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跟着他,好福气
    :

    没人注意到江陵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与张雅静之间隔了不远不近的距离,面上倒是颇有几分担忧的神色。

    时而看向湖面,时而看向张雅静。

    就是不知道他心里面的担忧,有几分是为了唐婠的安危,又有几分为了张雅静。

    “那仆妇虽然是你们英国公府上的,但这件事情不能怪到你的头上,你不用太过自责也不用太过愧疚,已经有这么多人下水救人了,你婠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陵的声音不大,可唐嫃还是听到了,现在她算是明白了,江陵的十分担心,只有一分半是为了唐婠的安危,其它八分半全是为了张雅静。

    渣男!

    许久都不见动静,唐嫃等得心烦意乱,一只脚已经抬了起来,正准备往下跳,却被唐妤冷声喝止,“再等一等。”

    那些仆妇侍从的水性不会差,这种时候,多唐嫃一个不多,少唐嫃一个不少,况且……

    唐妤的目光比往常更冷,静静望着湖面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嫃动作一顿,虽然心里火烧火燎的,但仍然照做。

    姐姐喝止她定是另有用意的,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是舍不得她下水。

    哪怕她下水后会生一场病,但只要能保得唐婠生命安全,在她们看来那也是值得的。

    可是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也不见有什么后续,她又能派上什么用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嫃心里越来越不踏实。

    良久,才有仆妇从水中露了头,表示没有找到唐婠。

    陆陆续续的,另外几个侍从仆妇也先后露出水面。

    “水里不见人影……”

    “……没有找到唐大小姐。”

    那么多人下水救人,却无一人发现唐婠的影踪,这本身就不正常。

    一个大活人掉下水去,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清凉湖中又没有大型鱼类,总不可能是被鱼吃了吧?

    唐妧急得都快哭了,“怎么会没人,再继续找,你们都仔细一点,扩大范围了找!”

    唐嫃与唐妤对视一眼,与她们所猜测的**不离十了,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张雅静轻咬着嘴唇,面色有些发白,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向主事的唐妤提议,“要不要再多派点人手下去?”

    “我会凫水,我下去,定能把唐大小姐救上来,一帮废物,酒囊饭袋,连个人都找不着。”

    史昆宇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一边说一边脱掉外衫,也不问唐家姊妹是否同意,就径自跳下了湖水中。

    一瞬间,唐妤目色更冷,如同淬了寒冰。

    之前史昆宇缠着唐婠的那一幕,陡然浮现在唐嫃的脑海之中。

    前前后后的一些细节,被一根细线串联了起来。

    唐嫃恍然明白过来,等了这么久,她的用处,原来是要用在这里。

    飞快地看了张雅静一眼,心里泛起一阵阵凉意。

    唐妤始终不动声色,仿佛什么也没察觉,只给了唐嫃一个眼色,嘴唇翕动,“跟着他。”

    三个字,唐妤并未发出声音,只给唐嫃看了口型。

    唐嫃与姐姐素有默契,自然懂得唐妤的意思,更何况到了这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唐嫃这回再不用等待了,娇躯一跃轻盈的入了水。

    先是观察了一下水中环境,果然没有唐婠的踪影,于是一心一意盯紧了史昆宇,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后面。

    三月初的湖水还有些凉,以清凉著称的清凉湖的湖水更甚,可是却及不上此时此刻,当唐嫃发觉了史昆宇的意图之后,心头涌起的那股彻骨的寒意。

    史昆宇下水后并没有急着找人,而是很显然是有目的性的,避过了在水里寻人的其他人,快速的往某一个方向游去。

    画舫最顶层。

    唐妧惊惧的挪动了脚步,挨在唐妤的身旁,红着眼睛低低哽咽,“二姐姐……”

    史昆宇对唐婠的龌龊心思,并没有闹得众人皆知,他也不敢闹到那个地步。

    唐婠就算是个庶女,也是出身宁国侯府,养在太夫人膝下的,无论是教养还是地位,都与一般庶女不同。

    史昆宇不敢坏了她的名节,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只有极少几个人心中了然,也是有意无意的察觉到的。

    例如潞王爷谢知远,就是在偶然间,听到了那么一两句。

    唐嫃则是之前刚上画舫的那会儿人,瞧见了史昆宇缠着唐婠,又经谢知远提醒了几句方才知道的。

    唐妤和杨奕也是瞧见了之前的那么一幕,然后纯粹靠个人自身的敏锐推测到的。

    唐妧并不知情,可她不傻。

    来护国寺的路上她们姊妹就猜测过,张雅静恐怕不会再等下去了,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对唐婠出手。

    而这次害唐婠掉进湖里的仆妇,恰恰正是张雅静带来的人,自然而然的,几乎不用费什么脑子去想,也能猜到唐婠这是被算计了。

    唐婠落水后失踪了,都这么久了,那么多人下水,到现在都没找到人,这也太不寻常了。

    唐婠完全不会水,自救的可能性不大,不知等待着唐婠的,究竟会是什么,也不知唐嫃下水后,能否将唐婠救回来。

    唐妧如何能不怕。

    唐妤握住她冰凉的指尖柔柔的安慰道:“别怕。”

    从手心里蔓延至四肢百骸的温度,让唐妧纷乱的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刻意压低了声音悄然对唐妤道:“是她做的吧?那她应该知道大姐姐是如何在水中消失的吧?我们能不能直接逼问她?”

    唐妤轻声道:“等嫃儿的消息。”

    姊妹两个靠得这样近,唐妧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二姐姐言语中的杀气。

    如果三姐姐这回下水,还是没能将大姐姐救上来,那么二姐姐的意思是,便要直接找张雅静开刀了。

    唐妧握拳,勇气倍增。

    谢知远闲闲地靠在一边,将唐家姐妹几个的表现全程看在眼里,此时望着挽手并立的唐妤和唐妧,眸中荡起一圈圈的流波溢彩,悄声跟前方不远处的杨奕叹道:“唐家这几个小姑娘一个比一个聪明,就连年纪最小的这个也甚是聪慧,杨世子明年便将迎娶其中一个,倒是旁人羡慕不来的好福气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