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118 做连襟?找到了!
    :

    杨奕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羡慕的我人固然不少,避如蛇蝎的也有人在。”

    江陵对唐婠客气有礼,待张雅静温柔关切,他不过顺着唐妤的目光随意瞄了几眼,就发现了江陵的心思,明显是想做英国公的女婿,而不是宁国侯的乘龙快婿。

    杨奕说着微微勾起了唇,带有几分揶揄意味的道:“最大的那个婚事正遭变故,最小的那个还未有护花使者,潞王若是也羡慕了,咱们不妨做个连襟?”

    谢知远支着身子的胳膊一滑,差点众目睽睽之下栽个跟头,赶紧表示对婚娶之事敬谢不敏。

    他就随口说说而已,绝对没有旁的意思,千万不要误会。

    史昆宇水性极好。

    至少下水救人的那一帮仆从里,没有哪一个比他的水性更好的。

    入了水的史昆宇,宛如一条回到自己的领土里自由徜徉的游鱼。

    整个人的风采都变得不一样了,与唐嫃在画舫上见到的那个史昆宇相比,就好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要不是唐嫃从始至终一直盯着他,恐怕会以为史昆宇在如水之后,偷偷换了个人。

    真是没想到,看起来纨绔又油腻的史昆宇,还是个凫水的高手,难怪他们会选在在水底搞事情。

    幸亏唐嫃的人生是开了挂的,她在穿越前就是个游泳爱好者,穿越后这门技术也没有落下,否则但凡她的技术差一点,就会在水里把史昆宇给跟丢。

    即便不会跟丢,也会被发现。

    还好,还好。

    老天还是有眼的。

    唐嫃悄悄尾随了一路,史昆宇始终没有察觉。

    或许是他在这方面太过自负,觉得一旦入了水,就到了他的主场,根本不会有什么差错。

    或许是因为他心里头正装着事,想着如何完成办接下来的环节,没有过多关注身后。

    或许仅仅只是没有意识到,他的谋划这才刚刚开始,便已经被对方识破。

    总之,唐嫃尾随其后,一切顺利。

    游了很远一段距离,中间转过了三重崖壁,完全远离了画舫,史昆宇才浮上水面,朝岸边游了上去。

    湖岸边,一块巨石半露出水面,上头有个纤细的人影,躺在那一动不动,应是不省人事。

    看那熟悉的衣着打扮,唐嫃十分肯定,巨石上的那个人,便是唐婠无疑了。

    唐嫃心里哇凉哇凉的。

    唐婠落水后没有耽搁太久,便有四名仆妇下水救人,随后没过多久,又陆续派出了好些人,前前后后加起来,少说也有十几个人。

    那么迅速的反应,那么多的人下水,那么大范围的搜寻。

    可是,偏偏唐婠就这么消失了。

    然而现在,唐婠却出现在这里,距离她落水之处,间隔了三重崖壁。

    要是清凉湖水流湍急,唐婠短时间内被冲到此处,那倒是有可能,偏偏清凉湖水流平缓。

    而史昆宇一下水就直奔目的地,显然是早知道唐婠就在此处。

    完全不通水性的唐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出现在这么远的地方?

    除了被人掳劫至此,不会有第二种可能了。

    几乎是在唐婠落水不久后,就有大批人陆续下水搜救了,可是却没能找到她的踪影,说明掳劫唐婠那人的动作,远比下水搜救的人更快。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将唐婠掳劫至此的人,至少在唐婠落水前,就已经悄悄潜伏在水里了。

    只等画舫上事发唐婠一坠入湖里,那人便可以赶在第一时间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唐婠掳走。

    好周详的计划!算不上多完美,却已经足够了。

    算准了她们今天会来清凉湖,在提前预知了这艘画舫的游玩路线下,于是又算准了她们会上画舫。

    或许还早知道谢知远会带来醉忘春,于是也算准了唐婠会多喝了一杯。

    那么想来,即便是唐婠自己不出去透气,也有别的后招让唐婠走出去。

    然后一切按照计划好的那样上演,当所有人都没能在水中找到唐婠,作为其中一枚重要棋子的史昆宇,就可以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了。

    春衫单薄,落水之后会有怎样的情形,显而易见。

    唐婠又被弄昏迷了,史昆宇英雄救美的途中,再发生点什么,呵呵,唐婠的清白尽毁!

    想毁成什么样就毁成什么样!

    将唐婠打落尘埃,再难以翻身!

    好一朵小白花,心够狠!

    做了小三想上位也就罢了,竟然如此不择手段,非要毁了唐婠才甘心!

    史昆宇手脚并用的爬上巨石,大手抹了一把面上的水,旋即两眼便牢牢黏在唐婠身上,再也没办法移动半寸了。

    湿透的春衫紧紧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心里头一团火嘭地烧起来,朝思暮想垂涎三尺的女子,终于落到了他的手里了。

    只要过了今日,她便是他的了。

    想想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史昆宇看着那张静谧美好的容颜,抬起咸猪手想要摸摸看,是不是与他想象中的一样,顺润丝滑得恨不得剁掉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候,唐嫃悄然从水中窜起,一掌劈上了他的后脑勺,并没有怎么用力,史昆宇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噗通掉水里了。

    “不要脸的狗东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竟敢肖想我大姐姐!”

    唐嫃三两下游过去,拽住史昆宇的头发,将他硬拖上岸,扔死狗一般丢在地上,动作十分粗鲁。

    “揍死你个狗东西,让你肖想我大姐姐!让你肖想我大姐姐!不揍得你亲娘都认不出来,我唐嫃两个字就倒过来写!揍死你个狗东西!竟敢跟小白花合谋!就你个狗熊样儿,也敢害我大姐姐!揍死你……揍死你……”

    唐嫃心里窝火得很,史昆宇这狗东西,正好先让她撒撒气。

    直踹得史昆宇整个头脸都变了形,唐嫃方觉得心里的憋屈稍微散了些,这才暂时放过史昆宇不去理会,跳到水边的巨石上查看唐婠的情形。

    确定唐婠只是昏迷过去了,唐嫃松了口气,这情形倒也在意料之中。

    他们的目的只是想彻底毁了唐婠的清白,肯定不会让唐婠就这么死了伤了或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