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114抱大腿?做朋友?
    :

    终于尝到美酒的众人一起举杯敬谢知远,谢知远风雅的端起酒杯遥遥向众人致意。

    有酒有宴,又岂能少得了丝竹歌舞。

    悠扬悦耳的乐音从画舫里传出,飘落在青山绿水之中,美丽轻灵的舞姬旋转跳跃,为今日的酒宴增添一抹亮彩。

    画舫之中气氛很是热烈。

    谢知远的身躯微微向唐嫃的方向倾了过去,将方才她没有听入耳中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真的吗,那太好了,多谢王爷慷慨馈赠!”

    正愁醉忘春滋味太美好,就眼前这点不够喝呢,没想到谢知远这时竟说,赶明儿要另送她几坛,这样的意外收获,令唐嫃大喜过望,这位霁月光风的潞王爷,果真值得一交。

    谢知远正要问她,太后授意让她选潞王妃的那件事,就见她一个激灵,猛地挺直了脊背坐正了身形。

    顺着唐嫃的视线看过去,瞧见了杨奕身旁的女子,清艳绝俗,容颜与唐嫃极为相像,只是二女气质迥异,倒不会轻易被认作是同一人,听闻唐相膝下有两个女儿,是双生花,想必那少女便是唐嫃的嫡亲姐姐,宁国侯府排行第二的唐二小姐,也正是杨奕的未婚妻,隐约记得唐二小姐似乎名叫唐妤?

    唐妤的目光清清凌凌,正盯着唐嫃,隐隐流露出一丝警告。

    唐嫃原本宛如繁花绽放般的笑容,僵在唇角眉梢,整个人恹恹的,突然就丧失了精神气,表情纠结的瞪着面前的酒杯。

    好似遗世珍宝摇身一变,成了见血封喉的毒物。

    谢知远忍俊不禁,“你二姐姐为何不让你喝酒?听闻你前阵子身受重伤,莫非是身上的伤还没好?”

    唐嫃欲哭无泪,“我的酒品不太好,出门在外,二姐姐就不让我多喝。”

    谢誉随大流饮尽一杯醉忘春,之后就继续握着钓竿钓鱼了,唐嫃与谢知远之间的对话,他都一心二用的默默听着。

    谢知远扑哧乐了,分外好奇的道:“你酒品如何不好?是喜欢打人还是闹事?”

    唐嫃斟酌用词,面皮发紧,“算是伤人,也算闹事。”

    谢知远心下了然,“花朝节那日过后,你与我十四哥之间,传了些难听的谣言出来,莫非那日你喝醉了酒,跟我十四哥闹了起来,被人以讹传讹了?”

    谢知渊不近女色的形象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无论外面的流言传得多么有鼻子有眼睛,稍稍与他熟悉一点的人都不会相信那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他恭亲王能多看哪个女子一眼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又怎么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与女子在桃花林中亲热,这不是瞎扯淡吗。

    编瞎话也不会编个靠谱的,没劲。

    皇帝谢蕴激动之余还相信了一小会儿,回过神来才觉得此事不可能是真的,谢知远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

    不过这姑娘倒是挺能耐哈,居然能跟十四哥闹起来。

    上次有个女孩在十四哥跟前闹,是什么时候来着,那时他们都还年少,距离今日大概也有十几年了。

    也不能算是闹,就是年纪小又仗着家世才情,颇有几分自以为是的高傲,想引起十四哥的注意,结果都还没能跑到跟前,就被十四哥当暗器扫开了。

    当场就摔断了三根骨头。

    啧,灰头土脸,那叫一个没脸。

    之后那姑娘没脸再待在京城了,草草寻了一门亲事远嫁了。

    所以唐三小姐能在十四哥跟前醉酒闹腾得多有本事啊。

    多稀罕的事,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观啊,当时没能亲眼瞧见,可惜了。

    不怪能引起那么大的巨浪洪流。

    谢知远只想挥毫泼墨,写一个粗大的“服”字,送给这位唐家三小姐。

    谢誉同样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注意力从鱼竿上全部转移至此。

    唐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样,陛下就是以我抹黑了恭王叔叔的清白为由,让我务必要给恭王叔叔选王妃。”

    末了,欷歔不已道:“喝醉酒之后的代价委实太大了。”

    谢知远深以为然,“父皇实是强人所难。”

    唐嫃简直要将谢知远引为知己了,“可不是,这桩任务简直难于上青天,如果我最终也没能完成,不知陛下会怎么责罚我。”

    “尽力而为,十四哥不愿意,谁又能强迫得了,对不对?完不成这桩任务,哪能怪在你头上。”

    谢知远心里有点小小的矛盾,既想看看十四哥娶王妃的情形,又不想十四哥真的娶王妃,因为他暂时还没有娶王妃的心思,没有十四哥做挡箭牌,他哪里扛得住老祖宗和父皇的逼婚?

    十六哥就更不不用说了。

    从前口口声声喊着对女人过敏,近来却听闻常往秦楼楚馆里钻,他就想问问十六哥脸疼不疼?

    “唉,若陛下能跟潞王爷一般好说话,这桩差事也不会落到我头上。”

    目前为止,尽管唐嫃只见过两位皇子亲王,却已经深切体会到了,龙生九子各不相同的含义了,与谢知渊相处如坠魔窟,与谢知远相处如沐春风,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虽然恭王叔叔也很好啦,尤其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心要护着她的时候,安全感简直爆棚,她兴奋得差点飞起来,但是两相比较起来,还是与谢知远相处更愉快,主要是更轻松自在。

    不用总是去操心大佬生气了?大佬会不会宰了我?大佬高兴了?大佬同意了没有?大佬到底什么意思?大佬的大腿抱一下没问题吧?

    大佬只适合抱大腿,潞王才适合做朋友。

    “老祖宗倒是最疼我们这些小辈不过的,又如何会说挑一个王妃也是挑,挑三个王妃也是挑,趁着挑恭王妃的机会,顺便把越王妃和潞王妃也挑定的话来?”

    挂在心头许久的问题终于找机会问了出来,“明知挑一个恭王妃都让你为难,又如何会让你再多挑两个?莫非昨日你去宁寿宫的时候,还发生了什么事?”

    唐嫃摇头,无甚威慑力的瞪了他一眼,帮太后老祖宗瞪的,“太后老祖宗还不是急眼了,还好我拒绝得够快,够干净够利落,太后老祖宗人那么好,自然不会为难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