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104完败!
    :

    “怎么?是竞争太激烈了?不怕,这是好事,我受得住。”太后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孙子太优秀她很骄傲的。

    唐嫃却是再次强调,“……您先答应我,不能激动。”

    竞争的确很激烈,硝烟滚滚,然而跟恭王叔叔,并没什么关系。

    希望太后能够有个心理准备。

    太后略沉吟,点头,“好吧,我答应你。”

    心里却想着,莫不是小渊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难怪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肯定是早有准备了!

    于是杀气凛冽的扫了谢知渊一眼。

    谢知渊:“……”

    他可什么都没干!

    唐嫃稍微酝酿了一下情感,默默组织了一番语言,力求让人听懂而不会产生误解。

    “目前为止,我一共收到了三十八份花名册,人家将花名册叫到我手上的时候,都已经明确的表示了,她们所属意的那个人是谁……”

    太后听到这里觉得不对劲,“什么叫她们属意的人是谁?咱这是替小渊选王妃呀,难道她们还能属意别的谁?”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一针见血,完美的指出了症结所在,唐嫃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表达得更清晰一点,更委婉一点,“其中二十一份花名册,送花名册的人明明白白表示了,她们属意的人是……我老爹。”

    太后和她宫里的嬷嬷宫娥们都惊呆了。

    太后:“唐相风华正茂,惊才绝艳,风华无双,众多女子为之倾倒,似乎也不奇怪哈……”

    石嬷嬷:“果然还是痴情的男人最有魅力呀。”

    宫娥甲:“从二十年前开始,唐相就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如今二十年过去,依然是京城第一美男,现在愈发成熟稳重了呢……”

    宫娥乙:“上次唐相来咱们宁寿宫,向太后老祖宗请安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晕了半个月才勉强站得稳……”

    宫娥丙:“你不要瞎说,那次唐相看的明明是我!”

    宫娥丁:“不要争了,那次唐相看的是我,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想想就好激动呢。”

    众多女子借着她奉旨选恭王妃的东风,趁机在她面前表达了想嫁唐玉疏的愿望,这种情形,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唐玉疏与谢知渊,一文一武,都是风华绝代,威权深重的人物。

    相交之下,还是唐玉疏更有优势,对于女子而言,光是痴情,对亡妻情深义重这一点,便胜过万千。

    世上哪个女子不想被这样优秀的男子放在心尖尖上疼着宠着?

    光是想想就心潮澎湃热泪盈眶了。

    而谢知渊呢,孤绝料峭,不近女色,除了对唐嫃稍微温和了一点点之外,对其他任何女子都假以辞色。

    最要命的是那一身从尸山血海里淬炼出来的戾气,朝中分量极高的那些大臣见了他都两股战战,更别提温室里娇养出来的一朵朵鲜花了。

    谢知渊是身份尊贵,手握重权,容貌气质无可挑剔,但是他的气势太可怕了,娇花是需要被呵护的,这样的人知道什么叫呵护吗?

    那她们为什么要嫁给他呀?嫌日子过得太滋润吗?

    谢知渊完败。

    太后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中间隔着一个紫檀小几,身子朝唐嫃那边倾了倾,“那还有另外十七份花名册呢,总能选出几个合适的来吧?”

    唐嫃眼神闪躲,“至于另外那十七个,人家也明确的表示了,属意的人是……我大哥。”

    是唐颂。

    二十一个人看上了唐玉疏,十七个人看上了唐颂。

    二十一加十七等于三十八。

    一个多余的都没有了。

    太后懵了。

    石嬷嬷老脸也开始抽搐了。

    宫娥甲乙丙丁都默默的垂下了头。

    谢知渊满意了。

    你不情我不愿的,这不是正好,皆大欢喜。

    大家相安无事的过日子不是挺好吗,非得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作甚。

    太后深受打击,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整个人呆呆的,动作迟缓凝滞,看着唐嫃,不敢置信的问:“就没有一个是属意我们小渊的?”

    悄悄瞟了谢知渊一眼,见他很是怡然自得,自尊心还是那么健壮,唐嫃忽然有些气馁,安慰的对太后说,“……很遗憾。”

    皇帝陛下给强行安排的这个工作强度太大了!这才刚刚开始就……哦不,确切的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始的……

    恭王叔叔不愿意娶,女孩们也都不愿意嫁,这让她怎么开展工作?

    好忧愁?要不等会儿出宫之前去求见陛下,辞工吧?

    实在是没法干了。

    太后哆哆嗦嗦,往大迎枕上一歪,生无可恋。

    石嬷嬷和宫娥们赶紧上前劝慰。

    唐嫃生怕被太后打击倒了,忙端起一盏茶递了过去,“太后老祖宗您可千万想开点呀,兴许明天,哦不,兴许这会儿,就有属意恭王叔叔的女孩了呢?”

    太后接过茶碗喝了两口就放下了,一脸伤心欲绝的摇头摆手,“不会有了,这都半个月了,要有属意小渊的,早就上门找你了。”

    “哼,说到底都是小渊不好,凶名在外,大家见了都绕着走,现在好了,连个王妃都娶不上……”

    “……都快奔三十的人了,自个儿还一点也不着急,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小曾孙……”

    太后絮絮叨叨,哼哼唧唧,哭哭啼啼,看着似在哭诉,但是呢,哭得又很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唐嫃忽然惊奇的发现,太后虽然表面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但真实情绪却并没有太受影响。

    那么期盼着谢知渊能够娶妻生子,失望是在所难免的,却并没有沉溺于悲伤不可自拔。

    甚至也可以说那并不算是悲伤,分明更像是在顺势闹点小脾气。

    “……”

    唐嫃后知后觉,原是她想太多。

    面前的这位太后并非一般的老太太,她这一生大起大落什么没经历过,这点微末小事根本不足以打倒她。

    恐怕以她对谢知渊的了解,以及对世事人心的洞悉,怕除去了最开始的错愕和意外,很快就想明白了,事情究竟为何会如此发展。

    谢知渊不想娶王妃,又何曾有女子愿嫁他。

    兴许有,但绝对不多。

    而且因为某些目的,某些心思,还处在观望中。

    毕竟唐嫃虽然是奉旨选恭王妃,可是,她又有什么值得信任的地方?

    把花名册送到她的手里,明确表示了想嫁恭亲王,她就一定能办到吗?

    难怪恭王叔叔一派悠然坐在那儿,瞧见太后库哭唧唧也无动于衷,估计以往太后也常常这样,恭王叔叔这是见怪不怪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