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坏心眼,潞王妃
    :

    能被称作是京都一绝的酒,那该是何等美妙的滋味。

    难怪杨奕那种连花朝节都不现身的人,今日会奇迹般出现在这艘画舫上。

    原来是为了谢知远只在春光烂漫时节才会酿成的醉忘春。

    唐嫃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尝尝了。

    谢知远笑容和煦,“你喜欢喝酒?”

    唐嫃用力点头,“美人美酒美食美景,都是我最喜欢的!”

    谢知远看着她,“咦,同好中人呀。”

    “潞王好美酒大概是世人皆知的,那么除了美酒呢,潞王最好的是美人还是美景呀?”

    潞王爷紧跟着他十四哥恭王的步伐,誓要单身到底死活不肯娶王妃,这事不是秘密了。

    那么到底是眼光太高,一般的美人难以入眼,只要那种绝世美人呢,还是对美人没有兴趣?

    谢知远马上就给出了答案,“美人就算了,倒是每一处的美景,都是上苍的恩赐,不可错过。”

    美人为什么就算了,“潞王爷,美人也是上苍的恩赐。”

    谢知远不甚走心的点点头,“哦,也对。”

    哥们儿,你这是什么态度!美人活色生香,不比美景逊色!

    “……”

    唐嫃忍不住替太后老祖宗揩了一把心酸泪。

    谢知舟怎样且先不说,她还没见过,更不认识。

    谢知渊那真是千里冰封,将女色隔绝得很彻底。

    此刻再看谢知远,说起美女什么的,基本略过不提,可见,也是不爱沾女色。

    太后老祖宗还盼着他们结婚生子呢,如今看来,这个愿望要实现起来也太难了。

    他们可都是妥妥的凭实力单身的!

    谢誉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转移话题的同时顺便八卦一下,“听闻最近进出宁国侯府的女眷不少,三小姐奉旨帮十四叔选王妃,可有从中选出几个合适的人选来?”

    谢知远竖起了耳朵听着。

    十四哥这回要是玩完了,那他和十六哥恐怕也得跟着玩完,没有十四哥在前头挡着,光凭他和十六哥是坚挺不了多久的。

    “昨日太后老祖宗召我进宫就是为了问这件事呢。”

    想想这都整出些什么破事儿,唐嫃就莫名其妙的悲愤了,但也不愿闹得人尽皆知,压低了声音,有所保留的对他们道:“最近出入宁国侯府的女眷是不少,但没有一个是为了恭王叔叔的婚事来的!”

    她是不会告诉他们那些人惦记的都是她爹和她哥的。

    恭王叔叔市场行情太差。

    谢誉愣了愣,不敢置信,“一个都没有?”

    谢知远松了一口气,心里头舒适又惬意。

    “是的,不骗你们,我都愁死了。”

    瞧着面前这位姿态闲雅的王爷,唐嫃小小的动了一下坏心眼,假装不经意说顺了嘴,“太后老祖宗还说,越王爷和潞王爷两位也步了恭王叔叔的后尘,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正经娶个王妃的了,反正我这儿已经摊上了帮恭王叔叔挑王妃的差事,挑一个王妃也是挑,挑三个王妃也是挑,不如趁着挑恭王妃的机会,顺便把越王妃和潞王妃一起给挑定了。”

    谢知远闻言惊得身躯一震,恰在此时浮标被扯动,手里的钓竿差点没握住,幸亏他定力还可以,震惊过后手腕一抖,一条肥鱼被提了上来。

    唐嫃兴奋得不得了,鼓掌惊呼起来,“哇!钓到鱼了,钓到鱼了!这么肥的鱼,生长的环境又这么好,烤熟了肯定很好吃。”

    被她热烈的情绪所感染,暂时忘却了烦心事,谢知远笑着高声吩咐,“让厨子好生烤了送上来。”

    那边杨奕紧随其后也钓上了一条,就有小厮分别上前取走了两条鱼,送到画舫最底下一层的厨房去了。

    谢知远挂上饵食,再次将鱼钩抛入水中,然后瞧着唐嫃,斟酌了一下开口道:“三小姐刚才说,老祖宗让你把越王妃和潞王妃……”

    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唐嫃根本没听到他的话,突然间振奋不已掴掌,“是醉忘春吗?”

    她的话音还未落,画舫中就已经骚动了起来,醉忘春还未拿出来,独特的浓香便飘散开来,众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还好没让大伙儿等多久,一群青衣婢女捧着刚开封的醉忘春,鱼贯入内依次斟酒。

    什么时候上酒不行,偏赶在这个时候,没眼色的东西,谢知远内心气结,面上却假作淡然,“三小姐要是喜欢,我那儿还有别的酒,回头送你几坛。”

    谢誉是知道他为何如此大方的,趁着这大好的机会也想沾点光,“十七叔,我也喜欢,送我几坛吧?”

    真是不理解三位王叔视女人如洪水猛兽的态度,不过是后宅里多个女人而已有那么可怕吗?

    例如眼前这位唐三小姐吧,虽然被惹急了的时候凶猛了点,但正常情况下还是很可爱的,而且小姑娘长得多漂亮,瞧着多养眼。

    尤其是展颜而笑的那一刹那,正如奇花初胎,霞映澄塘,看得他心里头怦怦乱跳。

    谢知远挥挥手赶苍蝇似的,“去去去,你个小孩子,喝什么酒。”

    谢誉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十七叔,我可比三小姐要年长。”

    要送人家小姑娘酒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人家年纪小?

    见者有份顺手送他几坛大家一块皆大欢喜不好吗?

    谢知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当我不知道呢,你小子又不好这口,瞎跟着起什么哄。”

    谢誉道:“我是不怎么喝酒,但是十七叔总该知道,我父王就好这口啊。”

    偏偏谢知远从不轻易赠送,谁想要喝上他酿的酒,那得花大价钱去他那购买。

    哦,今天在唐三小姐这破例了,唐三小姐还没这想法呢,十七叔竟然主动要送。

    谢知远瞪了他一眼,“不敬长辈是吧,信不信我明儿就去五哥那,告你小子一状。”

    谢誉:“……”

    唐嫃此刻满心满眼都是美酒,谢家叔侄俩的交锋完全被屏蔽,她一点也没察觉到。

    深深吸了几口醉忘春独特的醇香,唐嫃直接抱着放到面前的酒壶,满足得如同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宝。

    美美的喝了两口,情不自禁赞叹道:“好酒,果然是好酒!”

    面前负责斟酒的婢女都忍不住露出一抹温柔动人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