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111潞王爷?钓鱼吃?
    :

    唐嫃一直站在远处,默默关注着他们。

    虽然两人之间没有言语,那传情的眉目神色,却被她瞧得一清二楚。

    简直要被气乐了。

    唐婠明明才是最无辜的一个,偏偏这俩人,搞得好像唐婠是个恶人一样。

    江陵对张雅静的一腔爱意和愧疚,长了眼睛的人都能够瞧得出来。

    张雅静做了小三还无辜了?

    是她自己愿意做小三做下三滥的,又没人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

    江陵的愧疚,难道不应该是给唐婠?所以说他渣,一点也不冤。

    说什么与唐婠的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对唐婠根本没感情,没感情你倒是抓紧时间想办法退婚啊!

    光明正大的退婚,就唐婠那性子,绝不会死缠烂打。

    退了婚再与张雅静在一起,那才叫是名正言顺。

    现在这样背着唐婠,偷偷与张雅静你来我往,就不嫌恶心人吗。

    唐嫃磨着锋利的小牙,好想揍人是怎么回事?

    忽然接收到唐妤清冷的目光,唐嫃就一脸丧的缩了缩脖子。

    她就看看而已,真的没想闹事呀。

    杨奕顺着唐妤的目光,看了看江陵和张雅静,又看了看唐嫃,唇角微微上扬。

    “三小姐似清减了许多,身子可是已经大好了?”

    很巧,淄川郡王谢誉也在画舫上,看到唐嫃独自站在一旁,便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唐嫃收回目光抬头看,竟是许久不见的谢誉。

    风度翩翩美少年,模样生得极俊秀。

    虽然只见过一面,当时的情形也不太友好,但是唐嫃对他的印象,还算比较深刻。

    因为小伙子长得实在是太美好了,啧。

    唇红齿白,五官精致。

    仿佛点了胭脂的嘴唇,在他瓷白的皮肤的衬托下,越发显得殷红夺目。

    “没想到郡王也在这画舫上,今日倒真是巧了。”

    唐嫃看得眼神发亮,脸上笑容一瞬绽放,略略寒暄了一句,便向谢誉深深行礼,态度恳切郑重道:“多亏郡王当时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在这里说句多谢了。”

    “三小姐客气了,那日不过是正巧遇上了,举手之劳罢了,本就不值一提,倒是先前太夫人寿辰那次……”

    说到这里谢誉就有些不太自然了,白皙的面皮微微泛了一抹红,“是我莽撞撞倒三小姐在前,陶亮出口不逊在后,那日之后,本想亲自上门致歉,不巧皇爷爷恰好分派了差事,匆匆离了京也就耽搁了下来,谁知后来才刚一回京,便遇上三小姐在街上惊马受伤,当时听闻三小姐伤势颇重,未免惊扰了三小姐修养,所以一直拖到如今,竟也没能好好向三小姐道歉……”

    在她危难之际出手相救的恩情,被他轻飘飘一句话就略了过去,倒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一件小事,却被他始终记在了心上,此番相见还不忘向她道歉。

    忽然间就对面前这个精致绝伦的美少年更添了几分好感。

    “救命之恩都不值一提,这种旧账,就更没有去翻的必要了。”

    真的只是一桩小事。

    那处是一个拐弯,两两相撞原是意外,而他在被她拽倒之际,还不忘用手护着她的头,使她免于更大的伤害,唐嫃本就不想计较,只是当时被陶亮气着了,才闹了那么一通。

    再说了,事后他还送了她一匹宝马,诚意真的很够了。

    既然她都说了就此揭过,谢誉又已经当面致歉,便不再纠结此事了,眉目间豁然开朗,“方才在画舫里远远瞧着,见你们似乎在钓鱼,可有收获了?”

    提到这事儿唐嫃格外无奈,慢吞吞一字一字的道:“一条都没有钓到……”

    谢誉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微微一笑温言安慰道:“三小姐倒也不必气馁,钓鱼也需要看运气的。”

    看了一眼清澈如镜的湖面,重新将目光转向了唐嫃,“被你们勾起了兴致,我也忽然想钓鱼了,不知可否借钓竿一用?”

    “当然可以。”

    唐嫃自己钓不上来,看别人钓也好,反正不管谁钓上来的,总会有她一份吃的。

    三层的画舫高阔华贵,布置得极为清幽雅致。

    今日画舫上聚会游玩的全是王孙贵族,除了唐嫃和唐妤是刚从外地回来的,其余人全都是平素在各个场合见过的。

    甚至有许多熟识的。

    听到唐嫃和谢誉在说钓鱼的事,旁边一个青年便男子上前来,“要是能钓上鱼来,咱们自己烤来吃,倒也颇有野趣。”

    瞧见米粒与几个婢女手里烧烤用的工具和调料,那男子爽朗的笑声更添了几分意外和惊喜,“原来几位小姐都准备好了,此番就是来清凉湖烤鱼的,看样子我们这是有口福了。”

    唐嫃抬头望去,只见男子举止磊落洒脱,笑容清爽,目光明亮且温暖,让人一见便生好感。

    谢誉便向她介绍道:“这是我十七叔,潞王。”

    又向青年男子介绍唐嫃道:“这是宁国侯府的唐三小姐。”

    原来竟是潞王谢知远!

    太后操心娶不到媳妇的三位光棍王爷中的一个。

    唐嫃莫名的对这位潞王很有好感,行礼之后笑吟吟看着他道:“可惜我们一条鱼都没有钓到,王爷要是想吃鱼,恐怕得先出一份力才行。”

    谢知远闻言一笑,大大方方接过钓竿,与唐嫃和谢誉一起,寻了个位置坐下垂钓。

    心里却想着,难怪能得十四哥另眼相待,的确是个讨喜的小丫头。

    唐嫃伸长了脖子四处看,想瞧瞧姐妹们都在何处。

    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唐婠和杨奕。

    杨奕手里握着钓竿,正在钓鱼,唐妤就坐在他对面,二人时有交谈,相处颇为融洽。

    嘿嘿,真好。

    唐妧被几个女孩团团围住,看样子仿佛都是平时相熟的,聊得很是开心的样子。

    张雅静自然也有自己的小团体,正与几个女孩坐在一起说话,其中一个女孩拿了张雅静的钓竿,一副跃跃欲试打算钓鱼的样子。

    至于唐婠,好像被什么人给拦住了去路。

    那是一个十**岁的少年,唐嫃这个方向看不到脸,看穿着打扮也是个贵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