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沐郡主,潞王爷
    :

    唐嫃嘎嘎咬着瓜子儿,感慨良多,“都是修炼千年的老狐狸呀,只有我是个老实人。”

    唐妧笑嘻嘻剥松子,“这不是好事儿吗,以后再没人说那些难听的话了,可以耳根清净啦。”

    想着物色王妃的事,唐嫃又有点纳闷,“说来也真是奇了怪了,消息已经传出去好几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唐婠抬起眼帘,“你想要有什么动静?”

    唐嫃道:“来我这里踊跃报名,毛遂自荐啊,听到恭王叔叔要选妃了,有适龄女孩的人家,不应该趋之若鹜吗?”

    唐婠不禁嗤笑了一声。

    唐嫃一脸懵,感觉这声笑里头,似乎大有文章 ,“怎么了?难道不对?”

    唐婠笑着点头,“对,对。”

    对个鬼啊,这么不走心,当她看不出来么,唐嫃正待追问,有婢女进来说,“……沐郡主来了。”

    姊妹四个相互看了一眼。

    沐依娜?她来做什么?

    唐嫃惊马之时听到笛声的事情,宋大总管已经派人查过了,事实证明那并不是唐嫃的幻觉,当时的确有人吹笛子,而且那个时间段内,吹笛子的人还不止一个。

    其中之一就是沐依娜。

    事发之时沐依娜在兴安街醉春楼二楼的雅间里。

    据闻沐依娜酷爱笛子,无论何时何地,总是随身携带,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另外一个吹笛之人是谢知远,众皇子之中排行第十七的,潞王。

    那日,谢知远在兴安街紫云轩三楼会友品茗,他吹笛子的时候,恰巧也在唐嫃惊马前后的那个时间段内。

    吹笛子的人是找出来了,但他们所吹奏的笛声是否与惊马一事有关,却一时半会难以查实。

    假设一下,如果惊马之事与吹笛之人有关,沐依娜的嫌疑肯定比谢知远要大。

    因为实在是太巧了,唐嫃两次听见她吹笛子,两次都出了意外。

    第一次听到她吹笛子,是在长春水榭晚宴上,大白猫发了狂,扑向唐嫃。

    第二次听到她吹笛子,就是在兴安街上的那一回,驾车的马发了狂,致使唐嫃主仆身受重伤。

    太多的巧合,就不算巧合。

    可是,沐依娜没有动机。

    唐嫃与沐依娜又不熟,两人既无仇也无怨,沐依娜没有害她的理由。

    最重要的是,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猜测就只能是猜测,怀疑便只能是怀疑。

    唐嫃姊妹四个,皆与沐依娜没有交情,沐依娜怎么又来了?

    “我和小妧儿出去迎一迎吧。”唐婠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就当是活动一下筋骨。

    “好。”唐妧自然无有不从。

    两人出去了没多大会儿功夫,唐嫃手中的一把瓜子仁刚好吃完,两人便与沐依娜一起进来了。

    众女落座之后相互寒暄了几句,沐依娜就快人快语的道明了来意,“……听说你们府上的人,最近在查三小姐出事那日,在兴安街附近吹笛子的人,恕我冒昧问一句,可是与三小姐惊马之事有关?”

    沐依娜说着,掏出一只白玉笛子来,拿在手里摩挲着,“想来你们府上的人应该也查到了,当日我就在兴安街上的醉春楼,正巧也在那时候吹了笛子。”

    目光扫过唐家姊妹几个,沐依娜十分坦率诚恳,“不知可我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沐依娜的态度让唐家姊妹很意外。

    “谢谢郡主一番美意,目前并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唐嫃始终面含微笑,近日身上的病弱气质,给她添了几分平和温雅,原本就清亮的眼神,此时更是充满了善意。

    对于沐依娜的开门见山,和自告奋勇,唐嫃仿佛格外感激。

    “我也是前两天忽然想起来的,在我受伤晕倒的之前,似乎是听到了笛声的,于是就顺便让人查了一下,倒不是觉得与惊马之事有关,只是在没什么头绪的情况下,想着往别处查一下也是好的。”

    “原来如此,你们这么做倒是没有错,任何一丝线索,只要查下去,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

    沐依娜点头表示赞同,看着唐家姊妹几个,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原本以为,我能帮上什么忙也不一定,所以才巴巴的跑过来,你们可别笑话我才好。”

    唐婠微微一笑,“怎么会,谢你还来不及呢,郡主有一副热心肠,这是好事。”

    唐妧便像个应声虫一样跟着点头,“对呀对呀,是啊是啊。”

    沐依娜见她们这样说,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初来京城不久,没什么说得上话的朋友……”

    听出了她的意思,似乎有意与她们结交,唐嫃就笑眯眯道:“郡主要是不嫌弃,可随时来做客,我们家别的没有,就属姐妹最多。”

    沐依娜笑着说,“上回见过了,你们有四姐妹,你们感情可真好。”

    “我们四个是年纪相仿的,平时总在一处说说话……”还有几个年纪小的,养在各自的姨娘膝下,少与她们走动。

    “今日怎么不见二小姐?”

    “我二姐呀,在自己院子里摆弄药材呢,她最喜欢与各种药材为伴了,说是手边有药心不慌……”

    “……”

    甭管彼此之间熟悉与否,女孩子们凑在一起,很容易就开始聊八卦。

    既然是聊八卦说闲话,拿就逃不开最近的热门。

    “……外面都在传三小姐奉旨帮恭王爷选妃的事情,是真的吗?三小姐这里可有恭王妃的人选了?”

    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感兴趣,沐依娜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她对谢知渊非常崇拜。

    唐嫃叹,“这事千真万确,悔不该当初贪杯闹了恭王叔叔,才有了这一出……”

    嘴里说着悔恨不已的话,心里却并不这么想,尽管心知肚明,选王妃的事情一定不会顺利,但是能吻上大佬男神耶,算起来她真的一点也不亏。

    “人选还没有,我等着对恭王叔叔有兴趣的女孩子们,主动上我这里毛遂自荐,总得人家女方有了这层心思,我才好从中挑出合适的来。”

    “……毕竟女孩们脸皮薄,毛遂自荐应该不太可能,这种婚嫁大事,应该会由长辈出面。”沐依娜跟着她们一起吃瓜子,聊起这件事来兴致勃勃,完全没有了初相识的生疏,“那如今到底有几个人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