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搞事情,闭嘴吧
    :

    唐妤走上前去,在唐嫃身边站定,低声道:“区区几粒黄豆,谁都能随手洒下而不被人察觉,咱们先不用管。”

    唐嫃明白这个道理,“姐姐,我水性如何你是知道的,我想下水救大姐姐。”

    有唐妤主持大局,她没什么不放心的了,唐婠一点水性都不懂,什么情形却不得而知,唐嫃心里难免着急,就更不想闲在这里了。

    唐妤意味深长的道:“此事若是单纯,大姐姐很快便会得救,此事若不简单,你的用处还在后头。”

    唐嫃愣了住,“……”

    她不是没往更深的层面去想,只是那个念头一闪而逝,这种情形下她懒得去想罢了。

    杨奕在唐妤起身之后,便已经吩咐下去,这会儿画舫已经停下。

    唐嫃紧紧的绷着一张小脸,盯着那捂着肚子的仆妇,眉间的折痕又多了两道,“我怎么瞧着那妇人有点眼熟?”

    方才一眼就认出了那仆妇,此时再也懒得看也眼,唐妤冷冷一笑,“英国公府上的仆妇,今儿就跟着张雅静,与咱们处了半天时间呢,能不眼熟吗?”

    唐嫃一瞬间瞪大了眼睛,难怪木棉气得拿脚踹,原来是张雅静的人,可不是要罪加三等吗,唐嫃看了看那妇人,又扭头看了看唐妤。

    果然她们之前便都猜对了,张雅静是要搞事情了?

    而且直接用的英国公府里的人,是觉得连遮掩都没必要了?

    唐妤似乎毫不意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事恐怕才开始呢,等着瞧吧。”

    杨奕步伐从容的跟了出来,眉宇间一派儒雅温润,天然的傲骨这时候瞧着,颇有几分安抚人心的力量,令人心里不自觉的安稳下来,不再那般的惶惶然没有着落。

    他看向唐妤和唐嫃,没有一句赘言,直截了当的问道:“可还需要人手?”

    唐妤这时候也不与他客套,让他帮忙再派八人下水救人。

    画舫内众人发现有人落水,而且好像还是宁国侯府唐大小姐,陆陆续续有人跟了出来,唐妧和张雅静便在其中。

    谢知远和谢誉惊于唐嫃的身手,在楞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跟了出来。

    其余的人一部分跟了出来,看看是什么情况的同时,并主动向她们提供帮助。

    另外一部分则还留在里头,因为人太多外头挤不下,便从两侧的窗户朝外面瞧。

    画舫上的情形有些乱,唐妤却丝毫不受影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切安排都是有条不紊。

    杨奕的目光多数时候都会落在她的身上。

    没办法,有些人与生俱来就能吸引目光,画舫上那么多人,却没有谁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即便她不是他的未婚妻,恐怕有她在的地方,他也会在第一时间里,准确的捕捉到她的身影。

    “陈妈妈,怎么回事?”张雅静出来后,先是往湖面上瞧了瞧,然后便发现了,被拘在一旁的仆妇。

    被称作是陈妈妈的仆妇,见了张雅静如见救星,忙磕头如捣蒜,“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有罪,是奴婢狠狠摔了一跤,才把唐大小姐撞落湖里的,奴婢该死!

    可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呀,也不知道船上怎么会有黄豆的,奴婢是踩到了黄豆脚下一滑,才不小心撞到唐大小姐的,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小姐您是知道奴婢的,就是再借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故意去撞唐大小姐呀!

    唐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还有护国寺的佛祖菩萨保佑,一定会没事的,求唐二小姐唐三小姐大发慈悲,看在我们夫人和小姐的面子上,饶恕奴婢这一回。”

    张雅静气得脸色发白,不敢置信一般的,指着陈妈妈娇躯发颤,“你,婠姐姐竟然是因为你才落水的,你也是服侍我母亲多年的老人了,怎么做事这么不经心,要是我婠姐姐有个什么……”

    唐妧气急打断了她的话,“我大姐姐会好好的,什么事也不会有!”

    闭嘴吧,都害大姐姐落水了,还想诅咒!

    你自己才有三长两短,你们全家都三长两短!

    不好指着张雅静的鼻子骂,还不能骂个罪魁祸首么,“陈妈妈是吧,你可真是好样的,口口声声自己有罪,自己该死,却又口口声声要我们饶了你,凭什么饶了你,就凭你脸大!”

    黑心小白花还特意指明了,陈妈妈是服侍英国公夫人唐玉琳多年的老人,想让她们打狗时看主人么!

    唐妤假意不赞成的看了她一眼,冷静的语气中夹了几分凛冽,“好了四妹妹,你也是急得糊涂了,跟个不长眼的仆妇闲扯些什么,没的辱没了自己的身份,害得大姐姐落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罪名,到底要不要饶了她,稍后再说,既然是姑母身边侍候的人,还怕她会跑了不成,就是咱们不发落,姑母也不会轻饶了她,现下最要紧的,是大姐姐能够安然无恙。”

    堂堂宁国侯府大小姐被个仆妇害得落水,就是将人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都不为过,即便是英国公夫人身边侍候的仆妇,还能比宁国侯府的大小姐更尊贵?

    没什么好分辨的,回头腾出手来,直接弄死。

    张雅静又是羞愧又是自责,脸上一忽儿白一忽儿红,眼眶里的泪珠打着转儿,闪闪烁烁却隐忍不落,“妤妹妹说得是,最要紧的,是婠姐姐安好。”

    做出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儿给谁看!

    木槿心中暗恨,低下头,眼神锋锐如利器,狠狠盯着陈妈妈,“你最好求菩萨保佑我家大小姐能够平安无事,否则就是各位主子大发慈悲的饶了你一条性命,我也要亲手将你一片一片撕碎了扔湖里喂鱼!”

    陈妈妈瑟缩了一下,惊恐的匍匐在地,所以没人发现,她嘴角一撇而过的不屑。

    唐妧心里也是厌恶得不行,害了人还要装模作样,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真想撕了张雅静的假面皮。

    可到底唐妧还是有几分理智在的,知道她此时要是一闹起来,张雅静只会表现得更委屈更无辜,到时候除了让船的人看笑话之外,于她们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

    要闹要撕,也得等到唐婠得救之后,只剩她们自己的时候,再开撕开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