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嫂子,后娘
    :

    唐嫃无奈叹道:“一个都没有。”

    沐依娜:“啊?”

    唐妧道:“恭王爷要选王妃是多稀罕的事啊,兴许这几日大家光顾着兴奋,还没反应过来呢。”

    唐嫃斗志昂扬,“肯定是这样,估计过几天,就会陆续有人上门寻我牵红线啦,我要擦亮双眼准备大展拳脚。”

    沐依娜好笑的瞧着她,“帮恭王爷选妃你就这么高兴呀,亏大家之前还以为……”

    唐嫃心里一片坦坦荡荡,聊起来丝毫没有压力,“以为我跟恭王叔叔有私情啊?”

    沐依娜点头,“对啊,外头那些话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我都快相信了。”

    看唐嫃的神情,没有丝毫作伪。

    想必畅春园桃花林中的那几个目击者,是把当时看到的唐嫃与恭亲王纠缠的情形,尽往夸张里说了,夸大其词,然后三人成虎。

    看来,大家都被虚假流言误导了。

    唐婠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唐嫃仰头长叹,然后握拳,锤了一下桌子,“以后再不会有这种离谱的流言了。”

    唐婠:“……”

    那些流言其实一点都不离谱,桃花林中的纠缠是真的,与恭王爷走得近也是真的,本来就很容易惹人误会,更何况,还有个花富贵在其中上蹿下跳。

    这几日花富贵心情不太好,才让陆岩他们出去推波助澜,趁机搞点事情,让雎阳侯古家承受不住压力,主动与宁国侯府退婚,结果选王妃的事一出来,流言就自个儿平息了。

    唐三小姐依然是古家傻小子的未婚妻。

    最郁闷的是,他们家主子自从那天陪唐三小姐吃了一顿午饭,就再也没有去过宁国侯府了,任凭他舌灿莲花他们家主子始终无动于衷,一点也没有再去见唐三小姐的意思。

    古家那傻小子可是成天往宁国侯府跑啊!还今儿从百年老店捎一只黄金烤乳鸽,明儿从小胡同里带一份鸭血粉丝汤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三小姐那就是个小吃货,给点好吃的就能被拐走!

    要不是他拿出看家本领,每天不重样亲手做了各种佳肴送到宁国侯府,这会儿,估计唐三小姐已经被古家傻小子拐回雎阳侯府了!

    花富贵愁的呀,头发都白了好几根,额上的褶子也深了,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毁容的。

    偏偏吕成邈那个老匹夫还聒噪得不行,要不是指着他为主子治伤调养身子骨,早将他大卸八块扔乱葬岗喂狗了。

    “我跟你说你那是本末倒置,前阵子与唐三小姐纠缠不清时什么情形,近几日在府中修身养性又是什么情形,你没看出来?算了,你除了会涂脂抹粉之外,就只在灶头上还有两下子,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总之我告诉你,主子这两日的情形好多了,明显好转!你不要再没事找事,撺掇着主子去宁国侯府了,现在主子的身体才是重中之重,待主子身体恢复了,想娶几个王妃不成?现在正是主子调养身体的关键时刻,你这个贴身侍候的,就只管好好服侍主子,别再整些有的没的。”

    “就咱主子那样避女子如避瘟疫的,让他娶一个王妃他都不干,还想娶几个,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呀,你是没睡醒搁这儿做梦呢吧!我还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了,主子这次要是错过了唐三小姐,今后怕真得打一辈子光棍,到时候你是能赔一个王妃,还是能赔一个小主子?再说我整什么有的没的了,让主子去宁国侯府走动走动怎么了,跟唐三小姐吃个饭说会儿话怎么了,自己医术不精还把责任往旁人身上推,你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我医术不精?我医术不精你花富贵早就以死谢罪成了个死太监了!还能好生生站在这儿跟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我日!”

    “呸!你一个太监拿什么日!”

    “太监怎了!不就是少了一条根吗,你稀罕我又不稀罕,我既不打算生儿子,也不打算睡女人,要那玩意儿做什么,我他妈还嫌硌得慌!”

    “你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吕成邈你个老匹夫,趁老子还有点耐性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要不然老子……”

    “花富贵你个死太监待咋地……”

    远远瞧见谢知渊的身影,正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俩人瞬间怂了,连句狠话都没给对方留下,便双双脚底抹油开溜了。

    花富贵回房躺在软塌上,越想越抑郁。

    唐三小姐怎么能还是古家傻小子的未婚妻呢?

    拆!

    必须麻溜的拆了!

    花富贵阴冷一笑,眼中邪气大涨,十分可怕。

    日子过得那么糟心,他必须搞点事情了。

    三月阳春,天气渐渐暖了,梳梨园中的花,谢了一茬,又开了一茬。

    唐嫃的伤好了,药也停了,每天精神头十足,就等着有人上门,找她牵红线。

    半个月下来,找上门来的还真不少,这不,书桌上堆积的花名册,已经超过了三十本。

    所有的花名册,都是按照唐嫃的要求完成的。

    每本册子上都有一副女孩的小像,并记录了这名女孩的身份背景,成长经历,并写明了年龄,性格,爱好,特长等等……

    上门送花名册的多是家中长辈。

    “……你们姊妹各个都是好的,不知我家丫头有没有这个福气,能与你们姊妹做姑嫂……”

    “……哎呀你们猜,我家那傻姑娘是怎么说的,说是不敢奢求有仙去的秦氏夫人那样的福分,能让唐相一生铭记念念不忘,只求能够在唐相身边服侍起居……”

    或是家中长辈请了交好的朋友,各府中能言善道太太奶奶们。

    “……三小姐觉得如何,我那吴家侄女,能否做个好嫂子……”

    “……不是不是,不是世子,三小姐您误会了,孔家小姐看上的,是唐相……”

    当然也少不了女孩本尊,打着与唐家姊妹交往的名义,含羞带怯的表明心迹。

    “……唐世子文武双全,光风霁月,心怡好生仰慕……”

    “……唐相实是咱们大豫一等一的好男人……”

    喂喂,说好的是奉旨选恭王妃,不是选后娘和嫂子呀。

    伤自尊,恭王叔叔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