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106拖延时间
    :

    从宁寿宫出来,便准备直接出宫,谁知在宽敞的宫道上,竟迎面遇上了一行人,为首的少女一身蓝色宫装,尊贵华美,妆容精致而美丽,高高扬起的下巴,格外盛气凌人。

    老熟人,湘华公主。

    看到唐嫃紧跟在谢知渊身边,湘华公主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但这情形也是早就料到的。

    听闻太后今日召了唐嫃进宫,本来她还想着机会终于来了,定要让唐嫃也尝尝她的厉害,结果没过多久却又听闻,太后还召见了十四哥。

    无论十四哥与唐嫃是不是有私情,十四哥对唐嫃另眼相待的事,众所周知,却是做不得假的。

    唐嫃心眼那么多,又岂会不知在这深宫里,她只能抱十四哥的大腿,才能保得平安。

    除非能将十四哥与唐嫃分开,否则十四哥定是要护着她。

    上次风顺没能将唐嫃弄到咸福宫里去,还不是因为遇到了十四哥和谢睿。

    十四哥也就罢了,最可气的是谢睿,当时与唐嫃不过初次见面,竟然就护着唐嫃。

    哼,唐相的面子真够大。

    “十四哥。”

    湘华公主见了谢知渊立即恭敬行礼。

    谢知渊不冷不热的点点头。

    “臣女见过公主。”

    唐嫃潦草行礼了事,反正她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嘛。

    既然当初她们硬要将她贴上这样的标签,唐嫃对她们自然也就没必要规规矩矩。

    湘华公主扫了一眼跟在身边侍候的人,都是她的心腹,又看了眼谢知渊,依旧是那副冷漠孤高的模样,将她和她身边的宫人都视作无物,最后将目光定在唐嫃的脸上,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这些日子以来,最让她如鲠在喉,她最想弄个清楚明白的一件事,“花朝节那晚,是不是你给我下的药?”

    两人既然早已撕破了脸皮,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假惺惺装模作样不适合她们。

    虽然湘华公主早已认定是唐嫃做的,但是猜测与证实的分量是不一样的。

    报复的快感也不同。

    从谢知渊身后探出脑袋,唐嫃小拳头抵在唇边,神情兴奋又激动道:“你说的是那晚你在湖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癫狂起来然后强迫周家三少爷的……”

    湘华公主脸都绿了,气急败坏指着她,怒喝道:“你给我住嘴!”

    当众出了那样的事,丑态毕露,颜面尽失,她都不敢去想,杨奕知道这件事后,会如何看待她?

    幸好,幸好花朝节那日,杨奕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去畅春园。

    要不然,杨奕若是亲眼瞧见了她中毒之后的丑态,她只怕恨不能立刻死去。

    只是事到如今,她连去见杨奕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

    唐嫃很无辜的眨着眼睛,“是你问我的。”

    刚才的高贵冷傲瞬间瓦解,湘华公主脸色涨得通红,“我就问你,是不是你下的药?”

    唐家这个小怪物气死人的本事可真是无人能及!尤其是她还装出一副全世界她最天真无辜的嘴脸来。

    看着就让人生气!

    此事的确不是她做的,唐嫃否认得很干脆,“当然不是啦,我是个女孩子诶,怎么会用这种药,太不要脸了。”

    湘华公主:“……”

    更气了!

    唐嫃明明就知道,她曾给杨奕下过这种药,故意这么说,是在骂她不要脸。

    偏偏她还不能反驳。

    唐嫃拽了拽谢知渊的衣袖,“恭王叔叔,我说得对不?”

    谢知渊很给面子的开了尊口,“小孩子家不能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尤其是小女孩。

    湘华公主脸上发烫,死死盯着唐嫃,要不是惧怕谢知渊,早就冲上去开揍了,小精怪就是故意的!

    还有十四哥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一向对女孩子不假辞色吗,怎么小精怪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小精怪在十四哥面前的待遇,是不是也太高了点!

    湘华公主疾言厉色,“何必否认,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还有别人会做这种事情!”

    “是呀,我何必否认呢,反正咱们都已经翻脸了,多这么一件少这么一件,又有什么干系?咱们俩还能握手言和不成?显然不能,那我又何必否认嗯?因为我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呀,我不能凭白背这么重一口大黑锅。”

    “我知道你嘴皮子厉害,但是除了你还能是谁!”

    “那我怎么知道,公主您人品那么不好,鬼知道你都得罪了谁?反正我没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往自己身上揽的,如果公主非要将这个罪名扣我头上,那你就扣吧,你是公主你可以随便任性嘛,反正老天知道我是冤枉的就行了,再说了,无凭无据的公主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就算你贵为公主,也不能单靠臆想就定我的罪吧?”

    靠山牢固的人就是这么硬气。

    湘华公主冷哼一声,“你当我今天是要定你的罪?你想错了,我只想请你喝杯茶,跟你好好聊聊。”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唐嫃嗤道:“我刚才在宁寿宫茶水喝多了,不需要,而且我跟公主有什么好聊的?”

    湘华公主这会一点也不生气了,竟然开始心情气和的说话了,“你怕什么,怕我也给你下毒?”

    谁知唐嫃点头道:“对啊。”

    公主您是有前科的人呢。

    湘华公主差点没忍住又要动怒了,不知想到了什么,到底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谢知渊看了湘华公主一眼,冷冷的道:“你在拖延时间。”

    唐嫃一愣。

    拖延时间!

    难怪湘华公主除了一开始怒形于色,之后不论怎么挨怼都越来越淡定。

    原来是留有后手了呀。

    是请了比谢知渊咖位更大的大佬,还是有办法一定能将谢知渊调离?

    应该是后者。

    比谢知渊咖位更大的大佬有是有,比如皇帝,太后,太子……

    但是这些神级大佬谁又会帮着湘华公主来杠上谢知渊?

    所以应该是有办法将谢知渊调离,只要她在宫里落了单,还不是成了湘华公主案板上的鱼肉?

    湘华公主一脸震惊,想到面前的人是十四哥,又觉得理所应该。

    他看着她的目光中只有冷漠,不见凌厉之色,湘华公主却觉得,好似被嗜血的猛兽盯住了,语气颤抖哆嗦,“……十四哥,我、我没别的意思,只希望你不要护着她。”

    湘华公主鼓起莫大的勇气,才勉强将话说的完整,“我知道十四哥与唐相关系好,可是论远近亲疏,我与十四哥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十四哥即便不站在我这边,又为何偏要护着她这个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