光是顶级权门贵族弟,在三教九流中也能吃得开,陛下命唐嫃替恭亲王选王妃的消息,很快经唐颂的手散播了出去。

    短短三日,不光是京城人尽皆知,以京城为中心,半个大豫国都传开了。

    剩下半个大豫国因为隔得远,消息传过去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几日,谢知渊和唐嫃又一次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顺带还捎带上了作为唐嫃未婚夫的古远征。

    “……我家大丫头年芳十六,花容月貌,女红书画也都拿得出手,你们说,够格去选恭亲王妃吗?”

    “老朱,你家大丫头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她!”

    “哎,老刘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我的亲闺女我怎么会害她,恭亲王哪里不好了,不就是煞气重了点……”

    “可不就是煞气重吗,就你闺女,见了人恭亲王的面,能说出一句囫囵话来?还当恭亲王妃呢……找个门当户对的青年才俊,好好过日子去吧……”

    “就是,省省吧,恭亲王不是我等升斗小民能够攀得上的,你就不要肖想了……”

    “……”

    “如此看来,恭亲王与唐三小姐有私情的说法,全都是无稽之谈啊……”

    “那绝对是无稽之谈呀,不然陛下会让唐三小姐替恭亲王选妃吗?真要是有私情,直接指了唐三小姐做恭亲王妃就是了。”

    “对啊,想个法子让古家退了跟唐三小姐的婚事,多简单,古家怕是也巴不得甩掉这顶绿帽子,那不是皆大欢喜了嘛。”

    “不知道是在乱传流言,这不是误人清白吗,幸好陛下圣明啊!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是说啊,恭王爷不近女色多年,怎么会一下子就破戒呢,不合乎情理呀,原来是被人故意抹黑!卑鄙!小人!无耻!”

    “官场黑暗啊……”

    “陛下英明呀,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宁国侯府,梳梨园。

    唐妧正兴高采烈地的说着这两天外头的事。

    唐嫃听得眼睛都直了,手里捏着一粒瓜子仁,都忘了塞嘴里去,只忙着惊叹,“原来陛下让我帮着选王妃,还有这么一层深意在里头!”

    陛下不愧是陛下呀,就是牛叉!

    只动了下嘴皮子,就把她和恭王叔叔都给洗白了,顺带收获了一帮真爱粉。

    这波操作不服不行。

    以后谁再说她和恭王叔叔有私情,肯定会被广大群众喷一脸。

    陛下都亲自给他们证清白了,谁还敢瞎说,是想上天还是怎么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