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107星星眼?装可怜?
    :

    为什么要护着她?

    谢知渊低头看了看凑在她身侧的小脑袋,她原本正盯着湘华公主,察觉到他在看她,立即扬起雪白的小脸冲他甜甜一笑。

    小姑娘美好得宛如晨间朝露,捧在手心里怕化了,放在眼前又怕被风吹走了,他不护着难道任由她被欺负?

    “护就护了,需要理由?”

    谢知渊的回答很简洁,很粗暴,很霸气,也很有魅力。

    唐嫃星星眼。

    怎么办,更崇拜恭王叔叔了!

    唐嫃的小心情激动雀跃着,恨不能在宫道上跑两圈。

    谢知渊垂眼看着她,正迎上了她的眸子,晶晶亮湿漉漉,看得人心头发软。

    当她专注的望着他的时候,清澈的眼睛如同无辜的小鹿,有着孩童的天真狡黠,以及少女的欢喜和倾慕。

    神情之中全心全意的信任和依赖,犹如一支温柔的箭射中了他的心房。

    那种难受中又极度舒适的感受,让他几乎难以自持,紧随而来的是一瞬间的茫然。

    于是,下意识的隐忍压抑。

    就在这时候,宫道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内侍一路小跑而来,一边行礼一边对谢知渊道:“恭王爷,陛下有请。”

    果然如此。

    调开了恭王叔叔好对她下手了哈。

    唐嫃绝不束手就擒。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纵身一跃,狗胆包天跳到谢知渊的后背上,两手牢牢的环住了他的脖颈,可怜兮兮的在他耳边哭唧。

    “恭王叔叔!呜呜呜,恭王叔叔不要走,不要在这里丢下我一个人,她们这是调虎离山,连陛下都搬动了,显见是憋了大招了,就等着弄死我呢!”

    湘华公主:“……”

    一众宫人:“……”

    她在做什么?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她!

    就不怕她们还没把她怎么样,恭王爷就先一怒之下弄死她?

    刹那间谢知渊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僵硬得如同铜墙铁壁,温热柔软的一团贴在后背上,奇异又陌生的感觉,令他头皮阵阵发麻,不知是不是旧伤又复发了,心间一阵阵难以抑制的悸痛,与往常旧伤复发时的感受,似乎又有些微的不同之处,谢知渊折紧了眉目,几乎是用生硬无比的语气喝道:“下来!”

    唐嫃被吓得一哆嗦,两手下意识一松,想要避开危险,但是一瞬间,两臂又环紧了,撒娇般的道:“恭王叔叔,我害怕。”

    对她而言真正的危险绝不会是谢知渊。

    这么粗壮的一只大腿就在她面前她一定要抱紧。

    唐嫃讨好的道:“恭王叔叔,看在我最近那样勤勤恳恳,帮您选王妃的份儿上,千万不能她们弄死我呀。”

    谢知渊凉凉道:“我看她们这个主意倒是很不错。”

    唐嫃:“……”

    关键时刻说错话了!

    赶紧补救,“恭王叔叔不要呀,她们很凶残的,真的会弄死我的,我还小,不想死。”

    小脑袋使劲往他脖颈间拱。

    谢知渊被她磨得都快没脾气了,不知觉间语气稍微软了一点,“你先下来。”

    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是男女有别,没人教过她吗!

    湘华公主:“……”

    一众宫人:“……”

    恭王爷这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对?

    虽然面色依旧很冷很孤绝,语气神情相对平常来说,也只是稍微软和了一丁点,明明跟温和这类词汇,距离十万八千里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仿佛瞧见了,似乎有一点点的……温柔?

    他们的狗眼到底是什么时候瞎的?

    察觉到他是真的不习惯,唐嫃从他背上跳了下来,两只手挽着他的胳膊,生怕他会丢下他似的。

    怕是有点怕,但绝对没这么怕,撒娇装可怜什么的,这招好使啊,不用白不用不是?

    世上最幸福的事,除了吃和花痴,就是危机来临的时候,刚好有大腿能抱。

    更何况是抱恭王叔叔的大腿,既有安全感,又有成就感。

    “恭王叔叔不要丢下我。”语气要越可怜越好,眼神要越依赖越好。

    像个小狗崽子似的,谢知渊摸摸她的头,“不丢下你。”

    看吧,效果超棒的。

    湘华公主与一群宫人都看直了眼,唐嫃居然可以与恭亲王这么亲近!

    这个恭亲王怕不是个假的?

    谢知渊根本不会去理会旁人怎么想,只看向那个传话的内侍淡淡道:“告诉父皇,我身体不适,先回府休息了。”

    内侍呆了呆,见谢知渊眉头微蹙,似有不耐,赶紧躬身应诺。

    然后快步返回,去养心殿回话。

    湘华公主简直不敢置信,她是耳朵坏掉了,还是出现幻觉了,十四哥居然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父皇的传召,就为了唐嫃说害怕?

    “十四哥,父皇……”

    谢知渊冷冰冰扫了她一眼,湘华公主娇躯一震,只觉被嗜血猛兽咬住了脖子,顿时不敢开口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谢知渊带着唐嫃,从容离去。

    湘华公主很不甘心,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等下次。

    唐嫃总不能永远有这么好运。

    长长的宫道上,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想着她先前面对湘华的时候,还挺硬气的,一听到那内侍说陛下召见他,她便好似惊弓之鸟一般,显见心里紧张,生怕他走了,然后没了依仗。

    尽管湘华已经不会再追上来了,谢知渊仍然忍不住想要安抚她,“别怕,我在。”

    “不害怕了,有恭王叔叔在,我一点也不怕。”

    心中满溢的激动,就快憋不住了,唐嫃咬着嘴唇,小脸绷得紧紧的,眼中却星光熠熠。

    “恭王叔叔,谢谢你,你真好。”

    唐嫃真心实意的说,从来没这么真心过。

    谢知渊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心情竟是出奇的好。

    以前倒是从没发觉,原来一句感激的话,竟也可以如此动听。

    两人闲庭漫步一般边走边聊。

    “月底春猎,要不要去玩?”前段时间她一直在养伤,想必应该很想出去走走。

    唐嫃果然眼睛一亮,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也可以去吗?”

    谢知渊道:“可以。”

    唐嫃笑吟吟的,顺道问了一句,“那恭王叔叔去吗?”

    谢知渊:“去。”

    唐嫃兴奋握拳,“那我也去。”

    谢知渊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要是我不去呢,你还去不去?”

    唐嫃毫不迟疑,“……去呀。”

    谢知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