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109清凉湖?好祖母?
    :

    唐婠心中暖烘烘的,十分感动,却有些不以为然道:“哪用得着你们这样如临大敌,当那张雅静是洪水猛如么?放心吧,姐姐我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到时候咱们见招拆招就是了。”

    张雅静是个什么样的人,唐婠心里有数,从来也没太当回事。

    唐嫃摇摇头,一本正经道:“大姐你不懂,这女子啊,再是柔弱小白花,一旦为了男人,就会变成食人花,什么都做得出来。”

    唐妤横了她一眼,“说得你好像很懂一样。”

    唐婠扑哧笑道:“哪个话本子里看来的?”

    唐妧道:“就大哥搜罗的那些,很好看的,我也看过,三姐说的都是真的。”

    唐妤:“……”

    唐婠无奈道:“祖母今日带我们出来,就是让我们出来玩的,一定不会要我陪着的,不信你们等会瞧着。”

    唐嫃:“……”

    唐婠笑道:“晾了她那么些日子,如今也差不多了,且看她到底怎么做吧,再说了,今日咱们是出来玩的,岂能被她坏了兴致?”

    唐嫃道:“好吧,那就随机应变。”

    护国寺乃是京中最负盛名的大寺之一,来往的多是京中官眷,太夫人和朱氏从前常来护国寺上香。

    四姐妹规规矩矩跟着太夫人和朱氏拜佛上香,之后由小沙弥领着到了一处洁净的精舍休息。

    没多久,唐玉琳母女就来了。

    众人一番厮见寒暄,随后太夫人就摆摆手,对唐婠她们几个道:“好了,都不要拘在这里了,你们姐妹许久没出门,这就好好出去玩吧,寺里头风光不错,后山清凉湖颇有意境,你们可以到湖上泛舟去,还能钓鱼,依我看,这会儿时候也不早了,要是来不及回来吃午饭,你们干脆就在湖边烤鱼……”

    都让唐婠给说中了。

    而且还给她们安排得好好的。

    唐嫃从前整日在外祖母跟前撒娇打滚,这会儿更是扑过去搂着太夫人的脖颈。

    “祖母,您怎么可以这么好?我太喜欢祖母了,世上这么多的祖母,唯有咱家祖母最好,最疼孙女们了。”

    太夫人高兴地笑了起来,捏着她的小脸打量,“快给祖母瞧瞧,小嘴是不是抹了蜜了?”

    唐婠和唐妤唐嫃年纪相仿,婚期都定了下来,在这两年内都会陆续出嫁,等她们嫁了,唐妧也到了适婚之龄。

    太夫人深知,女孩子最轻松快活的日子,就是在闺中的这段时间。

    嫁做人妇之后,再想要像今日一般,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太夫人便想着,在她们出嫁之前的这段日子里,尽量让她们轻松愉快的玩乐。

    唐嫃正色道:“我说的都是真话,可不是哄人的。”

    太夫人笑得前仰后合。

    唐玉琳自小也是这么被宠着的,所以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刚才路上雅静还说,清凉湖的鱼窝了一冬,这会儿肯定特别肥,你们一人钓上一条来,就在湖边烤了,午饭也就尽够了。”

    唐玉琳是支持女孩们去玩的,宝贝女儿最近眉宇间总是郁郁的,问了几次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女孩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也是正常的,唐玉琳并不打算追根究底,把什么都弄得清清楚楚。

    只是张雅静自小体弱多病,唐玉琳是怕她闷久了伤身,与几个表姊妹一块去后山玩玩,或许心情能好点。

    唐嫃姐妹几个闻言,不约而同的,朝张雅静看了一眼。

    小白花来之前就想着要去游湖了?

    湖里面会不会有陷阱?

    唐妧悄悄道。

    唐婠没好气瞪她一眼,压低声音道:“你跟三妹都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本子?”

    唐妧道:“才子佳人看多了没什么意思,最近大哥给我们搜罗回来的,都是些后宅女子争斗的话本子。”

    想想还心有余悸,捂着胸口怕怕的,“女人狠起来真是太可怕啦。”

    唐婠:“……”

    姊妹几个嘻嘻哈哈一阵,就被太夫人赶了出来。

    随侍的婢女们准备好了钓竿鱼饵,还有烤鱼用的各种工具和调料。

    唐婠姊妹四个再加上张雅静,一起说说笑笑往清凉湖去了。

    天然的湖泊在险峻的峭壁中蜿蜒曲折,前看不见头后看不见尾,湖岸边的崖壁遮挡了大部分的骄阳。

    唐嫃她们还未靠近,一股幽凉的湖风夹杂着水汽,便迎面扑到了脸上。

    唐嫃惊呼,“好凉呀,倒是个夏日纳凉的好地方。”

    唐婠微笑着说,“的确如此,等以后天热起来了,咱们还可以再来玩。”

    唐妤望着湖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的船只,“怕是平常不少人来此游玩吧。”

    “春夏秋冬四季变换,总有不同的风情韵味,而我们眼前所看到的,只是清凉湖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唐婠的笑容越发的温软,“祖母怕是早有心让我们出来玩,姑母邀咱们一同来护国寺上香,祖母大概就想到了这一层,正好借了这个机会,让我们从护国寺后山下来,到这风景秀丽的清凉湖玩一趟。”

    唐嫃满脸的笑容,“我就说祖母是最好的祖母啦,别人家的祖母哪有这么好的。”

    张雅静面含微笑,目光从唐婠和唐妧身上扫过,意有所指的道:“那倒是,你们都是有福气的。”

    唐婠笑容不变,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却并不放在心里,看也不看她一眼,真心实意的说道:“我们自然是有福气的。”

    唐妧转过身去在张雅静看不见的地方撇了撇嘴,蓦地眼睛一亮,指着远处从崖壁后面转过来的一艘精美画舫,“咦,那边有一艘大船,不知船上的是什么人?”

    唐婠道:“京城就这么大,能在这里遇上的,说不准,还是咱们认识的。”

    唐妧点点头,“那倒也是,不过,管它是什么人呢,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

    一行人步行至湖边,各自带着服侍的人,相继上了几艘小船。

    唐妤手牵着手唐婠上了一艘船,唐嫃与唐妧笑闹着上了第二艘船。

    张雅静带着两个婢女,以及一个划船的仆妇,独自上了一条小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