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拒绝了,落水了
    :

    谢知远心下大喜,“你拒绝了?顺便选定越王妃和潞王妃的事,就此作罢了?”

    “当然拒绝了。”

    提到美人就连话都懒得说,潞王爷您都这副德行了,还不知那位越王爷如何呢,她长了几个胆子,敢揽下那么大两个烂摊子。

    “我这儿肯定是作罢了,至于太后会不会另想办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何况他的前头,还有十四哥挡着,一个十四哥,能敌得过千军万马。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实处,心里头顿时说不出的轻松愉快,谢知远一仰脖饮了一杯醉忘春,那姿态怎一个潇洒写意了得。

    心无挂碍一身轻。

    浮标再次动了起来,谢知远提起钓竿,又是一尾肥鱼上钩!

    “好!”

    画舫中有人大声叫好。

    谢誉:“……”

    默默提起鱼钩看了下,饵食还好好的挂着,怎么就不见有鱼咬钩?

    被鱼歧视了?心塞塞。

    酒过三巡,陆陆续续有人钓上了鱼来,烤好的鱼也陆续上了桌。

    原本唐嫃有得吃,还有谈得来的朋友谈天说地,除了不能饮酒之外,其实还挺愉快。

    但是醉忘春实在是太香了!

    如果画舫没有驶离护国寺后山那片水域,估计护国寺内的大小僧众闻到了酒香,都会忍不住背着佛祖菩萨流两滴口水。

    更何况唐嫃本身就是最好口腹之欲的人呢。

    幸好谢知远说明儿就叫人送几坛美酒到宁国侯府给她,到时在府里,关上梳梨园的门,她就可以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好好喝一顿美酒佳酿。

    唐嫃吃饱,没喝足,与谢家叔侄俩闲聊之际,两眼尽盯着场中舞姬了。

    虽然没什么文艺细胞,但她就是喜欢赏歌舞。

    顺便看看姊妹们都玩得如何了?

    唐妤与杨奕坐在一处,颇有些约会的样子了,跟旁边的年轻男女们,也能偶尔聊上几句。

    唐妧那边不知什么情形,仿佛是谁说了笑话,几个小姑娘笑得前仰后合。

    张雅静倒还是那副斯文模样,与几个交好的男女轻言闲聊。

    目光落到唐婠身上时,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唐婠便冲她笑了笑。

    玉面映红,染了三分胭脂色,这一笑,更是风情隐现,少女独有的美,亦能颠倒众生。

    不止看呆了唐嫃。

    另外一边的史昆宇正好瞧见,眼神竟有些痴了,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唐婠忽然徐徐站起身来,与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又冲唐嫃使了个眼色,表示要出去透透气了。

    唐嫃早已经发现了,她似乎是有了醉意,出去这是为了醒酒。

    醉忘春那般的浓香,谁能抵挡得了诱惑,多贪了一杯太正常。

    唐嫃心下忽然涌起一股警觉,便在画舫中搜寻史昆宇的身影,见到史昆宇还在座位上没有动,只是他那让人厌恶的目光,还停留在唐婠消失的方向。

    明显他也发现唐婠有些醉了。

    哼,算他识相,坐在那儿没有动。

    要是唐婠出去了,他也紧随其后,那唐嫃可就要忍不住了。

    他那猥琐的目的都那么明显了,唐嫃又岂能无动于衷,管它什么顾忌不顾忌的,先按住这色胚子痛打一顿再说。

    随便找个什么说辞都行,就说他挡着她的光了!

    “啊!”

    “小姐!”

    “救命!”

    外面船头上突然传来一嗓门惊呼,紧接着就是一阵噗通的落水声。

    那几声惊呼的声音听来都是十分的熟悉!

    “大姐姐!”

    唐嫃心下一惊,在画舫内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只留给谢家叔侄一道影子,人便消失不见。

    火速奔到了外头四下里一看,哪里还有唐婠的身影,只剩木槿趴在船边上,破了音地冲着水面呼喊。

    唐嫃急匆匆跑上前去,与木槿一样往湖面上望去,却连半分人影都没看见,“大姐姐!”

    听见唐嫃的声音,木槿转过头来,带着哭腔道:“三小姐,大小姐落水了,怎么办,大小姐不会凫水。”

    “别慌别慌,不会有事的。”

    侍候她们姊妹来清凉湖游玩的一众仆妇里头,其中至少有四个是会凫水的,大伯母为了她们姊妹的安全,给她们姊妹每个人身边,都配了一个水性极佳的仆妇。

    木棉白着脸小心肝扑通乱跳着,赶忙将四人喊了过来都派了下去。

    盯着湖面看了又看,什么也瞧不见,四个仆妇以唐婠落水之处为中心,分别往四个方向潜了下去,唐嫃急得拧紧了眉头,沉了声道:“大姐姐怎么会落水的?”

    木槿红着的眼眶泛着光要吃人似的,指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一个的仆妇,“是她!大小姐好好站在这里吹风,是这个妇人突然冲出来,把大小姐撞下去的!”

    当时木棉与其他人都离得稍远一点,只有她就陪在大小姐身边,可恨这个妇人撞到大小姐之后,身子一偏朝她身上压了过来,使得她根本无法脱身去救大小姐!

    木槿真是恨不得剐了这个妇人!甚至怀疑这妇人是不是故意的!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

    那仆妇四十多岁的模样,见木槿指证她,顿时吓面如土色,扑通跪下来直磕头,“都是奴婢该死,不顶用,走个路也能摔着,还望唐三小姐恕罪啊,奴婢不是故意的,不知是哪个天杀的往地上丢几粒了黄豆,害得奴婢脚下一滑,这才撞到了唐大小姐的啊,求唐三小姐定要饶了奴婢这一回呀……”

    唐嫃闻言低头一看,果然有几颗黄豆,脸色越发难看,“见了个鬼了!这地方离厨房远着呢,怎么会有黄豆!”

    “把人看起来。”

    是唐妤清冷的声音。

    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还有唐嫃的那声大姐姐,她当即就明白了,肯定是唐婠落水了,是以没有一点耽搁,立刻就跑了出来。

    打量了那仆妇一眼,唐妤眉目间笼了一层寒霜,冷声吩咐木槿和木棉。

    木棉的目光刀子一样剜在那仆妇身上,与木槿一左一右的将人看管了起来。

    那仆妇还在哭哭啼啼求饶,木棉听着恼怒不已,一脚踢上了那妇人的肚子。

    大小姐还没救上来,哭什么哭,丧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