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105小舟和小远?
    :

    因瞧见谢知渊坐姿态太过闲适,太后心中不忿,就恼怒的指着他数落了一顿。

    直说的谢知渊脸色渐渐发黑,才在石嬷嬷和宫娥们的哄劝下,暂时停了下来,喝了半碗茶休息了一会儿,就问唐嫃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选王妃的事儿再艰难险阻,也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呀。

    唐嫃苦着脸,“太后老祖宗,我实在是没有法子呀……”没有人愿意做恭亲王妃,她也不能乱点鸳鸯谱,强扭的瓜不甜呀。

    太后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也不忍心逼她太紧,于是一边安慰一边哄着。

    “……要不然嫃丫头你再想想别的办法,你们年轻人应该会有很多想法,不急哈,咱们不着急,咱们只要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步一步慢慢来就行了。”

    “嫃丫头呀,不要放弃你恭王叔叔,老祖宗觉得,还是能救得回来的,只是困难会稍微多一些……”

    “那我继续努力吧……”反正这事有多难,大家都见识到了,倘若最后没成,也不能怪到她头上。

    太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殷切的看着唐嫃道:“你手里将近四十份花名册,其中应该有不少好姑娘吧?”

    “嗯嗯,基本上都还不错,各有各的优势,而且都长得很漂亮。”宁国侯府乃是最顶级的权贵,条件太差的也不敢上门来。

    想到花名册上各式的美人,唐嫃忍不住两眼冒星光。

    虽然选王妃之事非她所愿,但是能看到那么多各色美人,还是挺养眼的。

    太后道:“就算是唐相和世子有意娶妻,也只能从里头选出两个来吧?”

    “不,不,无论我爹和大哥要不要娶妻,这事都轮不到我这个小辈来管。”让她管她都不管,谁爱操这份闲心。

    “既然如此,你手上的那些花名册也不要浪费了,你再问问她们,即便看不上我家小渊,还有小舟和小远要不要考虑一下?”

    唐嫃听得一愣,那些都是看上她老爹和大哥的,不好再用在两位王爷那里吧。

    “两位王爷人中龙凤何须如此委屈,但凡老祖宗放出风声去,有意的女子肯定要多少有多少。”

    太后突发奇想道:“那要不然嫃丫头帮忙放出风声去,顺便也帮他们俩物色一下王妃,反正一个也是挑三个也是挑……”

    人数由一个变成三个,成功的概率要大得多。

    无论兄弟三个哪个能娶个王妃太后都会很高兴。

    但是最期盼的那个还是谢知渊,因为谢知渊的年纪最大,他在外头的名声又过于凶戾,他成功娶王妃的可能性最小。

    唐嫃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毫不迟疑赶紧利落的拒绝了,“不不不,我跟两位王爷素未谋面,实在不知道他们的脾气性情,绝对无法帮他们选到合适的王妃……”

    一个恭王妃就要难死她了,再加上一个越王妃,一个潞王妃,那她还要不要活了。

    她没这个义务,也没这个爱好,就恭王叔叔这事,她还是被陛下坑的。

    谁让她酒后乱性污了恭王叔叔的名声呢,她那是自作自受,但越王爷和潞王爷那儿她可做错什么,无需承担这种责任。

    哎,皇室都养出了些什么人呐,一个二个的都年纪一大把了,还打着光棍让长辈操心。

    真是不应该。

    往谢知渊的方向看一眼,只见他闭着眼睛坐在那,莫不是无聊得睡着了?

    本来就是顺嘴提一提,要是万一唐嫃乐意帮忙,兄弟三个里头总能成一个。

    不乐意也是人之常情,她一个小姑娘自己还未嫁呢,又不是专门靠这个吃饭的媒婆。

    唐嫃既然明确表示不愿意,太后自然也不会勉强她。

    两人愉快的聊了一会儿旁的话题,太后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谢知舟,便望向老僧入定一般的谢知渊,不满地数落了起来,“前两日我又听说小舟进了那乌烟瘴气的地儿了,还差点闹出事来,上次不是跟你说了,让你这个做兄长的管着点小舟,别让他再往那些乌七八糟的地方去了,你是不是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谢知渊就睁开眼,淡淡道:“谢知舟大老远见了我,跑得比兔子还快,老祖宗您知道的,我身上还有伤,追不上。”

    “……”

    郁闷了好一会儿,太后才反应过来,“哪用得着你亲自去追,你身边就没人跟着?”

    谢知渊云清雾淡的道:“追上了又能如何,绑起来吊打一顿?”

    太后咬咬牙,“只要他不再往那地儿跑,吊打一顿就吊打一顿吧。”

    谢知渊:“您老人家不心疼就好。”

    唐嫃眼珠子滴溜溜转。

    越王爷到底去了什么地方鬼混了?太后竟授意恭王叔叔揍他。

    乌七八糟,乌烟瘴气,鬼混?

    这几个词让唐嫃想起了一个美妙的地方。

    广大男性群众最喜欢的地儿还能有哪儿,无非就是青楼舞坊那一类的风月场所。

    曾经与古远征一同愉悦私奔的,那位柳如仙姑娘,据说就是一位出身风尘的女子。

    唐嫃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

    男人为什么喜欢去风月场所鬼混?

    总不会是那边的饭菜特别香,茶水格外可口。

    再香的饭菜再可口茶水,能比得上那些百年老字号的酒楼和茶楼?

    更不会是那边的美人多,才艺好。

    真正的美人都养在深闺里,才艺达到艺术家水准的名门闺秀大有人在,比大多只会吹拉弹唱吟风弄月的风尘女子,不知要强了多少倍。

    所以,肯定是那边的女子更贴心,懂得如何讨得男人欢心。

    唐嫃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欣喜,暗戳戳想着,最近让她一直很苦恼的事,这下有门儿了。

    见她明明是望着他的方向,目光却不知落在何处,明显是走了神的模样,脸上却还带着笑容,傻乎乎的,藏着两分小小的窃喜,谢知渊一看就知道,唐玉疏家这不省心的小东西,肯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了。

    太后情绪转换特别快,一忽儿愁眉不展,一忽儿喜上眉梢,一忽儿唉声叹气,一忽儿张口大笑,是个肆意乐观的人。

    不愉快的事统统被抛到一边,留了唐嫃和谢知渊,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午饭。

    待太后按照惯例去寝殿内睡午觉了,唐嫃才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谢知渊身后出了宁寿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